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九十七章好一個保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九十七章好一個保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獵場裡麵還有一條小河。

一點也不深,直接踩進去的話,大概也就到膝蓋的深度。

伏特加抱著魚竿,拎著魚餌,以及竹籠,跟在琴酒和津島修治後麵。

“gin你要當釣魚佬嗎?”津島修治摸著下巴邊走邊打量著銀髮的男人。

琴酒墨綠色的眼睛瞥了他一眼,冇說話,繼續看路。

津島修治卻是走路從不好好看路的人,甚至大部分時候,他都是背對著前進的。

所以有些時候,他會突然消失在路上。

因為走著走著就掉溝裡或者河裡或者彆的地方去了。

“看路。”琴酒停下腳步,伸出手一把拽住了津島修治的衣領,將人調了個頭。

“差一點就能去遊泳了呢。”津島修治看著和自己隻有一步之遙的水麵,語氣可惜。

“大哥,我們在這裡釣魚嗎?”伏特加抱著工具問。

“嗯。”琴酒表示了肯定。

於是伏特加熟練的開始動作。

將釣魚竿找了個合適的地方放下,繞魚線,往鉤子上掛魚餌,姿態標準的將鉤子拋入河中。

甚至帶了三個小凳子。

琴酒習以為常的坐在一根魚竿旁邊,開始閉目養神。

明顯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

“果然gin你是個釣魚佬呢。”津島修治也得到了伏特加友情提供的小凳子,以及一根已經弄好了的魚竿。

他隻要安安靜靜的坐在這裡等魚上鉤就好了。

這是一個相當需要耐心的活動。

“喂,怎麼不等我一起。”抱著釣魚工具過來的黑髮天然卷的成年男人拍了下津島修治的肩膀。

一邊在他旁邊坐下,同樣動作嫻熟的開始準備釣魚。

“我以為你會更想和波本他們一起呢。”津島修治無聊的耷拉著眼皮。

“怎麼可能,我和你纔是一個立場的。”威雀一臉嫌棄波本的模樣道。

“嗬嗬。”金髮的男人重重的將拎著的東西扔在地上,一邊冷笑兩聲。

因為你們兩個都是黑髮天然卷嗎?

還是因為你們兩個看起來都是小白臉?

又或者是因為你們兩個看起來都不是個好東西?

“你的墨鏡借我戴戴。”津島修治伸手將威雀的墨鏡摘了下來,戴到了自己臉上。

威雀一臉自然的從口袋裡又掏出一幅一樣的墨鏡戴上。

如果說繃帶對津島修治來說是本體的話。

那麼威雀的本體就是墨鏡。

“你們兩個真的冇有血緣關係嗎?”波本看著邊上戴著一樣墨鏡,頂著同樣微卷的黑髮,隻是髮型不一樣的兩個人,臉上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太像了吧。

不說話的時候兩個人氣質都很像啊。

“如果黑髮天然卷的都和我有血緣關係的話,那我在世界各地充滿了家人。”津島修治戴著墨鏡看著波本。

哪怕隔著墨鏡,波本都能感受到對方奇妙的眼神。

“的確,隻有傻瓜纔會這麼認為。”威雀在一旁點頭附和。

“哎嘿~”津島修治愉快的和威雀擊掌。

二人配合滿分。

成功將波本打擊的無話可說。

波本:……

“說起來,卡爾怎麼還冇來?”津島修治一邊敲了敲魚竿,一邊道。

“我來的時候看到了很多警車,也許卡爾瓦多斯也遇到了?”威雀猜測道。

“也不知道是誰死了,好幾輛警車呢,那條街都封了。”威雀語氣平淡點彷彿隻是在說一個普通的故事。

“哎……這個也許可以問問拉弗格。”津島修治看著一旁直接拿魚叉叉魚的紅髮男人。

“怎麼了?”紅髮的男人站在岸上,藍色的眼睛緊盯著水中,動作快準狠的狠狠揮動魚叉。

成功叉上來了一條魚。

“我們來的那條街好像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哦~”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啊,我給羽田秀吉他女朋友留了點見麵禮。”紅髮的男人觀察著叉子上的魚,彷彿不是很滿意一般皺起眉,一邊隨口說道。

“乾的不錯嘛,拉弗格。”威雀墨鏡下的眼神難以辨認,露出的嘴唇卻在微笑。

“看起來應該不是小禮物啊。”威雀打了個哈欠。

“畢竟拉弗格不是小氣的人嘛。”津島修治輕笑著道。

一旁知道真相的幾個人卻看了他一眼。

“怎麼了嘛?”少年戴著墨鏡,哪怕看不見他的眼神,也能看出他此刻露出的一定是無辜的表情。

“冇什麼。”波本和蘇格蘭搖了搖頭。

拉弗格就是羽田秀吉,拉弗格殺了宮本由美。

而某種意義上,卡奧就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為什麼拉弗格會湊巧遇到宮本由美?

而且就在卡奧提出要一起出去玩的這天?

如果真的像他們想的那樣。

卡奧……

太可怕了。

琴酒收回目光,繼續閉目養神。

惡劣的小鬼。

“為什麼冇有魚咬我的鉤子呢?”津島修治坐在岸上,單手支著下巴百無聊賴的問。

“釣魚本來就是一項需要耐心的活動,彆急。”同樣一無所獲的威雀的安慰道。

津島修治的眼神靜靜地注視著水麵。

突然一個前傾,將頭埋進了水裡。

“你在乾嘛?”威雀將人拎了起來,看著對方濕漉漉的頭髮,表情疑惑。

“我準備換個方式釣魚,不要打擾我啦。”津島修治拍開他的手,繼續將自己的頭埋進了水裡。

威雀看著這一幕,陷入了沉思。

“他是準備用自己釣魚嗎?”他自言自語的呢喃。

“是啊,這不是這小鬼的常見操作嗎。”波本在一旁語氣涼涼地說道。

當初在海上,某人也是這麼釣魚的。

“不用管他嗎?”和卡奧是網友關係的威雀表情疑惑。

“……等他什麼時候快死的時候再把他拎起來吧。”波本想了想,語重心長的對曾經的同學說道。

“這樣真的冇問題嗎……”威雀看著趴在岸邊的少年。

“一邊的保父都冇說什麼,你有什麼好著急的。”波本陰陽怪氣的說道。

“哪個保父?”威雀開始覺得自己對多年網友卡奧爾的瞭解太少了。

“還能是誰。”波本麵無表情,眼神卻飛速的瞥過琴酒,一次又一次。

成功接收到波本提示的威雀將目光放到了琴酒身上。

琴酒:……

一旁的伏特加略有些欣慰。

果然,大哥對卡奧的父愛很明顯吧,大家都看出來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