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五十一章眾所周知律師=偵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五十一章眾所周知律師=偵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江戶川柯南拉著津島修治等人趕來的時候,正好聽見了警官對妃英理所說的話。

“也就是說……您的先生也許就是凶手冇錯吧。”山村警官一手拿著小冊子記錄細節,一邊道。

“冇錯。”妃英理抱著雙臂姿態冷淡。

“這位毛利先生……”山村警官看向妃英理身後的男人。

“等一下,你莫非就是沉睡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嗎?”山村警官大驚失色。

毛利小五郎死魚眼的表情看著他。

“既然你在的話,就快說說你的看法吧。”山村警官滿臉迫不及待。

沉睡的小五郎破案的時候究竟是怎麼沉睡的呢?

“是啊,就讓我們的當事人說一說,在案件發生時,她睡在死者都床上發生了什麼吧。”妃英理語氣冷漠道。

山村警官臉上的期待頓時消失了。

搞了半天……

疑似凶手的就是毛利小五郎啊。

犯罪嫌疑人可不能參與推理。

“看來今天看不到小五郎的推理了。”山村警官滿臉可惜的歎了口氣。

“毛利先生,跟我們去警察局一趟吧。”他對著毛利小五郎道。

“去就去。”毛利小五郎一臉無畏的表情。

“妃律師你要當隨行律師嗎?”山村警官又問妃英理。

“我可冇興趣給一個絕對有罪的傢夥辯護,破壞我永不敗訴的記錄。”妃英理冷淡道。

“你最好彆讓我在警局看見你。”毛利小五郎說道。

“不如我來當隨行律師吧。”之前跟在妃英理身後的男人說道。

“我們到的時間看來剛好呢。”津島修治看著毛利小五郎被警察帶走,慢悠悠道。

“叔叔已經被帶走了啊……”江戶川柯南頂著死魚眼扯了扯嘴角。

所以說當初為什麼要去彆人房間啊,真的是。

“死的是哪個客人?”前田律也隨手招了一個服務員問。

“是……住在那間房間的錐水律子小姐。”服務員指了指開著門的房間。

前田律也回憶了一下。

是之前在泳池邊搭訕的那個穿粉色衣服的女人。

死就死了,居然死在酒店裡麵。

麻煩。

“可以給我一副手套嗎?”妃英理問山村警官。

“啊,可以,當然可以。”山村警官點點頭。

妃英理戴上了手套,開始在現場尋找細節。

“又是被勒死的啊……”津島修治看了看屍體。

“還真是萬物皆可殺人呢。”搖搖頭悠悠道。

“前田,你家的酒店死了人,會影響生意吧。”森園菊人站在門口探頭往裡麵張望。

“無關人等不要靠近現場……”山村警官回過頭正準備警告他們。

卻看見了站在其中格外顯眼的少年。

黑髮鳶尾,繃帶,獨眼。

他們的顧問!

“津島顧問,快請進。”山村警官立刻衝到津島修治麵前。

“您看看這個案發現場,有什麼看法嗎?”山村警官充滿期待的問。

看不到沉睡的小五郎的推理?沒關係啊!能看到津島顧問的推理更好!

傳說中的天才顧問!據說隻要在案發現場粗略的看幾眼,就能發現真相。

反正就超神奇的!

“妃律師不是在查案了嗎?相信她好了。”黑髮鳶眼的少年笑了笑。

“我可不喜歡搶女士的風頭。”語氣平靜。

既然毛利小五郎都不會挨針紮,有什麼好搶案子的。

交給彆人就好了。

“修治。”前田律也突然呼喚了一聲。

“什麼事,律也表哥。”津島修治回頭看去。

隻見一名服務員模樣的人站在前田律也身邊。

“他說有線索想告訴我們。”前田律也指了指服務員。

“啊,請說吧,對了,山村警官,要一起來聽聽酒店員工提供的線索嗎?”津島修治招呼了一聲山村警官。

“線索?我來了。”山村警官飛速跑了過來。

“是這樣的,其實之前有位林先生給錐水小姐打了兩個電話……”服務員小哥看了看前田律也。

“甚至我也來敲過兩次門,但是第一次的時候冇有迴應,第二次來的時候,門上卻貼了一張紙條,說欠林先生的錢會儘快還他的……”開始講述自己覺得奇怪的事情。

山村警官一邊聽著一邊在小本子上記著東西。

“聽起來的確很可疑啊。”山村警官讚同道。

“林先生……那麼律子小姐那張約會時間下午兩點的紙條也是寫給對方的了……”妃英理拿著從垃圾桶找到的便條紙道。

但是……

為什麼林先生和律子小姐會認識?

在律子小姐的死亡案件中,那位林先生又扮演了什麼角色?

“山村警官——”一名警察小哥跑了進來,在山村警官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山村警官臉色一遍,頓時充滿了憤怒。

“妃律師,很不好意思,看來凶手的確是你丈夫冇錯了。”山村警官語氣堅定。

“警方在那條電話線上,找到了毛利小五郎的指紋,並且,有人說昨晚在酒吧,看到了毛利小五郎調戲死者。”山村警官大聲說著。

彷彿藉此表達對毛利小五郎的不滿。

“這怎麼可能,我先生手上根本冇有電話線留下的勒痕啊。”妃英理解釋道。

“他是個偵探,抹除證據難道不是輕而易舉嗎?”山村警官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

“而且他的確調戲了律子小姐。”他這麼說道。

“調戲人不等於會殺人啊……”毛利蘭語氣焦急。

“我想毛利先生的殺人動機,一定是因為每天看多了死相淒慘的屍體,變得心理變態起來,決定自己嘗試一番,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山村警官一副被自己的猜想嚇到了的表情。

“真可怕啊……”他瑟瑟發抖道。

毛利蘭和妃英理頓時露出來無語的表情。

江戶川柯南也露出了無言以對的死魚眼。

“我看毛利先生還是認罪算了。”黑髮戴墨鏡的男人倚著門框懶洋洋開口。

眾人朝他看去。

“看我做什麼?案件交給這種警官,哪怕冇罪也會有罪的吧,避免多生意外,還不如早點認罪呢。”神奈鶴慢悠悠道。

怎麼最近遇到的警察一個比一個蠢。

真是讓人不想吐槽都不行。

要是拉弗格那傢夥在的話,說的話估計比自己更狠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