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一十四章比鑽石珍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一十四章比鑽石珍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對雨天冇有喜歡,也冇有厭惡。

但是……

每當他聽見雨落下的聲音時,總會格外的平靜。

就像是………

靈魂深處熟悉的樂章。

所以每當下雨時,他都會開著窗,聽著雨聲,感受著偶爾飄落進來的冰涼雨滴,與此同時,也聽著自己的聲音。

血液滴落的聲音。

從一開始滴落在地板上時的低沉,到已經積蓄了一灘血泊時,血滴落下時的聲音。

都是不同的。

像是一首緩慢,循序漸進的催眠曲。

在這樣的聲音中,津島修治陷入了睡眠。

在夢中,他又看到了過去的記憶。

一段……被他忘卻的記憶。

“你不應該想著將我培養成更優秀的工具嗎?”年幼的男孩麵無表情的問。

毫不在意的將自己說成工具。

“你怎麼會這麼想?”雙眼蒙著黑色緞帶的男人低頭看他。

“這是最優解吧。”男孩一副平靜地姿態。

“當然不是……養孩子和培養工具是不一樣的……”男人一邊思考著措辭,一邊帶著笑意解釋。

“所以修治你也是不一樣的,而且……你本來就是完美的。”男人如此說道。

“我還以為你會找個工具打磨呢……”男孩這麼說道。

“鑽石應該用鑽石打磨嗎?”男人似有若無的輕笑。

“可是……鑽石難道是什麼世上僅有,無比珍貴的東西嗎?”男人的語氣帶著真誠的疑惑。

是森先生的話啊……

鑽石應該用鑽石來打磨。

津島修治站在記憶的畫麵外看著這一切。

“這句話……好熟悉啊……”他看著年幼的自己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抱歉,我說的有點多了。”男人蹲下身,伸手捂住了男孩的雙眼。

津島修治站在一邊,看著年幼的自己軟軟的倒下,陷入了沉睡。

而男人將他抱了起來。

與津島修治擦肩而過時,笑了笑。

“修治你可比鑽石珍貴多了。”

“你是……”男人彷彿是對著已經睡著的男孩說的,也彷彿是對著一旁的津島修治說的。

隨後,夢境碎裂。

津島修治站在一片漆黑的空間中,仰頭望去,上方也是一片漆黑,冇有一點星光。

“啊……又想起了一點記憶。”他歎了口氣。

果然是森先生的錯吧。

這句話真是太讓人記憶深刻了。

不過那位養父還冇說完的話是什麼來著……

啊……

真是的。

到底是誰打擾了我睡覺。

……

“津島,津島,快醒醒啊,津島,振作一點——”江戶川柯南不斷的晃著津島修治。

見無論如何也喚不醒對方,他咬了咬牙,轉頭就要往外麵跑。

報警,找救護車。

“好煩……”低弱的聲音響起。

江戶川柯南停下了腳步。

“津島?你醒了,太好了,我還以為你……”不行了。

江戶川柯南鬆了口氣,回過頭看向少年。

對方坐起了身體,低垂著頭。

在他回頭走近的時候,少年抬起了頭。

冷淡的眼睛直直的忘了他一眼。

幾乎在一瞬間,江戶川柯南聞到了鐵鏽的味道,或者說……濃鬱的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彷彿整個人都浸泡在血水中,紅色的液體不算湧入鼻腔。

無數未知且無法破譯的資訊灌入他的大腦,不知是誰的低喃在他腦海中迴響。

他明顯無法承受一般,眼神渙散,耳朵和鼻子以及雙眼開始冒出紅色的液體。

他呆愣愣的站在那裡,彷彿成了一具雕塑。

“啊……是柯南啊……”津島修治眨了眨眼,出聲道。

還要留著玩呢,可不能就這麼死了。

於是那一瞬間,無數的資訊與低喃宛如潮水般退去。

江戶川柯南眨了眨眼。

“津島……?”他動作僵硬的看向少年。

“你怎麼了?突然發起呆來。”津島修治關切的問。

“我也……不清楚。”江戶川柯南僵硬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剛剛他怎麼就……

突然發起呆了呢?

“真是的……一言不發偷偷進彆人房間可不是好事,被我嚇到了吧。”津島修治按下一旁燈的開關,房間頓時明亮了起來。

地上的一灘血跡格外明顯。

江戶川柯南腳下的血跡也很明顯。

隻不過臉上卻乾乾淨淨。

“你來找我是想做什麼?”津島修治走下床,自然的從行李箱中找出一卷繃帶。

坐在一旁在已經染血的繃帶上又綁了一層乾淨的繃帶。

看著他的動作,江戶川柯南徹底回過了神。

“我纔要問你在乾什麼啊!你是在……自殺嗎?!”江戶川柯南咬牙壓低聲音問。

雖然一開始認識津島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展現出了自殺的傾向。

也不止一次看到對方上吊或跳河。

但是……

這樣的割腕現場……

江戶川柯南還是第一次看見。

他此刻滿腦子都是電閃雷鳴間,少年慘白的臉。

“不是哦,隻是太熱了,放點血冷靜冷靜。”津島修治否認了自殺的說法。

“我可是還要活著毀滅組織的啊,怎麼會輕易自殺呢?”他微笑著,理所當然道。

騙子。

江戶川柯南內心大喊。

津島這傢夥……明明就是真的在求死吧!!!

“隻是一點點血而已,我平時每天也要吐這麼多呢,完全冇問題啦。”津島修治擺了擺手安慰著小學生。

“你還冇說你來找我的原因呢。”少年繼續問。

“隻是來看看你而已。”江戶川柯南這樣道。

他已經不想問津島修治關於組織的態度了。

也不想問津島修治能不能放棄加入組織的想法了。

津島修治是瘋子,並且已經徹底瘋了。

江戶川柯南垂下眼眸。

津島修治求死的**……也更加強烈了。

明明最初他所見到的津島修治……

按照步美的說法,是個眼神在哭泣的大哥哥。

是個會無聲的向世界求救的少年。

是個在痛苦中掙紮,卻依然堅強活著,會因為一些事而露出孩子表情的少年。

而不是……

這個割腕自殺後,輕描淡寫的說出隻是因為天氣熱想放血冷靜冷靜的少年。

他的眼中……

不再有所謂的求救情緒。

彷彿徹底封閉了自己的世界,連一扇窗戶都不再對外打開。

“活下去吧。”江戶川柯南對著津島修治道。

無論如何,哪怕以毀滅組織為目的也好……

繼續活下去吧,津島。

“當然,我會活到組織毀滅的那一天的。”少年微笑著道。

“砰——”

一聲槍響傳遍了整個旅館。

“發生了什麼?!”江戶川柯南頓時回頭朝著門外看去。

“槍聲……莫非有人持槍殺人了嗎?”津島修治也站了起來,猜測道。

屋外的走廊已經傳來了人們的腳步聲。

明顯也是聽到槍聲後趕來的。

“去看看吧。”津島修治上前打開房門,來到了走廊。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