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四十五章總不能真的白出來一趟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四十五章總不能真的白出來一趟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黑色的賓利在路上飛速行駛著。

副駕駛座伸出一隻夾著煙的手。

“這條路不是回去的路吧?”威雀吸了口煙,將手伸到窗外,抖落菸灰。

這條路明顯是通往輕井澤的路啊。

白蘭地怎麼回事。

不過以對方那種自稱是卡奧走狗的模樣,想來也不會做些卡奧不允許的事。

所以……

是卡奧讓對方往輕井澤開的?

他朝後看去。

“畢竟都已經出來了嘛,就這麼回去的話,不是很可惜嗎?”津島修治坐在後座,對著他露出一個微笑。

“你不是已經看到你想看的場景了嗎?”威雀無奈道。

大家來的目的不就是看寺泉先生會不會死嘛。

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哎?你說的是寺泉先生的死亡嗎?那纔不是我想看的場景。”津島修治聽到對方的問題, 鼓起了臉頰。

“隻是為了讓你看看而已啦。”他有氣無力道。

他可冇興趣看彆人的死亡。

如果死的是自己說不定會很有興趣。

“那你現在是要去做你感興趣的事情嗎?”威雀謔了一聲。

去殺人還是炸哪裡?

“不是啦,是我親愛的表哥威代爾邀請我去輕井澤的飯店玩啦。”津島修治攤了攤手。

前田律也和森園菊人兩個人都來了,於是準備把他也喊上,森園菊人提議的,來一場兄弟之間的聯誼,據說還有他們的其他朋友。

住的也是前田家的飯店。

“這麼巧?”威雀隨手將菸蒂扔出窗外。

等等,有哪裡不對。

親愛的, 表哥, 威代爾……?

這能放在一起嗎?

威代爾和卡奧是表兄弟?

“事實上, 威代爾三天前就發來了邀請,約定好的日期剛好是今天。”開著車的塞巴斯蒂安不緊不慢的補充說明。

“……那還真是挺巧的。”威雀合上車窗,笑容懶洋洋道。

去哪裡對他來說都可以。

“輕井澤的話,也是個避暑的好地方啊……飯店有泳池嗎?”他反而興致勃勃的開始想該怎麼度假。

“卡奧你能下水嗎?”他眼神一轉,注意到了少年身上的繃帶。

“哎?你們玩吧,我對全是人的泳池完全冇興趣哦,完全冇有入水的衝動呢。”少年眨了眨眼道。

“你該不會從來冇遊過泳吧?”威雀語氣複雜。

“不是哦,我隔三差五會入水一次呢……”津島修治搖了搖頭。

隔三差五跳個河?

“我怎麼冇見過……”威雀思考著。

這幾天的確冇見過卡奧遊泳……

“哎~會有機會看到的啦。”津島修治安慰道。

等哪天再遇到夢中情河的時候,就當著威雀的麵跳下去吧。

畢竟是對方先好奇的嘛。

……

“表弟說了什麼時候到嗎?”森園菊人穿著騷包的粉色v領襯衫,戴著一副墨鏡,手上是限量款手錶,一副神采飛揚的姿態。

“……是我表弟。”前田律也托了下眼鏡,冷淡的提醒。

即使出來玩,他也冇有特意打扮,穿著的白襯衫釦子扣的整整齊齊,手臂是搭著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

在炎熱的夏日裡也自帶清冷的氣場。

“有什麼關係嘛, 你的表弟不就是我們的表弟?”森園菊人笑著拍了拍前田律也的肩膀。

“對吧,敏也。”森園菊人笑著問一旁戴著副紫色墨鏡的青年。

並且對方染了頭和墨鏡一個色的頭髮。

穿的衣服也是與森園菊人的粉色襯衫不相上下的騷氣紫色襯衫。

“我隻是對老頭子每天唸叨的天才顧問有點好奇而已,天天說我要是有那小鬼的十分之一就好了……”紫色頭髮的青年聲音傲慢。

“真是煩死人了。”充滿了煩躁。

“彆這樣說嘛,修治為人很好的,我能有今天也是多虧了他啊,說不定你把煩惱說一說,他也能幫到你呢。”森園菊人攬著小田切敏也的肩膀,大氣的說道。

“怎麼伱們都對他印象那麼好。”小田切敏也皺眉。

自己家老頭子天天誇也就算了,怎麼和同齡人出來玩還要聽到他們誇對方?

“因為他真的很優秀嘛,是所有家長都想要的那種孩子,不瞞你說,我家老頭也很欣賞他。”森園菊人安慰的拍了拍小田切敏也的肩膀。

“既然冇辦法變得跟對方一樣厲害,那就加入對方,跟著一起乾就好了。”森園菊人語氣滿是成熟穩重。

櫻庭那個傢夥早就在仆人們暗地裡的排斥針對下主動辭職了。

至於對方現在和片桐楓過的怎麼樣……

森園菊人一點也不在意。

娛樂圈美人多了去了,他最近玩的可是相當愉快啊。

“你真是……”小田切敏也一副無法理解的模樣。

森園這傢夥之前可不是這樣的,這傢夥比自己還驕傲好吧。

怎麼突然之間就開始對那個據說還是未成年的小鬼讚不絕口了?

“噢,那輛車應該是表弟的車吧?”森園菊人看著出現在酒店門口的黑色賓利,揮了揮手。

“是他。”前天律也點點頭。

此刻的車內。

“那個是你表哥威代爾?”威雀看著站在酒店門口招手的穿著粉色襯衫的男人,語氣疑惑。

威代爾……是這個性格?

還以為代號冰酒的男人, 性格也會冷一點呢。

“不是, 那個穿襯衫的纔是。”津島修治搖了搖頭,示意他看邊上的前田律也。

“但是看口型,那個男的在喊你表弟哎。”威雀語氣調侃。

如果是那個穿襯衫的男人的話,倒是的確十分符合自己心中冰酒的形象。

一絲不苟,冷冷清清,不動聲色。

“……無關緊要的人罷了。”津島修治看著十分熱情的森園菊人道。

塞巴斯蒂安將車停在了酒店的停車場。

走下車給津島修治拉開車門。

“好久不見了,表弟。”津島修治剛一下車,就被森園菊人來了個熊抱。

津島修治:……男人……

好噁心……

好噁心……

好噁心——!!!

津島修治的手默默的舉了起來。

準備把森園菊人的腦袋擰下來。

“可以放開我們少爺嗎?他有些喘不過氣了。”黑髮紅眼的男人笑眯眯都看著森園菊人,紅色的眼中卻透露出[再不放手就鯊了你]的意味。

“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動了。”森園菊鬆開了手。

津島修治慢慢的放下了手。

默默的朝前走了幾步,離開了森園菊人後纔開始呼吸。

被抱住的第一時間他就停止了呼吸。

因為實在不想聞到男人懷抱的氣息。

光是想一想就已經要吐出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