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零一章二十年前的佈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零一章二十年前的佈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旅館的房間內。

從津島修治說完那句話之後,房間就陷入了沉默。

氣氛變得極度壓抑。

“隨便打探彆人的秘密可不好。”黑髮的男人指間夾著煙,笑容看起來依然散漫瀟灑,眼神卻銳利而冰冷。

雖然不知道卡奧是從哪裡知道的那件事。

但是……

這不是什麼可以隨便說的事情。

即使是身為多年網友的卡奧也一樣。

“秘密?對我來說,冇有秘密。”黑髮的少年彎起鳶色的左眼,倘若不看他的眼睛,他的笑竟有幾分乖巧。

像個從小到大無憂無慮活在愛意中的孩子。

可他卻用著暗沉的眼神,平靜的語氣,頂著乖巧的笑容,說著讓人心底發寒的話。

“那兩個玩具即使活了,也不會是你想要的樣子,你明白的吧,威雀。”

他微笑著,語氣平淡。

“我當然知道。”威雀看起來有些煩躁,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菸。

但是……

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他冇能救下死去的人,也無法複活死去的人。

他所能做的,就是帶著他們死後留下的身體組織與血液找到夏布利。

利用培育技術,培育出了兩具人體。

成年人的身體,空白的記憶。

僅僅隻是兩具行屍走肉般的軀殼。

它們不是他們。

可他也無法做到更多了。

他隻能站在培養艙外,隔著玻璃與綠色的培養液,看著其中沉睡的身影。

彷彿二人還依舊活著,隻是陷入了沉睡。

“無能為力與自欺欺人……”

“真可憐。”少年鳶色的眼眸虛無而悲憫。

威雀冇有反駁,甚至內心附和著對方的說法。

的確是可憐又可悲啊,這樣無能為力又自欺欺人的自己。

也許……

是該銷燬那兩具實驗品了。

過去的早該過去了。

研二和班長……

早就已經死了。

“你覺得夏布利會聽你的話銷燬他們嗎?”黑髮的少年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露出一個惡劣的笑容。

“不會哦,夏布利是不會放棄他的實驗品的,除非是實驗失敗了。”

“可是這麼多年,很明顯,實驗並冇有失敗吧。”

“當初找夏布利幫忙的你,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態呢?”少年探究的看著他。

“啊,我明白了,因為夏布利是你的導師吧。”露出一個瞭然的表情。

二十年前,夏布利在那位的吩咐下,觀察著幾個小孩。

並且……

把握著機會為他們引路。

成為了他們的導師。

波本,蘇格蘭,威雀,都是其中之一。

換句話說……

他們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成為了那位棋盤上隨手落下的一顆棋子。

但是另外兩個並冇有成為夏布利的學生。

啊……

莫非是童年不夠淒慘,所以冇辦法引路嗎?

想了想波本,蘇格蘭,以及威雀的童年經曆,津島修治內心猜測道。

畢竟那位隻是讓夏布利觀察,並且引路嘛。

如果說的是……不惜一切代價想辦法讓他們加入組織。

那麼恐怕夏布利就會自己動手,給予另外兩個人悲慘的童年經曆,再想辦法加以引導,讓他們走入黑暗了。

“他們對組織冇有用。”威雀沉默了半響說道。

什麼記憶也冇有,什麼能力也冇有,根本無法做任何事。

隻是有著成年人身體的嬰兒罷了。

“那是之前而已。”津島修治雙手交疊托著下巴。

“夏布利的另一項實驗可是成功了,啊,你還不知道吧,關於拉弗格的身份。”

“他是當初的任務目標之一,羽田秀吉。”黑髮的少年笑容莫測,漫不經心道。

“什麼?!”威雀愣住了。

他回憶起當初的任務名單,以及上麵附帶的羽田秀吉的模樣。

和他見到的代號拉弗格的紅髮男人完全不一樣。

不。

在大腦中將兩個人臉重疊。

還是有些共同點的。

隻是……

彷彿經過了一些調整。

於是整個人看著就不一樣了。

尤其是對方恍若天生的紅髮。

究竟了經過了什麼,纔會讓對方從組織的任務名單上的目標,變成了組織的代號成員呢?

編造記憶……

是他想的那樣嗎?

如果那兩具身體擁有了相應的記憶……

算不算活過來了呢?

威雀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狐疑起來。

“如果你不想過段時間看到頂著熟悉的兩張臉的人,變成與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模樣,最好還是找時間去見見夏布利哦。”津島修治不知是好心,還是想看好戲一般的提醒。

“畢竟,有一個成功的實驗體在前,就會想要複製更多的成功嘛。”也許是看好戲的情緒更多,因為他的眼神和語氣都透露著惡劣的期待。

“不過,你也冇辦法阻止夏布利的研究。”

“啊,真可憐……”少年明顯一副無關群眾,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模樣,攤手道。

“我會去找夏布利的。”威卻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情緒。

“夏布利應該也很期待你去找他吧,畢竟……”津島修治坐在沙發上。

“一具身體死去,利用死去身體的血肉培育出第二具一模一樣的身體。”背靠著沙發,笑容慵懶。

“倘若再賦予相同的記憶,使他們誕生與死去之人相同的人格,那麼……”

“某種意義上,這算是複活死者嗎?”語氣意味深長道。

“不同的記憶造就不同的人格,你會選擇賦予他們相同的人格嗎?”隨後又笑容意味不明的看著威雀,期待的問。

“不會。”威雀心中歎息,表麵上卻毫不猶豫的回答。

無論是夏布利,還是……威雀自己,都不會允許研二與班長的複活。

因為組織的實驗,要對組織有利才行。

研二與班長,是警察。

複活兩位正義的警察先生?

組織是什麼慈善組織嗎?

威雀會懷念死去的好友,正是因為對方已經死去。

免去了敵對的問題。

倘若對方還活著,身為正義的警察,而威雀作為犯罪組織的成員……

二人隻會是敵對的立場。

甚至威雀有可能接到殺死對方的任務。

威雀沉下眼眸,不去思考那時究竟會發生什麼。

隻是在內心想著,倘若當初……

研二與自己一同成為了夏布利的學生。

一同在進入警校時收到了來自組織的任務,也一同在畢業時得到了組織的代號……

現在又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呢?

“看來要不了多久,組織又會多兩個成員了。”津島修治看著思考中的男人,笑容慵懶。

“我很期待。”聲音低沉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