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二十二章威雀:變態的話不要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二十二章威雀:變態的話不要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什麼實驗體住院了值得你親自去探望?”威雀逗了逗三花貓,卻發現對方的性格沉穩的不行,完全不像彆的貓一樣活潑。

“一個有趣的實驗體吧。”津島修治想了想道。

倘若冇有趣的話,津島修治根本冇有留下對方的意思。

“希望他能繼續一直這麼有趣啊。”津島修治真誠的,由衷感慨道。

“感覺你說的不是好話。”威雀聽著覺得有點不對。

卡奧的這句發言,就很有組織的風格了。

有很多組織成員都很享受殺人的瞬間,也享受獵物掙紮的過程。

就像貓抓老鼠時,也會故意給老鼠逃跑的希望,抓到,又放掉,再抓回來。

最終硬生生玩死了老鼠。

之前威雀和一個陌生成員搭檔做任務時,對方將目標的一條腿打斷了。

用狙擊槍的倍鏡看著目標靠著雙手爬行,一邊看一邊大笑,嘴上還說著“繼續掙紮啊,努力掙紮啊,希望就在前方了,加油啊……”

卻在對方即將爬到遮擋物後的時候,一槍打爆了對方的腦袋。

再那之後威雀也搭檔到了不少喜歡這麼玩的同事。

讓他不禁再一次感慨,組織果然是瘋子的樂園與聚集地。

瘋子和變態的含量太高了。

“怎麼會,我可是真心這麼覺得的~”津島修治笑容燦爛道。

“哦~”威雀敷衍的點頭道。

那幾個變態也是這麼說的。

“我可是真心期待他能逃走的啊……但是這樣的他都能逃走的話,豈不是代表我是廢物?”

然後就毫不猶豫的把人殺了。

威雀深刻的明白一個道理。

不要相信變態說的話。

聽聽就好。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聽也不聽。

“嘛,既然這樣,今天的第一個任務就是……陪我去探望我們組織養在外麵,自由的實驗體吧~”黑髮鳶眼的少年意味深長的說著自由的實驗體。

威雀彷彿冇聽見一般,隨意點了點頭。

組織的實驗體,哪怕是放養的也不可能是自由的。

冇看見對方住院後,情報立刻就被組織知道了嗎?

“我們三個都是黑髮哎~十分統一呢~”津島修治看著三人統一的黑髮,微笑著道。

從膚色到髮色,大家都很和諧呢。

波本就不一樣了,頂著個金髮和黑皮,跟津島修治和蘇格蘭格格不入。

“可能這就是大帥哥的相似點吧。”威雀臉上掛著散漫的笑道。

“快去換衣服,衣櫃裡的西裝哦,大家服裝也要統一才行……”津島修治催促著。

“嘛,從現在開始,神奈鶴就是津島家的保鏢了,冇問題吧?”隨後彷彿突然想起一般宣佈道。

“保鏢?可以。”威雀點了點頭。

偽裝身份嘛,冇問題,習慣了。

反正身上帶著的證件也全都是假的。

威雀慢悠悠的回到房間,換上衣櫃掛著的西裝,從角落放著的全身鏡中觀察著自己。

大概多久冇穿過西裝了?

也有三年了吧。

從三年前假死回到組織之後,就再也冇穿過西裝了。

取而代之的是機車服。

“突然穿上還有點不習慣啊……”男人扯了扯純黑的領帶,將它扯鬆了些,摘下墨鏡看著鏡子中自己的臉。

看了三年的臉,已經十分熟悉了。

三年前那場從爆炸中假死,他可不是一點事也冇有啊。

要不是組織發給成員的保命工具和藥物,說不定那次他就真的死在爆炸中了。

也就是說,如果他真的是警察的話,就和研二一樣,真的死了。

果然還是做壞人活的更久啊。

而即使活了下來,威雀也受了不輕的傷,甚至還毀了容。

如今這張臉,可是在組織的實驗室好不容易搶救回來的。

那天他頂著一張血跡斑斑的臉去夏布利實驗室的時候,可是差點把夏布利都嚇了一跳呢。

對方的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被當時威雀毀了容的樣子給醜到了的表情。

對方當時就把威雀送到了隔壁負責專門給成員整容的實驗室去。

組織有專門為成員改頭換麵的服務,畢竟有很多成員……都是國際通緝犯,真容見不得光。

而經過組織的改頭換麵,換一個身份,就又能光明正大的在警察麵前瞎晃了。

這隻是基礎服務而已。

負責做手術的人甚至還很貼心的問了威雀要不要複原成之前的樣子。

威雀自己拒絕了。

畢竟鬆田陣平已經死了嘛,那張臉……毀都毀了,用了二十六年了都,換一張新的也挺好的。

於是負責做手術的人在為他複原麵容的時候,做了一些細微的改動。

做完之後的威雀得到了一張很自然的臉,彷彿天生就長這樣一樣,和原本的鬆田陣平有百分之七十相似的臉。

並且手術完之中,還被拉著在組織的app中,給整容部門打了好評。

“哪怕不露臉,光看氣質我也很帥啊……”威雀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道。

“威雀——”少年扒拉著門框探出頭。

“你好了嗎——”拉長聲音道。

“走吧,我的新雇主。”威雀朝著門外走去。

“探望的禮物準備好了嗎?”津島修治問白蘭地。

“已經準備好了,請問手工做的曲奇如何?”黑髮紅眼的男人回答道。

“曲奇……挺好的。”津島修治想了想,讚賞的點點頭。

柯南是傷患,肯定不能吃。

到時候自己就在他的病房把曲奇吃掉。

讓小學生隻能眼睜睜看著。

很好,果然是個很合適的探望禮物呢。

“在下就知道您會滿意的。”白蘭地鬆了口氣道。

服侍那位老爺和這位少爺時,需要注意的地方太多了。

一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

那位老爺還好,這位少爺……

在自己之前可是死了不少同伴啊。

還好自己足夠小心,也足夠懂事,所以成為了唯一活著的塞巴斯蒂安。

“鶴先生——”津島修治喊住了下意識往機車麵前去的身影。

“你在乾嘛?”歪了歪頭問。

威雀停下了腳步。

“請上車吧,鶴先生。”黑髮紅眼的男人將車停在他身邊,降下車窗道。

隨後下車為津島修治打開了車門。

“抱歉,忘了要和你們一起。”神奈鶴聳了聳肩,坐上了副駕。

獨行久了,機車也騎久了,所以下意識準備一個人騎著機車離開,這很正常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