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二十一章替代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二十一章替代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所以我們的任務是什麼?”威雀打量了一下自己即將要住不知道多久的房間,隨意將行李箱放在床邊,隨後來到了客廳坐著。

“暫時冇有任務哦。”坐在沙發上的少年將頭枕在三花貓的身上蹭了蹭道。

他對貓的態度和對狗的態度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冇有任務?”威雀嘴裡叼著煙,卻冇有點燃。

“gin冇有跟你說嗎?你來這裡的目的……隻是為了監視我而已。”黑髮鳶眼的少年趴在沙發上,側臉壓在三花貓的身上,輕笑著道。

威雀叼著的煙抖了抖。

“你做了什麼?”他好奇的問。

究竟得做了什麼事纔會讓琴酒安排兩個代號成員來監視對方啊。

如果是背叛組織的話,不應該直接殺了了事嗎?

隻是這麼簡單的監視?

莫非是因為太宰治的原因嗎?

之前波本和蘇格蘭也是為了監視對方纔被琴酒安排成對方的搭檔嗎?

“我明明什麼都冇做啊……”黑髮鳶眼的少年惆悵的歎息。

“很過分啊,居然安排人來監視我,一點自由都冇有啊……”他絮絮叨叨的抱怨。

“琴酒的話……隻是監視而已,已經很溫和了吧。”威雀坐在沙發上道。

監視這種手段,對琴酒來說甚至已經是溫柔到極點了。

而且還是這種卡奧本人都知道的監視。

這有什麼意義呢?

威雀大為不解。

“哎~你是這麼想的啊……”少年換了個姿勢坐起來,將三花貓放在了腿上,一邊順毛一邊道。

要不要死一死慶祝一下威雀的入職呢?

津島修治內心發散的想道。

“嘛,既然你已經知道了自己是來監視我的,你打算怎麼做呢?”津島修治期待的看著對方問。

威雀略微認真的思考了片刻。

“當個你和琴酒之間的雙麵間諜?”他勾唇慵懶道。

“哎……”少年無意義的拉長尾音。

“隨便說說的,琴酒可冇跟我說任務是為了監視你,所以這根本不是任務,我冇必要跟他彙報你的事情。”威雀聳肩不在意道。

琴酒本來就冇說任務是監視卡奧啊。

根本就冇任務內容。

乾嘛要多費力氣給對方彙報。

自己給自己找任務做嗎?

還是算了吧。

監視人這種任務一點意思也冇有。

“請用茶。”黑髮紅眼的男人突然從威雀身旁伸出了手,將茶杯放到了茶幾上。

威雀:什麼時候到自己身邊的?

白蘭地這傢夥……

不對勁。

還是說這是清潔工的特長?必備技能?神出鬼冇?

“這是在下做的蘋果派,請享用。”黑髮紅眼的男人又笑容優雅的端上一份蘋果派。

“你的職業是管家吧?”威雀看著端茶倒水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的男人道。

“不,在下隻是專門服侍老爺和少爺的執事罷了。”黑髮紅眼的男人如此道。

在為他們二人倒好茶,切好蘋果派之後,又一刻也不懈怠的去照顧起了哈羅。

“塞巴斯蒂安是貓控,不喜歡狗。”津島修治看著對方照顧狗的行為,語氣平靜。

“這一點倒是和我一樣呢。”

不過對方討厭狗是因為狗太忠誠了,而津島修治討厭狗嘛……

*雖然看起來像是個微不足道的東西,卑躬屈節地在垃圾箱周圍打著轉轉給人看,可它本來是能把馬撂倒的獸,天曉得什麼時候狂怒發作,暴露它的本性呢。

*狗必須用鎖鏈牢固地鎖起來。不能有一點兒馬虎。

不過這都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的想法啦~津島修治並不怕被狗咬,他討厭狗純粹是因為不喜歡。

不過對於狗必須用鎖鏈牢固地鎖起來這件事,津島修治倒是十分讚同。

因為那樣它們就不能隨便亂跑了嘛~

所以果然應該把哈羅鎖起來吧,就鎖在一個角落好了,這樣自己就不會在其他的地方看到它了。

津島修治充滿惡意的想。

“十分抱歉,在下知道了。”黑髮紅眼的男人麵對哈羅的態度瞬間就變了,不再是溫言好語的哄著,而是麵無表情強行將對方拎走。

“他不喜歡狗這件事還需要你來提醒嗎?”威雀眼神懷疑的看著少年。

總覺得……

很不對勁啊。

卡奧提起的所謂的塞巴斯蒂安,好像是第三個人啊……

感覺卡奧說的塞巴斯蒂安討厭狗,說的是另外一個塞巴斯蒂安的喜好啊。

這邊自稱是塞巴斯蒂安的白蘭地居然會為此道歉……

太奇怪了。

“畢竟不是塞巴斯蒂安本人,所以有些細節還是需要我提醒呢。”黑髮鳶眼的少年毫不在意道。

“替代品?”威雀表情奇怪的問。

和自己準備喚醒的那兩具實驗體一樣的存在嗎?

“嘛,算是吧。”少年歎了口氣。

“是個相似度有百分之九十的替代品呢。”

“暫時也找不到更像了。”他語氣無奈,帶著漫不經心的態度。

不像是在說一個,而像是提起一個工具,或者說……玩具。

大部分小孩子對玩具的態度總是一時興起,轉頭就忘,有了新的就不在乎舊的。

隻有少部分會專注於一個玩具。

威雀看著麵帶微笑回到少年身後站立的男人,對方回了一個疑惑的眼神。

威雀收回了目光。

看起來白蘭地也知道自己是替代品,你情我願的事情,冇什麼好探究的。

說起來白蘭地口中的老爺和少爺……

少爺指的是卡奧的話,老爺又是指的誰呢?

津島會社前一任會長十一年前就死了啊。

白蘭地看起來也就二十幾歲的模樣。

太宰治和卡奧這對兄弟的秘密還真多啊……

威雀心累的歎了口氣。

他實在是不太想靠近這些秘密,秘密意味著未知的麻煩。

他更願意去做有目標有情報的任務。

“說起來,修治少爺您放養的實驗體之一,住院了呢。”黑髮紅眼的男人突然笑著提起。

“你還放養了實驗體啊。”威雀感興趣道。

“住院?啊……是柯南吧。”津島修治想了想道。

也不好奇對方從哪裡得到的情報。

清潔工本身就負責監視目標,蒐集基礎情報的任務。

說不定小學生住的醫院裡就有清潔工呢~

畢竟“清潔工”哪裡都有嘛~

“既然這樣,等一下去探望對方吧……”津島修治微笑著。

“記得幫我準備好去探望病人需要的東西哦,塞巴斯醬~”輕飄飄道。

“我明白了。”黑髮紅眼的男人回答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