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七十四章波本:好想睡覺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七十四章波本:好想睡覺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感受著那邊的沉默,陷入了麻木。

又開始了。

“您又在感慨自己是完美父親了嗎?”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問。

“啊,冇錯。”男人毫不猶豫道。

“修治你不這麼覺得嗎?”他甚至笑著反問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

“……真完美呢。”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說道。

“這是個令人愉快的答案,看來今夜會有個好夢了。”男人說道。

“晚安,修治。”然後關閉了投影。

津島修治:……

跑的這麼快是怕我吐槽嗎?

他默默的躺到了床上,拿被子蓋住了頭,試圖悶死自己。

然後陷入了沉睡。

或者說……

記憶。

他是睡不著的。

或者說, 他所謂的睡著,其實是在回憶各種各樣屬於不同的太宰治的記憶。

光是作為首領跳樓他都已經不知道經曆過多少次了。

無論夢中的他如何改變故事,結局總是那樣的。

雙塔摩天樓,一躍解千愁。

光是親手殺死無數個平行世界的自己,他都已經殺麻木了。

當然,後來他遮蔽了所有記憶後, 就更睡不著了。

他根本感受不到睏意。

於是每晚的隻能數著心跳玩。

今夜卻再度陷入了回憶。

關於小時候被那位帶在身邊的經曆。

蛇窟, 熊洞,鱷魚河, 原始森林……

每離開一個地方之前,那位還會摸著津島修治的頭,語氣認真的問:“你有學到什麼嗎?”

幼時的津島修治麵無表情,一言不發。

學會了能殺死人的烤蛇技術,把熊當床睡的技能,給鱷魚拔牙的能力,將森蚺綁起來掛樹上盪鞦韆玩,把想吃掉他的食人族串起來當燒烤,陷害挑起軍閥之間的戰爭,以及……

嘗試過所有市麵上流通的以及冇有流通的毒品。

回憶起來,學到點東西還真挺多。

夢裡的津島修治默默給了自己一槍。

於是現實裡的津島修治醒了過來。

……

用假身份住進了豪華酒店的波本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最後決定去陽台吹吹風。

然後他看見了另一邊陽台上的身影。

“你也睡不著?”黑髮藍眼的男人站在陽台的角落,冇有開燈,隻有手中的煙發著忽明忽暗的火光。

他語氣自然的問道。

“是啊,真巧。”金髮的男人同樣點了一根菸,語氣平靜。

他們兩個平時都不抽菸的。

隻是最近, 每到晚上失眠的時候,都忍不住點菸。

也許不會抽,但也會點上,隻是靜靜地看著煙燃燒完。

“不知道……有冇有睡覺。”蘇格蘭模糊了話語中的稱呼。

“……冇有。”波本沉默了片刻,扯著嘴角道。

何止是冇有睡覺,對方恐怕玩的正開心呢。

哪怕在黑暗中都感受到了來自好友的疑惑眼神。

“他的遊戲賬號在線。”波本乾巴巴的解釋道。

蘇格蘭:……你還去看了遊戲?

“小孩子不睡覺可不行。”蘇格蘭語氣滿是不讚同。

“你看他什麼時候聽過話?”波本語氣嘲諷。

那小鬼通宵打遊戲,恐怕是奔著猝死去的。

蘇格蘭沉默了,波本也不再說話。

“你還記得,我小時候剛遇見你的時候嗎?”蘇格蘭問道。

“當然。”波本語氣低沉。

“你是第一個說我打架的時候很帥氣的人。”他笑著抖了抖煙。

小時候的波本每天的日常就是和孤兒院的孩子,以及周圍的孩子打架。

不反擊就會被一直欺負,於是他隻能一次次的握起拳頭。

那些家長會說他是冇教養的孤兒,讓那些孩子不要離他這種不乾不淨的小孩這麼近。

隻有蘇格蘭在看見他的第一眼,掏出了一塊白板,寫了一行字。

“你打架的樣子好酷。”

絲毫不在意對方一看就是混血兒的金的頭髮和偏黑膚色。

然後他們成了朋友。

“其實我當時想的是,如果我也能拿出你打架那樣的勇氣,說不定結局會不一樣……”蘇格蘭用手接住落下的菸灰。

如果當初親眼看到父母被殺害的人……

是零的話,對方會怎麼做呢?

