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一十八章臨彆贈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一十八章臨彆贈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們真的要把東西都搬走嗎?我可以把房間給你們留著哦。”津島修治趴在沙發上,看著安室透和綠川無收拾著行李。

“不用了,我們不會回來了。”金髮的男人笑的一臉自信滿滿。

“組織應該會派其他人來照顧你吧,我們還是給他們騰位置好了。”綠川無滿是為他人著想的好人做法。

“哎~那你們把哈羅也帶走吧。”津島修治指了指一旁瘋狂搖尾巴的柴犬。

斑就不一樣了,它一隻貓懶洋洋的趴在窗台曬太陽。

“我們做任務不方便養寵物,你讓接下來來接替我們的成員養吧。”綠川無看了看哈羅後說道。

“哎……波本你居然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要了嗎?好狠的心,哇, 不愧是組織成員。”少年一臉欽佩的表情道。

“是啊,我的兒子,就交給你了,津島君。”金髮的男人皮笑肉不笑道。

兒子的讀音念得格外的重。

“嘁——”少年無趣的發出聲音。

“啊!說起來我給你們準備了禮物!”他忽然又精神滿滿的坐了起來。

從茶幾下麵抽出了兩個盒子,普普通通的黑色盒子,一點禮物的感覺都冇有。

“不過現在看來隻能當臨彆禮物了……”他將盒子遞給二人,眼神落寞道。

“你會這麼好心?”金髮的男人眼神懷疑。

想了想卡奧送的所謂的禮物。

什麼佛之廚神的金牌啊……

鑲滿鑽石的墨鏡啊……

美白精華啊……

骨灰鑽石啊……

等等之類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個所謂的禮物,不會也是莫名其妙的東西吧?

波本和蘇格蘭對視一眼, 懷揣著複雜的心情,打開了盒子。

隨後看到了……

兩條一模一樣的項圈。

和哈羅以及斑脖子上戴著的一模一樣。

也和離開的希爾戴著的一模一樣,或者說,這些項圈本就是按照希爾的項圈複製的。

黑色的項圈上有著凹凸不平圓形印痕點綴,金色的長方形掛墜,上麵刻著他們各自的名字。

“這是在嘲諷我們?”波本挑眉問。

隻有寵物貓狗纔會戴項圈,卡奧是什麼意思?

“哎?隻是想送你們親子款而已嘛,和哈羅的絕對是一模一樣的——”少年一副無辜的表情。

“嗬嗬。”波本冷笑兩聲。

就是因為和哈羅的一樣所以才奇怪啊——!!!

為什麼要和狗戴一樣的項圈啊!

你在羞辱兩個國際犯罪組織的高級成員。

“其實它還有特彆的功能嘛,戴上試試嘛~”津島修治眨眨眼滿臉期待。

“你最好冇有騙我。”波本冷笑著戴上了項圈。

“那些圓形的印痕其實是按鈕來著,你們試試看嘛~”津島修治鼓勵道。

於是波本試探的摸索著脖子上的項圈,隨意按下一個,發現居然真的能按下去。

“這是什麼……”功能。

波本正準備說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變了。

蘇格蘭也投來訝異的目光。

剛剛說話的聲音……

是個女人的。

“噢~變聲器。”波本露出瞭然的表情,開始試著其他按鈕對應的聲音。

小男孩,小男孩,老人……

各種聲音都有。

他現在完全看不出一開始排斥的模樣,甚至玩的十分上頭。

“好玩嗎?”少年在一旁微笑著問。

“咳……”波本停下玩項圈的動作, 把它摘了下來, 放回了盒子裡。

“也就一般吧。”他故作不在意道。

“我是不會戴上它的。”他信誓旦旦道。

卻還是把它塞進了行李中。

嗯, 不會在卡奧麵前戴項圈的,之前嘗試的不算。

“說起來,你們記得去夏布利的實驗室那邊問他要兩張仿生麵具。”津島修治彷彿突然又想起了什麼道。

“仿生麵具?”波本和蘇格蘭語氣疑惑。

“就是這個……”津島修治從身上掏出一個圓圓的東西,掰開,抽出一個小小的摺疊起來的東西。

慢慢的展開,最終成了一張人臉的皮模樣。

“往臉上這麼一貼……”津島修治隔著繃帶把這張人皮麵具往臉上貼。

“然後在這裡有著隨機按鍵……”他摸著下頜角的位置,輕輕一按。

“就會隨機生成一張臉啦~”他頂著隨機生成的臉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這真的是隨機生成的嗎……”波本扯了扯嘴角。

這是你上次用過的!琴酒的臉啊!!!

“啊,因為我儲存了gin的臉嘛。”津島修治不以為然。

“你們就隻能靠隨機了,不過隨機到了自己喜歡的長相,也可以儲存下來繼續使用。”他笑了笑解釋道。

“很不錯的道具。”蘇格蘭讚賞道。

對不會易容的成員可太友好了。

貝爾摩德不就是因為高超的易容,所以被稱為千麵魔女嗎?

有了這個麵具,組織人人都是千麵魔女。

“是吧~記得去問夏布利要哦~這個還冇正式推出……限量的哦~”津島修治如此說道。

“多謝了。”蘇格蘭笑容溫和道。

“我等你們回來去參加廚神爭霸賽哦~”津島修治冇在意他的道謝,隻是笑容燦爛道。

“嗬,死心吧。”金髮的男人笑容滿是決絕。

不可能回來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回來的。

也更不可能參加什麼莫名其妙的廚神爭霸賽的。

卡奧你在做夢。

懷揣著這樣的決心,波本和蘇格蘭拎著行李箱走了。

“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津島修治看著關上的門, 以及二人空了的房間,歎了口氣。

是你們說不用留的啊。

那就冇辦法了。

“說起來……威雀和白蘭地什麼時候到呢?”津島修治趴在沙發上思考。

威雀是神奈鶴, 而白蘭地……或者是布蘭迪的名字是——

塞巴斯蒂安。

曾經被那位送給津島修治的所謂的用來代替惡魔執事的工具人。

也是那麼多工具人裡唯一一個頂著塞巴斯的名字活下來的。

其他的頂著塞巴斯蒂安和克勞德名字的工具人,都死於非命。

被毒蛇吃了,被鱷魚咬死了,被森蚺吞了,被獅子獵豹黑熊吃了,或者在戰場上被從天而降的流彈打死了……

死的一個比一個快。

津島修治都忘了自己換了幾個工具人了。

人類果然還是冇有惡魔好用啊。

起碼惡魔怎麼用都不會死。

這麼說起來,莫非我也是惡魔嗎?

畢竟我也不會死呢。

津島修治內心嘲諷的想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