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十九章意想不到的凶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十九章意想不到的凶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少年蹲在地上,看著指尖的血跡,搓了搓道。

“什麼?”目暮警官等人朝他看去。

“你在說什麼啊,像這種可惡的凶手,就該讓他受到製裁才行啊……”毛利小五郎頓時憤怒的握拳道。

“地上的血跡是昨天纔出現的,而且不是犯人弄出來的,你們看,他明明將那些器官處理的乾乾淨淨,又怎麼會把血跡弄的滿地都是呢?”少年站起身拍了拍手道。

眾人也就強忍著不適觀察起了被整整齊齊擺放在桌子上的頭顱,和一旁立著的,拚湊起的身軀。

“的確,正如津島少年說的那樣,這些處理的都很乾淨……”目暮警官沉思道。

“那麼這些血跡是怎麼回事呢?”毛利小五郎問。

“恐怕那位凶手高橋先生,已經被人殺了吧。”津島修治站在門口,四處觀察著臥室裡的東西,一邊隨口說道。

工藤新一:!!!

但是,那位高橋先生被殺了的話……

屍體會在哪裡呢?

而且,殺他的人又是誰呢?

“完全想不明白啊!”江戶川柯南抱著腦袋喊到。

“屍體的話……”津島修治走到了桌子上那一排頭顱的麵前,順著他們眼睛的朝向,看向了一旁的地鋪。

動手將東西掀開,蹲在地上敲了敲地板。

“咚——咚——咚……”

敲到第三下的時候,他伸手摸了摸地板的格子,摸到了凹下去的形狀,隨後一把將地板掀開。

露出來麵朝天花板,瞪著雙眼,大張著嘴,死相恐怖的男人。

最關鍵的是,他的頭顱和四肢,也被人給分割開來。

血液已經凝固成了褐色。

擺在桌子上的頭顱眼睛正對著他的位置,場麵像極了審判。

“呦西,這位就是我們要找的犯人,高橋先生了。”少年嫌棄一般,拍了拍手,語氣輕鬆道。

“這幅模樣還真是可怕啊,可怕啊~”

“的確和可愛冇有一點關係呢。”他彷彿被嚇到似的小聲嘀咕。

“既然犯人找到了,那麼,我就告辭了。”少年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等一下!”目暮警官攔住了他。

“可是,可是這位犯人死了哎,津島哥哥就要走了嗎?這代表還有另一個犯人哎。”江戶川柯南攔在他麵前道。

“是啊是啊,津島少年,這又一個出現的凶手……”目暮警官為難道。

黑髮的少年低下頭,與某小學生四目相對,然後伸出手揪住了對方的臉。

“可是我接受的的委托是替星野先生找到他的女兒嘛,噥……”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其中一個頭顱。

“已經找到了嘛,而且犯人也已經死掉了,都省去星野先生複仇的時間了,我的委托已經結束了哦。”少年漫不經心道。

“可是……可是……難道要放過另一個殺人犯嘛?”江戶川柯南猶豫的問。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啊,殺人者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

都說了我不討厭以暴製暴的行為啦。

而且……纔不要幫你們找人呢!哎嘿~

“既然這樣的話……”少年貌似無奈地開口。

“那就問問委托人星野先生被,如果他繼續委托我,替他找到殺害了自己女兒的犯人的凶手的話,那我就同意哦。”他刻意加重了其中幾個字眼。

工藤新一:嗬嗬,我覺得那位星野先生恐怕不會同意。

事實也正是如此。

接到安室透電話匆匆趕來的中年男人,雙目微紅。

看到在場的眾人也來不及打招呼,徑直撲向了桌子上,自己女兒的頭顱。

抱著她的頭顱嚎啕大哭。

在被問是否要繼續委托津島修治尋找殺害了犯人的凶手時。

男人沉默著搖搖頭。

“我比誰都希望這個魔鬼死掉,即使他冇死,我恐怕也會傾家蕩產找人殺了他。”男人滿臉憤怒道

“我很感謝替我女兒報酬的騎士,所以很抱歉,我不會繼續委托津島少爺替我找到那個人。”男人語氣帶著歉意,一派坦然道。

工藤新一在一旁拽緊了手。

他能理解對方失去了女兒後,恨不得殺了犯人的心情,也知道對方可能會感激那個殺了犯人的凶手。

可是……

“可是,殺了人,就是犯罪啊!”他忍不住開口道。

“那是對你們而言,對我而言,他就是恩人。”男人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彷彿冇想到小小年紀的他也會有如此覺悟,卻還是搖搖頭道。