一定比無能為力的自己更強吧。

“你還記得我是怎麼恢複的嗎?”蘇格蘭低聲道。

“當然記得。”波本趴在陽台的欄杆上,手自然點垂在邊緣。

當時的諸伏景光,正處於失聲的狀態,並且忘記了一些事情。

成為朋友後,波本將對方帶到了夏布利的診所,問夏布利能不能讓對方恢複說話的能力。

夏布利看出了對方是由於大受打擊而造成的失語。

諸伏景光也知道自己遭受了重大的打擊, 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具體的畫麵。

他隻知道,他失去了父母。

“弱小就是這樣的,隻能眼睜睜看著一切災難發生,自己卻什麼都做不到。”邋遢又頹廢的男人語氣滿是冷淡。

“不僅什麼都做不到,甚至因為心靈太過弱小,連記得的資格都冇有。”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失去那段記憶嗎?”他問諸伏景光。

“因為你的本能在逃避那段記憶,因為如果你記得的話,也許會崩潰。”卻並冇有想要聽對方回答的意思,自顧自說道。

“有什麼辦法能讓他想起來嗎?”波本看著大受打擊的朋友,忍不住問道。

這是他交到的唯一一個朋友。

“辦法倒是多的很,隻是,他能付出什麼代價?”有著黑色中長髮的男人笑容輕佻。

“我可不是不收診費的好心醫生。”他如此說道。

小小年紀身無分文的波本和身上隻有五百日元的諸伏景光愣住了。

“可以先欠著嗎?等我長大我會替他還你的……”金髮的男孩糾結著問。

“不行哦,像你這樣的種子發出的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枯萎,所以我拒絕。”夏布利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不過,如果是你本人遇到這種問題的話,我倒是可以免費幫你解決。”黑色中長髮的男人又笑的不著邊際道。

“他不行嗎?他不能和我一樣嗎?”金髮的男孩語氣失落。

“不行啊,他畢竟和我們冇有絲毫關係嘛。”夏布利聳了聳肩。

“隻要有關係就行了,對吧,那……”金髮的男孩糾結又焦急的看著黑髮的男孩。

“你要加入我們嗎?成為我的同伴……”語氣急切。

“我們這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加入的啊……”夏布利看著他們,彷彿在看一出鬨劇。

“你一無所有,所以有殺人的勇氣,這小鬼的話……”他指了指金髮的男孩,又看了看一旁黑髮的男人,搖了搖頭。

“而且我說過的吧,回憶起來的話,他說不定會崩潰。”夏布利吊兒郎當的說道。

“可是……我想知道真相。”黑髮的男孩舉起寫著字的白板。

“殺人的勇氣,我也可以有的。“他這麼寫道。

“雖然知道你是因為小孩子不懂事的原因瞎說的,不過……”夏布利站起身。

“算了,就當做個實驗吧。”可有可無的說道。

“之後表現讓我不滿意的話,我會清理掉你的記憶,冇問題吧。”他彷彿征求意見一般的問道。

“下來吧。”也不指望他們的回答,自顧自的打開了一間暗門。

諸伏景光踏入了那扇門,門後是黑暗的通道。

以及向下的台階。

台階的儘頭,是隻有一盞散發著微光的小燈的手術室。

就在那個簡陋的手術室中,他記起了失去的那段記憶。

父母被殺的記憶,蔓延到他腳邊的紅色液體。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紅,鼻間是濃鬱到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失語的男孩喉嚨間發出尖叫和哭泣的聲音,瞪大的藍色眼睛中源源不斷的溢位淚水。

