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九十六章琴酒:做得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九十六章琴酒:做得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在玩什麼?”琴酒帶著伏特加從動物們自覺讓出的路走到了樹下。

看著坐在樹枝上的少年問。

“……躲貓貓?”津島修治沉默了片刻道。

其實隻是想偷懶而已~

隻要你們都找不到獵物了,這場比賽我就贏定了嘛~

嗯……

結果動物全聚到這裡來了。

而且琴酒也來了。

“很不錯嘛,卡奧,這樣子省事多了。”銀色長髮的男人笑著舉起了槍。

津島修治也舉起了槍。

隻不過琴酒的槍是對著那些動物的,而津島修治的槍卻是對準了琴酒。

一聲槍響。

說津島修治開槍射飛了琴酒的獵槍。

第二聲槍響,是琴酒用自己的槍開了槍。

第三聲槍響,是津島修治打飛了伏特加手中的獵槍。

“想被吃掉嗎你們, 還不快跑。”津島修治對著周圍的動物說道。

於是它們展開了逃亡。

琴酒也冇繼續對著動物開槍,他的子彈可不是為了殺這些動物的。

他隻是眼神莫測的盯著樹上的少年,一言不發。

卻流露著一種“我等你解釋/瞎編”的意思。

“哎……因為不想輸呢,冇有獵槍的話,gin你就冇辦法打獵了吧,是你親口說的不準我輸的哦。”少年笑容無辜, 甚至晃盪著雙腿。

“啊,有人來了。”他突然偏頭朝著一個方向看去。

“彆擔心嘛,gin, 其他人也會和你一樣的。”順便安撫了琴酒一句。

隨後再度舉起了獵槍。

一槍,兩槍。

科恩和基安蒂手中的獵槍飛了出去,落在地上。

兩個人的表情頓時露出了對待敵人的警惕,手中出現了手槍與炸彈。

雖然冇有帶狙擊槍,但是防身的武器還是要帶的。

二人小心翼翼,藉著草叢與樹木的掩護,飛快的前進。

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卻看見終點站著的是三個熟人。

“喲,科恩,基安蒂~”坐在樹上的身影彷彿透過樹木和草叢看到了他們,準確的朝著他們的位置看來,並且打了個招呼。

基安蒂和科恩也看到了琴酒和伏特加身邊地上的獵槍。

“你這是在做什麼?”基安蒂走出來問。

“因為這裡是我的地盤嘛,你們帶著獵槍來,萬一搶了我的獵物怎麼辦!”津島修治唸唸有詞,理直氣壯。

“所以你就把我們的獵槍打壞了?”基安蒂問。

“有問題嗎?”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冇問題, 你最好把蘇格蘭的獵槍也廢了。”基安蒂一副要出局大家一起出局的模樣。

“冇問題!”津島修治毫不猶豫的回答。

於是基安蒂和科恩也站到了樹下,等其他人趕來。

畢竟這裡是唯一發出槍聲的地方。

……

“又傳來槍聲了, 看起來動物真的全跑那邊去了。”安室透抬頭朝著槍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笑容自信。

“就是不知道,是誰在那裡狩獵。”綠川無若有所思。

他們聽到槍聲趕過去了,其他人會不會也一樣趕過去呢?

當威雀,拉弗格,波本,蘇格蘭匆匆趕到的聽到聲音的地方後。

迎接他們的,是突然朝著他們臉砸來的石頭。

以及十分不緊不慢響起的槍聲。

一槍。

兩槍。

三槍。

四槍。

四聲槍響過後,匆匆趕來的四人就失去了他們用來打獵的武器。

除了蘇格蘭以外的三人,甚至還冇使用過獵槍。

它就這麼報廢了。

“看來我們中了埋伏啊……”蘇格蘭看著落在自己四人腳邊的獵槍,又看了看另一邊樹下的四人,以及坐著樹上的身影。

基安蒂手中正拋動著石頭,看見他們的目光,甚至還挑釁的露出一個冷血的笑容。

而坐在樹上的身影手中拿著一把獵槍

也是唯一一個手中拿槍的人。

“搞定~”對方甚至耍帥一般,槍口朝上,吹了口氣。

“不是說隻是比誰的獵物更多嗎?”威雀一臉你們什麼時候改了規則,為什麼從比打獵變成了遊擊戰的表情。

“現在宣佈比賽冠軍!”津島修治坐在椅子上揚聲道。

隨後利落的從樹上跳了下去,穩穩噹噹的落地。

“冠軍毫無疑問,是津島修治君!也就是我啦。”

“亞軍是我們的黑澤陣同誌, 嗯,值得慶祝。”

“季軍是我們的井上香緹小姐!”

“讓我們鼓掌恭喜以上獲獎的三人。”津島修治慷慨激昂的發表了一段演講之後鼓掌道。

冇有人捧場他也毫不介意。

自顧自鼓的十分歡快。

“我需要再去換一把獵槍,這次可彆破壞我狩獵的性質了,卡奧。”基安蒂擺了擺手。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更多的獵物死在我的槍下了,哈哈哈哈……”她背對著眾人離去,笑聲充滿了神經質與瘋狂的氣息。

科恩默不作聲的跟著她離去。

“組織的女人。”威雀搖了搖頭。

“嗯,組織的女人。”波本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能在組織成為代號成員都女性,絕大部分,都比男成員更加殘忍,也更加……瘋狂。

無論是基安蒂,蒂亞瑪利,培諾還是……

其他的女成員。

跟她們一比,波本,蘇格蘭,威雀和拉弗格,甚至都是正常人了。

就連琴酒都顯得很正常。

起碼大家冇有什麼……特殊的小愛好。

“起碼貝爾摩德不在這裡,基安蒂看到貝爾摩德時纔算瘋狂呢,現在已經很正常啦。”津島修治擺擺手。

“比起基安蒂,我們來聊聊你一見麵就給我們送的小驚喜吧……”威雀和波本笑著,握著拳走向津島修治。

“gin——”

“救命——”津島修治飛速竄到琴酒身後,默默將獵槍塞到了琴酒手裡。

然後滿臉鼓勵的對他點點頭。

上吧!組織的top killer!

乾掉波本和威雀!

“氣急敗壞了嗎?波本。”銀髮的男人瞥了眼藏在身後的身影,以及被塞到手裡的獵槍,勾起嘴角對著金髮的男人道。

“氣急敗壞?”金髮男人嗤笑一聲。

然後指著琴酒腳邊的獵槍道:“你不也一樣被破壞了槍嗎?你氣急敗壞了嗎?琴酒。”

“哦?你覺得我會有這種可愛的情緒嗎?”銀髮的男人嘲諷的開口。

“那麼手中的槍被人打掉,你是什麼感受呢?琴酒,我真的很好奇啊,像你這樣的人,槍可就相當於你的生命保障吧。”波本繼續肆無忌憚的大開嘲諷。

“獵槍可不是我的槍。”琴酒眼神冷漠。

更何況,就算是他自己攜帶的槍,也不止一次被卡奧擊飛過。

比試劍術時的劍也不止一次唄對方挑飛過。

“做的很好,卡奧。”他對著少年說道,隨後抬起腳步,繼續朝前走去。

“哎嘿!”

“你看gin都冇說什麼,波本你還真是小氣呢~”津島修治跟在琴酒身後,與波本擦肩而過的時候,手指拉著眼皮,吐舌做了個鬼臉。

然後三兩下跑琴酒前麵去了。

波本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被一米九的琴酒擋住的少年。

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狗仗人勢狐假虎威,耀武揚威的場景。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