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一十六章津島修治:破案奇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一十六章津島修治:破案奇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啊,好慢,毛利先生他們怎麼還冇回來……”津島修治等人還在房間內等待著。

“畢竟要仔細尋找線索。”金髮的男人一副為警方說話的語氣。

“這麼晚了,警方也很不容易吧。”綠川無也一副理解的模樣。

酒井空隱晦的翻了個白眼,戴上了耳機。

威雀笑了笑道:“二位真是懂得警方不易的好群眾呢。”

平時殺警方臥底公安臥底什麼的,也冇見你們手軟啊。

這就裝起來了。

“作為二位的雇主,我真是十分感動, 能夠理解警方的不容易,太感動了。”津島修治一臉說了兩個感動。

說的安室透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下去了。

我維持身份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組織?

你們這麼陰陽怪氣是什麼意思。

“咳,橫溝警官和毛利先生回來了。”綠川無提醒道,順便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

“喲,毛利先生,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了嗎?”津島修治慢悠悠晃了晃手。

“我們在對麵的山穀發現了一把來複槍, 以及可以通往懸崖下的一根繩索, 於是我們猜測凶手在使用了來複槍殺害了死者之後,立馬使用繩索到了懸崖下方,利用皮艇逃離了。”橫溝參悟拿著一個小本本,一邊看一邊道。

“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已經通知了警方,馬上封鎖下遊,搜尋可疑人員。”他立刻補充道。

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哎……”他發出一聲毫無意義的聲音。

不愧是警方呢。

明明真凶就是這裡,卻說凶手已經逃走了什麼的……

破案奇才啊!

怪不得偵探那麼多,但凡警方給力點,偵探根本派不上用場。

“接下來請各位配合我們進行調查。”

“在案件發生時,各位正在做什麼呢?”橫溝警官一本正經的發問。

“在睡覺。”津島修治毫不猶豫道。

“在睡覺x4。”四個人異口同聲道。

“有人能證明嗎?”橫溝警官看了看津島修治,又看了看其他四個男人。

“槍聲響起的時候我就在津島哥哥房間哦,本來是想去把他叫醒陪我玩的……”江戶川柯南立馬站出來作證。

“也就是說,四位並冇有證據證明自己是在睡覺嗎?”橫溝警官若有所思,然後將矛頭指向四個男人。

“也可以這樣說吧。”神奈鶴無奈道。

想抽菸。

算了,忍忍吧。

“你證明一下人不是你偷偷潛入殺的,之後又變成警察來調查案件,我再給你解釋我是不是真的在睡覺。”紅髮的青年表情壓抑著不耐, 語氣平淡中透露著些許冷嘲熱諷。

橫溝參悟:……

“讓我們證明自己真的是在睡覺的確有些強人所難了。”綠川無出聲打碎了尷尬的氣氛。

“那麼, 你們幾位呢?”橫溝參悟轉頭問另外幾個人。

“當時我正在沐浴,剛走出浴室的時候,就聽到了槍聲,順著槍聲傳來的方向走去,就看到砂岡他房間的窗戶上,有著一個彈孔……”穀川乃繪滿臉悲傷。

“冇想到他居然被射殺了……”彷彿承受不住一般捂著臉發出了哭聲。

“請節哀。”橫溝警官露出了憐憫與感同身受的表情。

他昨天收到了訊息,有兩名女交警死於意外。

摩托車上被人安裝了炸彈,導致車毀人亡,屍骨無存。

甚至過幾天還要去參加她們兩個的葬禮。

對於那兩名女交警,橫溝參悟還是知道一些的。

和佐藤關係很好,之前還在一些聚會上見過麵。

冇想到轉頭就收到了她們的死亡通知。

哪怕明知道身為警察的大家,隨時都有為國家,為人民殉職的義務,但真的收到熟悉的人死去的訊息時,還是忍不住產生悵然的情緒。

尤其是……

據說她們都死法是非正常死亡。

這是一起針對她們的惡性殺人事件。

也許是犯人的報複。

喜歡使用炸彈,總讓人想起三年前越獄的炸彈狂犯人,那個導致萩原研二警官和鬆田陣平警官死亡的罪魁禍首,從三年前越獄之後,就徹底點消聲滅跡,直到如今依舊不知所蹤。

他收斂發散的思緒,將注意力全部放回這個案件上。

“你們二位呢?”他問田原利明和長塚克明。

“我當時正在記錄靈感, 槍聲響起的時候還冇反應過來,後來是跟毛利小五郎先生一起去砂岡房間……”製作人田原利明解釋道。

“我當時正在前台跟人打電話……”長塚克明緊接著道。

“已經跟電話另一頭的人聯絡過了,的確上這樣,並不是假的打電話。”一個警員站在橫溝參悟身邊道。

橫溝參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接下來,在冇有找到真正凶手的時候,還請大家不要隨意走動,也不要離開旅館。”橫溝警官提醒道。

毛利蘭將一臉沉思的小學生帶回了房間。

於是大廳就剩下一群成年人和唯一的未成年津島修治還留在原地。

“說起來,田原先生你很有可能哦,因為砂岡先生說了你的劇本寫的不夠精彩吧……”毛利小五郎突然開口。

“長塚先生的話,砂岡先生也說了你經常將製作費中飽私囊吧……”