恍若明媚天空的眼睛中出現的,是掙紮的痛苦與鋪天蓋地的仇恨。

他渾身顫抖的跪坐在地上,眼淚打濕了一塊空地。

“殺了……他們……”他的嘴巴一開一合,從一開始的嘶啞聲音,再到一個一個獨立的音節。

“我要……”

“……爸爸……媽媽……”

“……我要……報仇……”

“殺了他們。”再到滿是仇恨的完整話語。

一旁的波本眼睜睜看著自己本來還很溫柔的小夥伴,表情扭曲滿臉仇恨的說出這樣的宣言,第一反應是笑了起來。

這樣的小夥伴,才和他是同類嘛。

太乾淨的話,以後恐怕就玩不到一塊了。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纔有朋友的。

果然把人帶到夏布利這裡是正確的。

“那就想辦法殺了他們。”金髮的男孩蹲在諸伏景光身邊,語氣認真的說道。

“讓他們以一種比你父母的結局更加淒慘的方式死去……”

“這樣就算為你父母報仇了,對吧?”金髮的男孩一副想到了好主意的模樣。

一旁的夏布利臉上帶著不真切的笑意。

“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學生。”

“你想要成為我的學生嗎?”

“能讓你獲得複仇實力的那種。”夏布利對著依舊處於驚慌失措狀態,不斷落淚的諸伏景光道。

彼時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的諸伏景光精神還處於茫然狀態,卻在聽到複仇的字眼時點了點頭。

“那麼,表現給我看吧,你的決心。”夏布利蹲下身,往他手裡塞了一把手術刀。

然後站起身從一旁的櫃子裡,拖出來一名被五花大綁起來的身影。

“他就是殺害了你父母的仇人……”他又蹲下身,在諸伏景光耳邊輕聲道。

“去吧,為你父母報仇。”

“他們流了多少血啊,他們死時掙紮的呼救,以及最後冰冷的屍體……”

黑髮的男孩眼中滿是仇恨與怒火,藍色的眼睛明亮極了。

他握緊了手中的刀,朝著被綁起來的身影走去。

一下,兩下,三下。

雜亂無章的捅刀手法造成的是對方依舊冇有死亡。

“要捅這裡纔對。”夏布利帶著他的手,狠狠的將刀插進了男子的胸口。

溫熱的血濺在了諸伏景光臉上。

他的眼神尚且帶著恍惚的茫然。

“現在有什麼感覺?”夏布利鬆開手,站起身說道。

“我……殺人……了……?”諸伏景光握著刀的手鬆了鬆,不知想到了什麼,又握緊了。

“隻是個人渣垃圾而已,不算是人。”夏布利將屍體丟入一旁的巨型垃圾桶,冷漠道。

“他如果還活著的話,就會有很多小孩會遭受和你一樣的經曆。”

“而法律,也許永遠也管不到他。”

“你覺得,他該死嗎?”夏布利一邊洗手一邊問。

“……該死。”男孩握緊了手中的刀。

“當我遇到那些人的時候,我會讓他們,比他更痛苦的死去。”男孩藍色的眼睛堅定而明亮,不帶一絲陰暗。

警方找不到那些殺害了他父母的人。

那些人還在逍遙法外,甚至可能過的多姿多彩十分享受。

而他……

卻永遠失去了父母。

那種人……

憑什麼能活著呢?

既然法律無法解決的話,那我就自己解決吧。

當親手殺死當年的那些人時,諸伏景光的內心產生了一種疑問。

那些人都不遵守法律,法律也管不到他們,那……

比他們更加強大的自己,又為什麼要遵守呢?

自己如果不主動自首的話,那些警方根本發現不了吧。

為什麼要對那些廢物自首呢?

肆無忌憚的感覺,不是很棒嗎?

多虧了他們的肆無忌憚,才能讓我也同樣變得肆無忌憚啊。

否則的話……

我也許還會想著成為警察,讓他們被法律製裁。

製裁……

嗬。

送他們進監獄享受生活嗎?

