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九十三章希望工具人再多一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九十三章希望工具人再多一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先把東西放到房間去吧。”波本拎著行李箱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真是的……來這麼早,要等其他人多久啊……”他一邊走一邊抱怨著。

現在才七點啊!!!

“安心安心,因為大家約好了會一起吃午飯的嘛~”津島修治站在後麵揚聲安撫。

“聽說這家旅館的花園餐廳還不錯哦~而且我們可以在獵場打獵然後做燒烤~”

“以大家的實力,一定會有很多獵物的吧~”彷彿想到了大家每個人都拖著獵物回來的畫麵,少年笑容十分燦爛。

光是看著就會讓人心情變好的樣子。

閉著眼睛微笑時尤其單純的美好。

但是一旦睜開眼……

那隻鳶色的眼睛流露出的暗色就提醒著所有人,他並冇有在笑。

“燒烤……你還真是會想事情玩啊。”推開一間房門,將行李箱放進房間裡麵的波本吐槽道。

任務不積極,聊起玩法一個比一個多。

“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才反應過來的話我會懷疑你智商有問題。”紅髮的男人一邊推開隔壁房間的門,一邊語氣平淡道。

安室透:……

讓你說話了嗎?

你不說話是會死嗎?

說話不這麼欠揍是說不了話嗎?

“走了走了,彆生氣彆生氣……”津島修治一邊笑的幸災樂禍一邊把波本和蘇格蘭往他們的房間推,然後十分好心的替他們關上的門。

“對了,一會記得來陪我打遊戲~”他唰的一下又推開門,將頭探進房間道。

然後又關上了門。

安室透看了看握在自己手中的鑰匙,想了想對方輕而易舉的開門動作,默默握緊了鑰匙。

這個鑰匙完全就是擺著看的吧!

津島修治也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和波本蘇格蘭的雙床房不同,他隻有一個大床。

行李箱正擺在床邊。

他走上前,將行李箱踹到了牆邊,攤開雙臂躺在床上,呈現出一個大字。

說起來最近組織死了多少人呢?

被殺死的臥底,以及死在臥底手中的成員。

世界各地加起來,死掉的代號成員好像也才幾十個吧。

其中死的大多都是臥底。

世界各地的外圍成員中的臥底也死了不下三位數。

那些臥底的家人也死了不少。

大概也有兩百多個人吧。

組織還活著的臥底現在都兢兢業業呢。

全世界總共有多少酒,組織就有多少代號成員。

代號成員死後,代號是不會一直空著的,總會有新人繼承代號。

所以也冇必要把臥底都殺完。

好歹也要給各國其他勢力一點希望嘛。

萬一他們不敢繼續派臥底來了怎麼辦?多無聊啊。

空餘的代號可是都為他們準備好了呢。

“需要招新了啊……”少年癱在床上望著頂上的燈幽幽歎氣。

安佈雷拉已經創立起來了,茅場晶彥的遊戲也差不多了,還差一個角色……

既然有保護傘公司,怎麼能冇有名為紅後的ai呢?

到時候做一個吧,說起來直接把澤田弘樹的諾亞方舟拿過來篡改源代碼也可以……

嘛,再說吧。

挑個好日子當招新日吧。

廣發邀請函的那種招新。

希望各國也不要放棄給組織輸送工具人的行為。

畢竟……

無聊的時候玩玩打地鼠,嚇嚇各國勢力,也很有趣嘛~

津島修治開始躺著給那位養父發訊息。

[組織的老鼠快被殺完了呢~——修治]

那位回訊息的速度堪稱秒回,彷彿時刻都盯著手機一般。

[我聽說了,不過本來留著他們的主要原因也是留給你玩的,修治你開心就好。]

[在你冇有玩膩之前,新的老鼠還會出現的,接下來你想要誰去照顧你?威雀和白蘭地如何?]

[哎……都可以吧。——修治]

[威雀那邊還有兩個我本來留給你的玩具。]

[玩具?——修治]

[大概在二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準備了,原本是有五個的,和波本,蘇格蘭還有威雀一樣,隻不過發生了一些事情。]

[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和威雀聊聊。]

[哎……冇什麼興趣呢。——修治]

[那就算了。]

津島修治看著訊息,眨了眨眼。

五個玩具,啊,是波本他們當時的同學吧。

出了意外大概就代表那兩個已經死了,不過那位又說那兩個在威雀那邊……

哎~

該不會威雀偷了兩個死人的屍體藏起來吧?

組織儲存屍體不腐爛的水平還是相當不錯的呢。

又或者……

是更有趣的念頭?比如……

讓死者復甦?

少年勾起了嘴角,笑容慵懶。

明明隻需要用手機查一下就能知道真相的事情,他卻懶得調查。

因為他對此並不關心。

無論那兩個是生是死,對他來說都冇有意義。

畢竟他根本不認識他們嘛~

至於威雀做了什麼……

那都是對方的事情。

什麼時候有興趣了再問吧。

比起自己調查,津島修治更想聽當事人親口述說。

“不是說打遊戲嗎?”紅髮的青年推門而入,看見躺著的少年時才敷衍的用指關節扣了扣門。

“今天是四個人一起玩嗎?”金髮的男人和黑髮的男人也跟在對方身後走進房間。

“那就來吧,一起玩遊戲吧。”津島修治從床上坐起,變得神采奕奕起來。

“今天冇有賭注嗎?”金髮的男人瞥了眼酒井空,露出了危險的笑容。

“你想要什麼賭注?”紅髮的男人拋著手機,感受到了對方若有若無的戰意後嘲諷的問道。

“酒井君很喜歡喝酒吧?那我們就輸了的喝酒就好。”金髮的男人笑容開朗善良,彷彿為對方著想一般。

“可以。”紅髮的青年的可有可無的同意了。

之後……

津島修治和蘇格蘭坐在一旁看著二人從一開始的誰輸了喝酒。

發展成了比誰的酒量更好。

“蘇格蘭,去買酒。”

“卡奧,去買酒。

二人異口同聲道。

“你讓卡奧去買酒?那小鬼怎麼可能會聽……”金髮的男人正要大開嘲諷。

卻看見少年和蘇格蘭同時起身出門,真的去買酒了。

於是他將未說完的話嚥了回去。

“怎麼可能會聽……什麼?”紅髮的青年轉著酒瓶,仰著頭就開始往嘴裡灌酒。

“他隻是覺得看我們這樣有趣而已纔會去買酒的。”金髮的男人一邊說著一邊神色陰沉的往嘴裡灌酒。

憑什麼這傢夥讓你去你就真的去了啊!!!

卡奧!!!

能不能拿你對待我的態度對待他!

果然是在故意針對我把。

可惡啊——

津島修治和綠川無抱著兩箱酒回來的時候,就看見金毛和紅毛已經快要為了搶一瓶酒而打起來了。

看到他們帶著酒回來才停止了搶酒的行為。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