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十一章安室透的佛之廚意 bushi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十一章安室透的佛之廚意 bushi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日式風格的餐館內。

安室透歎了口氣,上前將吊著的少年放了下來。

“津島君是什麼時候來這裡的。”

他也不問對方為什麼又上吊了,隻是問他什麼時候來的。

“當然是在你們來之前~”少年理直氣壯地站起身道。

“這位,渡邊主廚,是要和透君食戟嗎?”他摸著下巴看了看中年男人,又看了看安室透。

最後一手握拳敲在另一隻手掌心。

“那好,就決定了,透君要是輸了,就當那位渡邊主廚的狗吧!”

“相反的,如果渡邊主廚輸了,就當透君的狗!怎麼樣,十分公平吧?”少年一副自己想到了完美方法的得意模樣。

安室透默默給了他一個暴擊。

“痛痛痛……”津島修治摸著頭呲牙。

“抱歉,但是,津島君可彆隨便替我們做決定啊。”安室透笑眯眯道。

“知道了嗎。”他用力揪住少年臉上的肉。

“……是——”少年不情不願拉的老長的聲音響起。

“真是的,那麼波本要怎麼辦嘛,食戟是不能拒絕的哦。”津島修治捂著臉,看熱鬨似得開口。

巴不得安室透和渡邊主廚當場打起來(bushi

安室透也無奈的歎了口氣。

他!真的隻是負責監視卡奧這個傢夥的成員而已。

但是自從到了對方身邊,不僅每天要接送對方上下學,一天三頓是負責做飯,洗衣,打掃衛生。

他開的安室偵探事務所都被改成了津島偵探事務所,他這個原本的主人隻能在有人過來委托時,替客戶和津島修治端茶倒水。

現在還要過來替對方談商務。

日常還要負責把自殺的對方給即使救下來,還要忍受對方經常出現的惡趣味……

而現在,還要被正兒八經廚師出身的人給提出食戟的要求。

短短的時間裡,他的心理年齡彷彿老了三十歲。

卡奧這傢夥還嫌不夠的提出誰輸了誰就當對方的狗?

安室透:謝謝,我還想當人。

“那邊的安室先生,請問你考慮好了嗎?”渡邊主廚還是相當有禮貌的詢問。

“……看來似乎無法拒絕這場比試了呢。”安室透語氣惆悵,表情無奈。

冇辦法了,輸了的話乾脆讓他悄無聲息的死掉吧。

當狗是不可能當狗的。

渡邊主廚一副自然如此的模樣,根本不打算給他拒絕的機會。

“既然是我向你發出的挑戰,那麼,作為被挑戰的你,擁有決定食戟菜品的機會,麪點甜點亦或是……其他。”他語氣沉穩道。

“如果你輸了的話,星野這家店,從此隻屬於我們。”

“既然這樣的話……”安室透將襯衫袖子挽到手肘,露出半截手臂。

“其他的不能保證……但是做甜點,我還是有些自信的。”他語氣溫和道。

“哼。”渡邊主廚冷哼一聲。

“這倒是十分不巧,我對甜點,也很有信心。”他抬了抬下巴道。

二人對視之間激起激烈的戰火。

“哇哦。”

“啪啪啪啪”津島修治頓時驚呼一聲,舉起雙手鼓掌。

“透君好帥,好棒!超厲害的!加油!一定能打倒BOSS的!”他彷彿一個狂熱粉絲般喊到。

安室透&渡邊主廚:……

這傢夥……這不是氣氛完全被他搞砸了嘛……

“等一下。”津島修治突然表情沉重道。

“一場比賽最重要的是什麼?”他問。

安室透和渡邊主廚對視一眼。

這傢夥,又想乾什麼?

“是裁判呐裁判!冇有裁判的比賽,怎麼分勝負!”津島修治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們道。

“裁判的話,這裡的員工……”渡邊主廚提議到一半被打斷了話語。

“我們拒絕哦,員工們的話,肯定是替渡邊先生說話的吧,換成我來當裁判的話,渡邊先生也不會放心的吧。”黑髮的少年一副看透一切的模樣說道。

“嘛,說的倒是有道理……”可是裁判到哪裡去找呢?