“感謝津島少爺……替我找到了奈奈子的遺體……”男人走到津島修治麵前,語氣哽咽。

“畢竟我接下了你的委托嘛。”少年理所當然的道。

“是,十分感謝你願意接下這個委托,稍後我會和田中管家商談餐廳轉讓的事情……”男人點點頭。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他抱著裝著自己女兒殘軀的裹屍袋,離開。

“那麼,你們也聽到了吧?星野先生結束了這次委托哦。”少年一副冇辦法的模樣道。

“這……”目暮警官陷入了沉默。

可是對方隻是個偵探而已,要不要查案都是對方的選擇,警察也不能強迫對方調查啊。

嘛,其實也是可以的,隻不過對方的身份……

目暮警官心裡歎了口氣。

“今天麻煩你了,津島少年。”

“冇事哦冇事哦,這不是很有趣嘛。”少年語氣輕快道,轉身離開。

安室透也默默跟著一起出去。

“即使津島哥哥不在,我……啊……毛利叔叔也一定會找到凶手的!”柯南突然大聲道。

“嘛……這……這是當然了……啊哈哈哈哈。”毛利小五郎摸著頭尷尬笑了。

工藤新一:不!我一定會找到凶手的!

……

“津島君已經知道了凶手是誰了吧。”安室透看著走在前方,腳步晃悠的少年,語氣篤定道。

“哎……透君知道,獵人什麼時候被殺時會驚恐嗎?”前方的少年頭也不回的問了一句話。

“……另一個獵人?”安室透想了想道。

畢竟在自己打獵後,誌得意滿的時候,被另一個蹲在身後的獵人殺掉,獵物也被對方撿走,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不是哦……”少年轉過身,麵對著他,腳步不停的倒退著前進。

“是被自以為的獵物反殺時,才最驚恐呢。”他雙臂環在腦後,倒退著前進道。

“獵物?可是……”他的獵物不是群四五歲的小孩嗎?

被四五歲的小孩反殺……

安室透內心感到不可思議。

“哎?透君覺得,外表真的代表真實年齡嗎?”少年語氣驚訝的反問。

真要這樣的話,貝爾摩德應該是個滿頭白髮,滿臉皺紋的老奶奶纔對啊。

“……我隻是覺得不可思議罷了。”安室透沉默了兩秒道。

他們走過的時候,一名戴著黃色帽子,穿著藍色幼兒園衣服的小男孩與他們擦肩而過。

“那邊那個小弟弟……”津島修治招呼道。

“哎?大哥哥是在叫我嗎?”小男孩四處看了看,轉過身問。

他有著栗色的短髮和栗色的眼睛,麵容清秀,看起來稚嫩無辜。

“是哦,前麵發生了可怕的事情噢,警察和偵探在那邊找壞人,最好不要走這條路哦。”津島修治彎腰輕聲提醒。

“……”男孩栗色的眼睛劇烈的波動,眨了眨眼睛。

“我知道了,謝謝大哥哥。”他抬起頭,一臉天真的道謝。

然後轉身朝著另一條路走去。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安室透看了看身邊的少年。

怎麼想都不相信對方是會那麼好心提醒小朋友注意安全的人。

而且剛剛提到的被獵物反殺……

那麼答案……

“剛剛那個孩子,是凶手?”他問。

“嘛,誰知道呢。”津島修治意味不明道。

反正這案子已經跟他沒關係了嘛~

“回去了回去了,好累哦,再也不想接找人的委托啦,波本把這條注意事項的字體標大一點嘛。”

PS:為了防止起點之外的讀者看不到,所以解釋直接放文裡了。

這一波啊,這一波是一個隻對小孩子下手的犯人遇上了專挑這種犯人下手的凶手。

1:凶手是侏儒。

2:太宰最後是在提醒他,前麵有警察和偵探,而按照犯人一般會回到殺人現場觀察的定律,他要是去了,可能就被盯上了,然後按照工藤新一的小學生體型,他說不定就放鬆警惕被抓到破綻了。

3:凶手聽懂了他的暗示。

4:噠宰不是靠直覺的,如果說工藤新一這種偵探,靠的是頭腦的推理,那麼噠宰則是操控人心的大師啊,所以說比起福爾摩斯,他更適合當莫裡亞蒂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