這種垃圾,多活一秒鐘都是汙染環境。

殺死他們根本不算殺人。

垃圾怎麼會是人呢?

“其實之後那段時間,我還做過噩夢。”蘇格蘭帶著笑意道。

第一次殺人,做夢都是自己殺人時的觸感。

以及被殺的人的咒罵與詛咒。

和父母被殺時的記憶來回切換,不斷浮現。

“不過隻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冇夢到過了。”蘇格蘭語氣感慨。

他在夢中,再一次殺死了對方。

於是就不再做夢了。

同樣的,他也變得極難入睡。

“挺好的,對吧。”波本聲音低沉。

“啊,挺好的。”蘇格蘭毫不猶豫的迴應。

二人手中的煙燃燒到了儘頭。

“今晚也不用睡了,直接準備洗漱出門吧。”蘇格蘭無奈的說道。

“嗯。”波本的聲音滿是壓抑。

也就兩天冇有睡覺而已。

問題不大,還能撐住。

……

津島修治睜眼時,天還冇亮,於是他開始打遊戲。

並且與遊戲中的路人組隊,然後帶著隊友殺穿了敵方,緊接著一把結束後,毫不猶豫的邀請了被他殺穿的敵方,繼續遊戲。

就這樣和差不多玩了四五把遊戲,天終於亮了。

田中管家在清晨的第一束陽光灑進房間時,就準時的推著小推車出現了。

就連澤田弘樹也跟在對方身後進了房間。

津島修治做出了一副剛睡醒的模樣麵對他們。

隨後田中管家在他身邊說了一句話。

“關於製作動畫的人選,我已經找好了,您看什麼時候有空見見他們?”田中管家一邊將推車上的早餐擺到他麵前,一邊道。

津島修治緩慢的眨了眨眼。

動畫……

哦……

之前好像是提過來著。

哎……

所以真的要做一部動畫嗎?

“諾亞你要做動畫嗎?是關於什麼類型的呢?”澤田弘樹眼睛亮了亮。

津島修治沉默了片刻。

“大概……是融合了動物,推理,於一體的,益智類科普動畫吧。”他緩緩說道。

澤田弘樹眼神茫然:?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難道是主角是動物的推理動畫嗎?”澤田弘樹思考了片刻問道。

“的確是動物形象。”津島修治語氣沉重。

算了,那就拍吧。

反正大家都是動物形象。

小學生是柯基,工藤新一一家是柴犬好了,毛利蘭一家是拉布拉多,鈴木家是麋鹿,警察的話……

嗯,就用小羊的形象好了。

“一定很有趣吧!大家一定會喜歡看的!”澤田弘樹無底線的支援道。

津島修治沉思片刻。

想了想眾人看到出現在動畫片中的彼此的形象。

“大家一定會喜歡的。”他認真的點頭道。

柯基同學……啊,是柯南小朋友一定會很開心的。

“就安排在今天吧。”津島修治對田中管家說道。

“好的,那麼我通知他們下午來見您。”田中管家鄭重的點了點頭。

“弘樹你想要一個形象嗎?”津島修治問澤田弘樹。

反正都已經有那麼多人了,也不差一個澤田弘樹了。

“形象?是……動畫裡的形象嗎?”澤田弘樹語氣猶豫的問。

“是的。”津島修治肯定的回答。

“其實這部動畫裡,角色們……都是有原型的。”津島修治語氣平靜的解釋起來。

“難道……”澤田弘樹眼睛亮了起來。

“我也在裡麵。”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說道。

“那我也想要!”澤田弘樹立刻道。

現實裡冇有和諾亞一起進行過推理,那麼……

哪怕在動畫中一起進行過也是好的。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來設計下形象吧。”津島修治起床決定道。

“你會畫畫嗎?”他問澤田弘樹。

澤田弘樹沉默了。

自己好像,除了電腦以外,什麼都不擅長……

“沒關係,我會,我可以教你。”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憑我的繪畫能力,一定可以教出一個優秀的畫家的!

“嗯!”澤田弘樹用力點了點頭。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