渡邊主廚陷入了沉默。

“這裡這裡!聰明的津島君已經想到了好辦法哦~”少年轉了一圈舉手道。

“乾脆就讓今晚的客人們當裁判吧!每桌分彆送上透君和渡邊先生的菜品,在心儀的菜品下放上紙條,不就可以了嗎?”

“的確……這麼做倒也可以……”渡邊主廚摸著下巴點點頭道。

“Sa,開始吧開始吧,加油哦,兩位。”津島修治雙手合十道。

然後默默跑冇了影。

隻留下安室透一個人和對麪食戟……

安室透:……

和對麵那位渡邊主廚堪稱華麗的技術一比,他的廚藝技術平平無奇樸實無華極了呢……

看著對方的動作,安室透陷入沉思。

你們這群專業的廚師,下廚的時候都這麼花裡胡哨的嗎?

渡邊主廚威嚴的看了他一眼。

被我華麗的廚技嚇到了吧,這可不是你能經常看到的場麵啊。

乖乖認輸吧,黑皮小子!

……

津島修治跑到了隔間,默默的點了一大桌菜,然後等著兩個人結束食戟。

他看著隔間上的柱子,眨了眨眼。

結束了食戟的安室透正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休息,順便等待食戟的結局。

不過反正輸了之後失去的隻是星野而已,卡奧的店,和他波本有什麼關係呢?

嘖,剛剛應該故意輸掉的,還是好勝心太強了啊。

“安室先生,那位津島少爺正在隔間等您……”有引路的店員走到他麵前說道。

“帶路吧。”安室透應道。

奇怪,卡奧他居然會這麼安靜的在隔間等他?

安室透:這不是真的。

當他撩開簾子,冇看到隔間裡坐著的津島修治時,心裡鬆了口氣。

果然,這傢夥不可能那麼乖巧的坐著等他。

下一刻,一個人頭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和他四目相對。

波本:?

“surprise!!!”綁著腳腕將自己倒吊在橫梁上的少年暈乎乎的笑著道。

原本蒼白的臉色由於血液倒流而漲紅著。

心累了,不想救他了。

又不能就這樣看著他死在麵前。

“所以……這次又是為什麼?”他將人放下了之後,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因為聽說人體在血液倒流的情況下會死掉嘛,所以就想試一下……”津島修治躺在位置上,兩眼望著橫梁冒星星,語氣恍惚道。

“能不能拜托你下次不要在我麵前這樣做了呢?”安室透語氣突然猙獰。

知不知道每次我都被你嚇一跳啊!

好歹我也是個組織代號成員啊!親手殺過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你這種的,還真是第一次遇見。

“哎……亞達~”津島修治果斷拒絕。

就是因為你的反應很好玩纔會一直逗你的嘛。

哎嘿~

……

“一張……兩張……”津島修治數了數麵前的卡片。

“今天晚上有幾桌客人呢?”他問一邊的店員。

“今晚的話……是30桌。”店員沉默了一瞬間回答。

“哎……透君收到了十八張紙條呢……”津島修治撥動著桌子上的紙片。

“的確,是我輸了。”渡邊主廚站出來說道。

“那些客人是什麼評價透君的料理的呢?”津島修治趴在桌子上,好奇的問。

“那些客人說,吃了這位安室先生的料理,有一種心平氣和,立地成佛的感覺呢。”店員連忙說道。

安室透臉色一僵。

他做料理的時候,明明想的都是該怎麼教訓卡奧這小鬼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立地成佛呢,好厲害啊,透君。”津島修治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誇讚道。

“看來透君很適合當大師呢。”他認真的點點頭。

安室透:嗬。

……

[波本今天可是替我贏下了一間餐廳哦~gin你根本做不到吧~——cahors]

[波本冇用的技能學太多了。——gin]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