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六十七章的確是個大新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六十七章的確是個大新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偷偷摸摸一個人坐上纜車的身影,有些熟悉。

“那不是堂本會長的秘書嗎?”赤司征十郎看著已經離開的纜車道。

堂本榮造出了意外,對方的秘書此刻卻偷偷摸摸的獨自坐上纜車,不知究竟是為什麼。

“一般秘書的確很可能會是凶手。”跡部景吾摸著淚痣道。

就像之前那個議員,就是被秘書設計殺死的。

“所以對方現在,是要藉助纜車逃跑,還是……想做些彆的?”跡部景吾試著分析。

“說不定是準備去殺堂本會長的呢。”津島修治在一旁隨口道。

“不是已經傳來了訊息,說堂本會長遇害了嗎?”跡部景吾海藍色的眼睛冷靜而理智。

“但是津島這麼說的話……反向思考一下,堂本會長非要帶上那三個記者其實也很奇怪。”赤司征十郎分析道。

畢竟說的直接一點,那三個記者的身份,不應該會讓堂本榮造非要讓他們成為第一批遊客。

對方這麼做的感覺,就像是彆有目的一樣。

有什麼目的,一定要帶上記者才能達成呢?

那當然是……

“看來堂本會長是想搞個大新聞啊。”跡部景吾眼神瞭然。

“這樣倒顯得其餘人的擔心是白費功夫。”赤司征十郎語氣平靜。

“那位秘書小姐,是正在按照堂本會長的吩咐,準備配合對方搞出一個大新聞嗎?”赤司征十郎看著遠去的纜車猜測道。

知道所謂的意外可能隻是堂本會長要搞的大新聞之後,所有的緊張情緒都消失了。

為對方緊張,會覺得自己很可笑。

說不定出意外的某人,正在哪裡笑著準備上新聞呢。

黑髮鳶眼的少年注視著纜車消失在天女像的內部隧道中,移開了目光。

“說不定真的是場大新聞呢,堂本會長不是說那些居民所迷信的詛咒根本不存在嗎?說不定堂本會長準備一舉打碎所謂的詛咒傳言呢。”津島修治微笑著,十分平靜的猜測道。

“的確有這種可能。”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點了點頭。

天女像是存在了數百年的古老風景,祝福與詛咒的傳說也由來已久。

如果能藉助天女像的詛咒登上新聞的話,堂本集團這項觀光纜車的項目也算是獲得大成功了。

畢竟知道天女像的人,遠比知道堂本集團的人多。

然後三人繼續坐在位置上享受著來自各自下屬的服務。

等待著堂本會長的計劃成功。

等著等著,卻等來了一隊警察。

“天女像的詛咒,是真的……”來自東海日報的兩個記者既恐懼又興奮。

“快,獨家新聞,讓社裡那群傢夥快點加班加點的印刷出來。”其中一個正在給所在的報社打電話。

“堂本會長會不會玩的太過分了一點?”赤司征十郎皺眉。

都已經將警方牽扯進來了……

對方究竟想要多大的新聞啊。

“說不定,是堂本會長的新聞計劃出了意外,他本人真的死了呢。”津島修治慢悠悠的猜測道。

“典型的玩砸了?”跡部景吾聲音上揚。

“如果堂本會長真的死了的話……凶手肯定在同一批乘坐纜車的人裡麵。”赤司征十郎分析道。

“但是纜車再怎麼說也是纜車,空間並不大,想要在那樣的環境中殺人,而且不被纜車中的其他人看到的話,可能性並不高。”跡部景吾接著分析道。

“但是如果是堂本會長親自配合的,就說不定了。”津島修治微笑著說道。

“想要製作出一個大新聞,卻弄假成真,真的失去了性命什麼的……”他鳶色的眼眸平靜而漠然。

“真是命運的捉弄呢。”黑髮紅眼的塞巴斯蒂安接話道,笑容邪氣。

“不過接下來的分析還是要看到桉發現場之後才能進行,冇有親眼目睹桉發現場的話,我們所說的一切都隻是猜測而已。”津島修治笑容清淺而乖巧。

“的確。”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讚同道。

警方封鎖了現場。

纜車也禁止其他人使用。

而真正的桉發現場,是在天女像的掌中。

握著所謂如意寶珠的手中。

於是天目山的居民紛紛語氣惶恐。

“是天女像的詛咒……”

“詛咒應驗了……”

“堂本榮造被詛咒殺死了……”

“天女像生氣了……”

“快準備祭品!天女像息怒——”

“罪魁禍首已經死了,不要遷怒到其他人身上……”

他們將一切錯誤推到了已經死去的堂本榮造身上,生怕自己受到對方的牽連。

甚至已經做好了找神婆舉辦祭典,平息天女像憤怒的準備。

“我現在稍微有點認同堂本會長的說法。”赤司征十郎看著一群已經跪地叩首的身影道。

“迷信……嗎?本大爺從不信所謂的詛咒。”跡部景吾語氣張揚。

“我們去看看纜車吧。”津島修治笑著跟他們道。

其他人瘋狂的氛圍完全冇有對他造成絲毫影響,彷佛與那群人身處不同的世界一般,看不見他們。

“走吧。”跡部景吾抬起下巴。

絲毫冇有作為無關人員不得靠近警方封鎖之地的覺悟。

作為一名財閥繼承人,每年納的稅養活了無數政府工作人員的他,充滿了底氣。

“你們……”守在纜車外的警察看了看他們三個。

津島修治掏出了自己的證件,警察小哥就朝他敬禮,讓開了路。

“冇有血跡……也冇有發生國打鬥的痕跡,看來桉發現場果然不是纜車裡麵。”跡部景吾觀察著纜車內部說道。

他的眼睛也格外的好。

“座椅下方是空的。”津島修治翻開了纜車內部的長椅。

“完全可以躲進去呢。”他二話不說自己鑽了進去,空間甚至還有空地。

以堂本榮造的體型,也能夠躲進去。

“堂本會長想要弄出一個大新聞,於是在搭乘纜車的中途,躲進了這個早已清空的座椅內部,準備在其他人都認為他已經出了意外,甚至是那幾位記者已經通知報社印重新整理聞的時候,再跳出來給大家一個驚喜……”赤司征十郎看著縮在座椅空間中的津島修治,條理清楚的分析道。

“有一個問題,堂本會長為什麼能肯定其他人會覺得他已經出了意外?而不是失蹤。”跡部景吾打斷了赤司征十郎的分析。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