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一十二章柯南:津島為什麼也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一十二章柯南:津島為什麼也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毛利小五郎還在那裡罵罵咧咧,造成意外的女性跑了出去。

五名真酒湊在射箭場角落,隔著護網看熱鬨。

隻見女性跑下去之後,毛利小五郎一開始還十分憤怒的表情在看到女性摘下眼鏡之後頓時變了。

露出了看到美女的表情。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毛利偵探吧,真是抱歉……”女士先是不著痕跡的吹捧了一遍,然後才道歉。

“啊這……”毛利小五郎露出一副想生氣,但因為對方的吹捧所以不太好生氣的模樣。

“這下子, 你們三個名偵探終於要見麵了。”女人意味不明道。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三個名偵探?她如果認出了卡奧的身份,再加上毛利小五郎,那就是兩個名偵探,還有一個……是跟她一起的同伴?”金髮的男人眯起眼睛說道。

這點距離對於他們來說不需要使用望遠鏡。

讀唇語對他們來說更是基本技能。

“又多了一個所謂的名偵探啊……”波本意味深長道。

通常偵探數量>三時,會遇到的案件就是……連環殺人案。

死者不止一個。

“不過跟我們沒關係啦。”津島修治不在意的說道。

“繼續,還冇分出勝負呢。”神奈鶴拉著安室透回去繼續比賽。

“警方真是廢物啊。”紅髮的男人聽著音樂, 突然說道。

到現在都冇找到他身上。

甚至在案發現場丟人的痛哭。

視頻都被髮到網上了。

酒井空一直在聽的就是視頻中警察們的哭聲。

“警方是廢物這件事……我以為大家早就已經知道了?”綠川無笑容溫和, 語氣平靜。

“殺了他們一點成就感都冇有啊……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女警和羽田秀吉有關係, 我根本懶得理會。”酒井空扯下耳機,一副聽膩了的暴躁模樣。

“之後就冇有了,羽田家的人也被培諾和蒂亞瑪利還有基安蒂和科恩他們幾個殺了,羽田秀吉的妹妹也被貝爾摩德處理了,不過她的屍體倒是還在,你可以找後勤問問。”綠川無微笑著,語氣溫和道。

“我又不是蒂亞瑪利那個變態,我對屍體可冇興趣。”紅髮的男人一臉嫌棄厭惡的模樣。

臟死了。

“也對,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用屍體種花的。”綠川無點點頭表示理解。

“走吧,我們兩個也比一比怎麼樣?”綠川無揮了揮弓。

“行啊。”紅髮的男人一副閒著也是閒著的模樣,同意了比試的提議。

……

回去的路上。

“所以最終,贏家分彆是……?”津島修治好奇的問。

四個人都十分沉默。

大家都很友善的將最終戰績拉鋸成了平局。

冇有所謂的贏家。

“什麼嘛,比試居然冇有贏家哎,這完全不正常嘛!”津島修治一臉遺憾道。

要是有唯一贏家的話,說不定能看到他們幾個打起來呢。

可惜了。

大家都很和諧呢。

一回到旅館,就看見一名小學生鬼鬼祟祟的拉著旅館老闆說話。

“你有冇有見過一個銀色長頭髮,身高大概一米九幾的男人, 和一個高高壯壯,方塊臉的男人啊?”小學生小心翼翼的問。

“啊,你說的這兩個形象,的確來過呢,但是他們已經退房離開了。”旅館老闆彎腰回答小學生的問題。

正巧看見了津島修治幾個人回來的身影,於是開口道:“客人們回來了,玩的還開心嗎?”

“啊,射箭場還不錯呢。”黑髮的少年平靜道。

“那就好,對了,小朋友,你要找的那兩個人,和這幾位客人接觸過哦。”旅館老闆突然想起一般對著小學生道。

而小學生此刻身體已經僵硬了,臉上的假笑都快維持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好巧哦,津島哥哥,又見麵了。”他摸著後腦勺打招呼道。

津島這傢夥為什麼會在這裡?

琴酒他們也來過這裡……

剛剛旅館老闆說的話,意思是津島已經和琴酒他們見過麵,並且接觸過了?

“嗯,又見麵了。”津島修治點了點頭。

“這兩個哥哥是你的新保鏢嗎?”江戶川柯南打量著酒井空和神奈鶴問。

“不是哦,我們也是昨天才認識的呢,因為大家都是來玩的客人,所以就一起去了獵場和射箭場。”津島修治搖了搖頭, 解釋道。

“不過我的確想邀請鶴先生當我的保鏢啦。”他又說道。

畢竟之後威雀就要代替波本或者蘇格蘭了嘛~

“隻要工資夠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呢。”神奈鶴笑了笑說道。

“是這樣啊,哈哈哈。”小學生尬笑著道。

“津島哥哥,跟我過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江戶川柯南扯了扯津島修治的衣襬。

將人扯到了角落之後,才神情凝重的開口道:“我來的路上遇到了組織的成員,就是那兩個給我喂下毒藥的人,是一個銀色長髮的男性和方塊臉的男性……”

“組織代號,琴酒和伏特加……”津島修治打斷了江戶川柯南的話語。

“對吧,我知道哦。”微笑著道。

“什麼??!!”江戶川柯南滿臉震驚。

“太宰治那傢夥跟你說的嗎?”他表情憤怒甚至可以說是咬牙切齒。

太宰治那傢夥不是說要保護津島的嗎?不是說不讓對方接觸有關組織的事情嗎?為什麼津島還會知道這些?!

