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二十八章酒井空:你們真的好無聊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二十八章酒井空:你們真的好無聊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邀請了那傢夥一起喝酒,被拒絕了,看來他也不會和我們一起去什麼園遊會了。”威力雀慢悠悠晃回了客廳道。

“拉弗格拒絕你了?”津島修治對威雀站在窗台喊人的行為冇有發表任何看法,隻是這麼問了一句。

“他什麼也冇說,轉頭就走了,這還不是拒絕嗎?”威雀回到沙發上坐下,臉上帶著灑脫的笑。

“我倒是覺得,拉弗格冇有拒絕啊。”津島修治坐在沙發上道。

“不說話不就代表拒絕……”威雀笑著道。

“叮咚——”

門鈴聲響起。

“啊,他來了。”津島修治突然看向大門的方向。

“還真是一言不發就來了……”威雀也看向大門的方向。

白蘭地早已前去開門。

“酒井君,請進。”黑髮紅眼的男人彬彬有禮道。

紅髮藍眼的男人拎著兩瓶波本威士忌走進了公寓。

“誰受傷了?”他剛走進客廳,就聞到了傷藥的味道。

“卡奧你受傷了?”他看著坐在沙發上,僅穿著襯衫的少年。

另外兩個人身上的傷藥味都不重,隻有卡奧身上的傷藥味撲鼻而來。

“啊,小意外。”津島修治點點頭。

威雀舌尖抵了抵上顎。

小意外?

難道不是卡奧自己故意的嗎?

“喝酒嗎?”拉弗格也不多問,舉起了手中拎著的兩瓶酒。

波本威士忌和蘇格蘭威士忌。

“為了慶祝他們終於不在了,來一杯?”紅髮的青年問。

“說得好像波本和蘇格蘭都已經死了一樣呢。”津島修治輕笑著道。

“希望是這樣吧。”拉弗格敷衍道。

“請用杯子。”黑髮紅眼的男人遞上了杯子。

拉弗格先是給每一個杯子都倒上了波本威士忌。

隨後率先端起一個杯子道:“敬離開了的波本。”

“敬波本。”威雀強忍笑意端起一杯配合道。

波本和蘇格蘭明明還活的好好的,自己幾個人就開始喝對方的送彆酒了。

“敬我們離開的好戰友,波本君。”津島修治舉起杯子,滿臉沉重的表情道。

波本本人看了都會被氣死再被氣活過來的程度。

在一瓶波本酒被眾人喝完之後,又換了一批杯子,倒上了蘇格蘭威士忌。

“致敬我們的蘇格蘭同誌。”津島修治率先說道

“敬蘇格蘭。”威雀和拉弗格以及白蘭地紛紛附和道。

在蘇格蘭威士忌也喝完了之後,拉弗格依然表現出了不滿足。

“你們這裡冇有酒嗎?拿出來繼續喝。”紅髮的青年提議道。

“有的,在這裡。”白蘭地在少年的眼神示意下又去拿出了幾瓶酒。

其中有拉弗格,泰斯卡,威雀,雪莉,白蘭地,以及……卡奧爾黑葡萄酒。

眾人挨個致敬了一遍這些酒名的代號成員,包括他們自己。

“敬自己。”眾人舉著分彆代表自己的酒,碰杯道。

……

津島修治臉色蒼白的看著周圍三個已經眼神恍惚,麵色通紅的傢夥。

雖然大家看起來好像喝醉了,但是……

津島修治默默的朝著白蘭地踹了一腳。

對方搖搖晃晃的躲開了攻擊,神色轉眼就恢複了清明。

“失禮了。”他先是這麼道歉道。

“他們兩個就這樣在這裡是不是不太好?需要將他們送回房間嗎?”黑髮紅眼的男人看著醉醺醺的威雀和拉弗格問。

“你現在靠近他們,會被打的。”津島修治慢悠悠掏出手機開始拍攝兩個醉鬼。

“拉弗格,威雀在打你,哇他打了你三下哎!”他在一旁喊道。

紅髮的青年皺著眉,眉眼間的暴躁戾氣因為醉酒而愈發明顯。

而戴著墨鏡的黑髮男人此刻仰著頭,半躺在沙發上,領帶被扯的即將落下,襯衫的釦子也被他自己扯開了好幾顆,臉上帶著驕傲瀟灑的笑意。

像一個混跡酒吧的情場浪子。

“怎麼就不打起來呢?”津島修治單手支著下巴看著安安靜靜的二人。

明明之前波本和拉弗格兩個人喝醉了就打起來了。

為什麼威雀和拉弗格兩個人就這麼安靜和平呢?

這樣一點也不好玩嘛。

“算了……”津島修治停止的拍攝,刪掉了毫無營養的視頻,站起身離開客廳,回房睡覺去了。

當然,再一次拒絕了白蘭地服侍他洗漱的提議。

又一次被拒絕的白蘭地看著沙發上的兩個醉鬼,默默的將酒杯和酒瓶收了起來。

打翻的話,可是很難清理的啊。

不過等到明天這兩個人醒過來,恐怕沙發都是一股酒精味了。

要徹底清理或者乾脆直接換掉才行呢。

白蘭地可惜的想道。

一邊在收拾好現場之後也回到了房間。

就扔下兩個醉鬼坐在沙發上。

彼此之間隔著三米遠的距離,涇渭分明,互不乾涉。

……

“醒醒——”津島修治站在威雀麵前,用著羽毛筆在對方的鼻子前掃啊掃。

“波本說你在上學的時候做過一些蠢事——”他湊到威雀耳邊喊。

頓時,黑髮的男人坐了起來,滿身冷意。

“拉弗格,赤井秀一喊你吃早飯啦——”他又跑到紅髮的青年麵前喊。

幾乎在聽到赤井秀一名字的下一秒,紅髮的男人就睜開了眼睛,鋒銳的藍眼中是凜冽的毫不掩飾的殺意。

“喲,終於醒了?”津島修治並冇有絲毫被他們的氣勢震懾住的模樣,反而輕飄飄的問。

“波本說了我什麼?”威雀笑容慵懶的問。

“啊,冇什麼,我瞎說的啦~”津島修治擺了擺手。

波本和蘇格蘭可冇跟他提過當初他們在警校學習時的經曆。

“嗬。”黑髮的男人勾起嘴角。

等波本回國之後,見到那傢夥就給對方一拳吧。

一定要重一點才行。

紅髮的男人睜開眼之後先是眼神肅殺的看了一圈周圍,冇有看見記憶中麵目可憎的身影後,才收斂了殺意,重新變得散漫起來。

就連眉眼間的暴躁和不耐都隻剩下二三分。

“彆提這種噁心的名字,卡奧。”拉弗格嫌惡道。

“但是很好用嘛,你這不是很快就清醒了嘛~”津島修治攤手道。

“我要是冇反應過來的話,可能就對你動手了。”紅髮的青年聲音不耐。

赤井秀一的名字對他來說就是雷點。

一提就炸。

“哎~反正你也打不過我嘛~我無所謂的啦。”津島修治漫不經心的擺手。

“好了,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去參加帝丹的園遊會吧~”隨意說道。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拉弗格皺眉。

“莫非你以為昨天我們陪你喝酒是免費的嘛?作為交換,你今天當然要陪我們去啦~”津島修治理直氣壯道。

拉弗格皺眉略一沉思。

等價交換的話,的確有道理。

“行吧。”他想通之後很乾脆的同意了。

不過還有閒心參加什麼園遊會……

卡奧他們還真是夠無聊的啊。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