“還有穀川小姐你,砂岡先生說過要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吧。”

“仔細想想,你們三個人都很可疑啊。”一臉認真嚴肅的道。

頓時,三個人的表情都變了。

這代表著他們三個一瞬間都有了殺人犯罪的動機。

“聽說穀川曾經和砂岡交往過,最後被對方甩了,被帥哥甩了的女人可是會變得很可怕的……”長塚克明立刻甩鍋道。

“你在胡說些什麼,不要含血噴人。”穀川乃繪反駁道。

“我說的可是事實……”長塚克明道。

穀川乃繪頓時站了起來,彷彿要和對方打起來一樣。

“冷靜,冷靜啊二位。”始作俑者毛利小五郎開始勸說。

“噗哈哈哈……有趣。”少年在一旁看的發出笑聲。

“橫溝警官,來複槍已經調查清楚了,是離旅館不遠處的狩獵管理中心的……”有警員拿著調查報告跑到橫溝參悟麵前。

“辛苦了。”橫溝參悟說著接過資料。

“這個子彈……為什麼後麵被挖了一個洞,前麵削尖了呢?”他看著調查資料上的配圖語氣疑惑。

“哎~給我看看。”津島修治伸手搶過資料。

橫溝參悟也冇反抗。

作為警方顧問的津島修治,的確有資格觀看資料。

“你這個小鬼——”倒是毛利小五郎憤憤不平氣的跳腳。

“真有趣~嘛,不過玩笑也看夠了,是時候結束了。”少年一手捏著資料甩了甩。

“這是你想寫給大家看的新劇情嗎?田原先生~”笑容燦爛的問。

“您這是什麼意思?”田原利明問。

“讓我猜猜,用的是什麼武器……啊,是十字弓對吧?是比一般的弓要方便呢。”少年答非所問,自顧自的猜測著。

“將子彈後麵挖出洞也是這個原因吧?拔掉箭頭,插進子彈中,將子彈頭削尖,然後麵對麵的,利用十字弓射殺了對方,之後再把十字弓和箭藏起來就好了……”

“哎~真是充滿耐心的佈置啊。”他彷彿敬佩般感慨。

“你在說什麼,津島會長,莫非你也想當編劇嗎?”田原利明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像你一樣死不承認的犯人我見多了,反正我也不需要你承認嘛。”少年眨了眨眼,擺擺手笑了。

“橫溝警官,麻煩讓人去田原先生的房間找找,有冇有所謂的十字弓好嘛?”他對著橫溝警官道。

“好的,你去。”橫溝參悟隨意指了一個人去。

“嘛,再讓我猜猜好了,也許砂岡先生房間的床墊上也有一個彈孔?也許橫溝警官你們發現的那條繩子是濕的?”少年一副我全部都隻是瞎猜的表情。

“你去檢查死者房間的床墊是不是的確有一個彈孔。”橫溝警官立馬又吩咐一個人前去檢查。

“繩子的確是濕的,這證明瞭什麼?”橫溝警官點了點頭,然後疑惑道。

津島修治突然就不想說下去了。

冇有和蠢貨說話的**。

“隻有傍晚才下了雨,這位機智的警官。”紅髮的男人在一旁提醒道,當然,語氣滿是嘲諷。

“而槍響的時候,雨早就已經停了,這代表了什麼你不知道嗎?代表那根繩子早在案發之前就被凶手放在了那裡。”酒井空繼續冷嘲熱諷道。

這群廢物。

到底是想浪費誰的時間啊。

“對……對哦。”被嘲諷的橫溝警官點了點頭,恍然大悟。

“橫溝警官,從田原先生的房間找到了十字弓和帶血的箭……”一名警員跑了下來。

“橫溝警官,死者房間的床墊下的確有彈孔……”又一名警員跑了下來。

“其他的細節我就不猜了,讓我們真正的編劇田原利明先生來為大家講解劇本吧~”津島修治微笑著,意味深長道。

“你這樣也算偵探嗎?就算凶器真的出現在我的房間,也不代表就是我的吧。”田原利明站了起來。

“我認為這是彆人故意栽贓陷害我。”他義正言辭道。

“哎~”津島修治看著他,意味不明的發出聲音。

“說起來我把案發現場的玻璃碎片拚了一下,卻發現還少了一個呢。”少年突然說起另外的話題。

“少了的那一點,在誰的腳下呢?”他輕笑著問。

“什麼——”田原利明瞪大了眼睛。

“原來津島顧問你找我們要玻璃碎片是這個原因嗎?”橫溝警官恍然大悟,滿臉震驚。

“田原先生,麻煩把你的鞋子脫下來。”嘴上這麼說著,卻已經蹲下來親自動手把對方的鞋子脫了下來。

“毛利先生可是一開始就說了保護現場,禁止任何人靠近屍體啊……”津島修治語氣悠悠。

“又怎麼會踩到碎片呢?”彷彿真的感到疑惑一般。

田原利明的肩膀頓時垮了下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