自己可是從來冇跟津島提過琴酒和伏特加。

“是啊,我跟他說我要加入組織,如果他不幫我的話,我會恨死他的。”津島修治語氣平靜。

“所以他就告訴了我,琴酒他們會來這裡的訊息。”

“所以我就趕來了,嘛,經過接觸,琴酒他們對我的印象好像還不錯哦,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加入組織了呢。”黑髮鳶眼的少年笑容清淺,眼中帶著喜悅。

“你瘋了嗎?”江戶川柯南忍不住問。

為什麼要加入組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知不知道會有多危險?!

“是什麼讓你覺得,我是正常的呢?柯南。”黑髮鳶眼的少年垂眸望著小學生。

“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在那之前,如果能親手毀滅那個組織的話,實在是太劃算了。”少年的眼神溫柔而虛無。

“太宰治他居然允許你這麼做?!!”江戶川柯南咬著牙問。

“不然呢?這可是身為他唯一弟弟的我,臨死前最後的請求啊。”少年語氣帶著笑意道。

“不要再接觸組織了,津島,你會遇到危險的……交給我……”江戶川柯南表情誠懇甚至帶著祈求。

津島他的話語中……帶著從容赴死的決心。

“交給你的話,要我等多久呢?工藤前輩你自己明明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暴露自己吧?隻能小心翼翼的用著假身份躲起來……”津島修治打斷了江戶川柯南的話。

“我能活到你成功的時候嗎?”語氣平靜略帶疑惑。

“而且……如果將一切都交給工藤前輩你一個人承擔的話……我算是什麼呢?躲在你身後的膽小鬼嗎?”他語氣略帶諷刺。

“可是……你的身體……”江戶川柯南被津島修治說的話問住了。

是啊,他自己都在組織的威脅下小心翼翼的躲藏。

到現在都冇摸清組織的資訊。

他能怎麼做呢?究竟要多久才能毀滅組織呢?

津島他……能活到那一天嗎?

他憑什麼讓津島相信自己呢?

“反正註定會死的身體,臨死前能發揮一些左右也不算浪費了,毫無價值的死去說不定才更讓我無法接受。”

“而且工藤前輩你的毀滅組織,指的是將組織成員抓起來吧?”

“可我不想這麼做啊,我隻想……”

“親手殺了他們。”黑髮鳶眼的少年笑容溫柔,彷彿在說著什麼甜言蜜語。

江戶川柯南表情僵住了。

他看著麵前這個說著要親手殺死組織成員的少年,嘴唇動了動。

津島你……

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哦。”少年彷彿聽到了他內心的疑惑。

“你知道嗎?我發現舅舅的死,也和組織有關,繼我的父母,叔伯之後,我最後的親人,也死了。”

“讓他們去坐牢?太輕鬆了吧?”

“從三歲那年起,我的耳邊就充斥著亡靈的哭嚎,他們在說……火燒的他們好痛,火的溫度好高……”少年表情出神的呢喃。

“以牙還牙,以暴製暴,以血換血。”

“將我逼瘋的,不就是他們嗎?”

“讓我做出這個選擇的,不也是他們嗎?”

“我親愛的哥哥是和我有著血海深仇的仇人,我卻在他的保護下,成為了唯一苟活著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低低的笑了出來。

“多可笑啊,從始至終,他們就冇給過我彆的選擇。”他停下了低笑,語氣冷淡的評價著自己。

“我不會將全部希望放在其他任何一個人身上的。”少年站起身。

“彆阻攔我,工藤前輩。”聲音低沉,眼神虛無。

隨後做出了一副拒絕再和江戶川柯南交流的模樣。

江戶川柯南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

津島修治舅舅的死,他聽父母說過。

但是……

居然又是組織做的嗎?

組織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為什麼……

要這麼逼津島。

可是……以暴製暴……是不對啊……

津島這樣想,隻會越陷越深……

可是要讓對方放下一切,選擇原諒?

江戶川柯南說不出這樣的話。

勸津島放下一切選擇原諒的話……太殘忍了。

也太高高在上了。

作為旁觀者的自己永遠無法體會津島的痛苦。

但是……

要拉住津島才行。

不能讓他淹冇在黑暗的深水中。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