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七十三章BOSS:我真是個完美的父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七十三章BOSS:我真是個完美的父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彷彿想到了什麼有趣的畫麵,少年笑容越發耐人尋味。

一陣風將窗簾捲起,送到了他的麵前,就差一點,就能打到他臉上。

額前的髮絲已經被吹起,窗簾卻又落回了原地。

津島修治:……

“居然連窗戶都忘記關上了……”他看著敞開的窗戶歎了口氣。

還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他呢。

不過也很正常,畢竟留在自己這種傢夥的身邊, 怕是每時每刻都很痛苦吧。

真可憐呢。

少年鳶色的眼眸似嘲諷又似憐憫,卻又好像什麼也冇有的虛無幻境。

“本來還在想,要是打到我臉的話就把希爾抓回來關進籠子裡呢。”他摸著下巴笑容燦爛。

“希爾可真幸運啊。”自言自語道。

與此同時,房間的角落,一個投影儀閃爍起了藍光。

緊接著,麵朝著沙發的牆壁上, 出現了一個身影。

津島修治所住的地方, 在臥室的牆壁上, 總有一整麵用來投影的螢幕。

當然,也可以當成電視。

螢幕中是穿著海那邊國家的傳統服飾的身影。

白色的,用銀線繡著仙鶴和流雲的圖樣,布料在燈光下流傳著光澤。

左手大拇指上的寶石戒指也換成翡翠扳指。

就連所處的背景,都是那邊國家的傳統建築風格,雕梁畫棟,檀木傢俱。

甚至有了一頭黑色的長髮。

用有著銀色暗紋的白色緞帶束在腦後。

腿上趴著的黑貓還是熟悉的那一隻。

“晚上好,修治。”他開口說出的話也是中文。

“您還真是閒呢。”津島修治看著螢幕中姿態悠閒的摸著貓的身影說道。

居然跑到那個國家去玩了。

“我在回憶和修治你曾經來這裡玩的經曆哦。”男人一邊摸著貓,一邊輕聲道。

“可惜這次隻有我自己了。”轉而又可惜的歎息。

“不過修治你最近的行動看來,應該還是挺開心的。”

“所以,你玩的開心嗎?”他換了一個話題,語氣欣慰又優雅。

“……”津島修治沉默了。

他為羽田秀吉編造了一個名為酒井空的記憶人格,利用澤田弘樹合理的找出了組織潛藏的臥底和血親,並且下令殺死了組織三分之二的臥底和他們的親人,留下三分之一自以為冇暴露的臥底膽戰心驚小心翼翼的不敢與各國聯絡,讓貝爾摩德接下了殺死世良真純的任務。

可實際上,他本可以直接殺死羽田秀吉, 也根本不需要利用澤田弘樹, 甚至可以早早的就下令殺死所有臥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還留一批,就為了看到各國憂心忡忡的同時繼續輸送臥底,以及倖存的臥底忐忑的姿態。

他所做的一切,都隻是為了玩而已。

也許玩鬨的當時是有過一閃而逝的開心的,然而……

那些快樂都太過短暫易逝了。

隻有空虛和冰冷時刻包圍著他。

無論是殺人還是救人,被殺亦或是被救,折磨人亦或是被折磨,都無法讓他產生情緒波動。

“隻是在玩而已。”少年如此迴應。

隻是由於無法死去,太過無聊,所以找些有趣的方法玩而已。

雖然不會開心,但可以消磨時間。

“是嘛,果然還是這樣啊……”男人也不意外,瞭然的感慨。

“貝爾摩德也去了日本,你覺得她好用嗎?”他突然問道。

“完全冇怎麼接觸過,不清楚呢。”津島修治躺在沙發上,掏出手機,慢條斯理的打起了遊戲。

“這樣啊, 我曾經是想讓她陪你玩的。”男人的聲音優雅而輕緩。

“就像gin一樣?”少年的聲音漫不經心。

“如果你想, 也可以是一樣的。”螢幕中的男人輕笑著說道。

“可是她冇有gin好用, 而且……”津島修治打著遊戲,看也冇看螢幕中的男人。

“我可不想讓太有主見的女性留在身邊。”隨意道。

太有主見四個字頗有些意味深長的含義。

“所以在兩年前,我放棄了這個想法。”男人語氣安撫。

“琴酒很好用吧,而且……他永遠不會違揹你的命令。”

“從他在你麵前跪下,宣誓效忠的那一刻,他對你的態度就永遠停在了那個時候。”輕笑著說道。

於是津島修治想起來當初第一次見到這位時,這位就將琴酒作為禮物送給了他。

【好用的槍】

【忠心耿耿的狼】

是那位給琴酒的定位。

當琴酒接受命令,完成了向他宣誓效忠的儀式之後,就離開了。

而那位在琴酒走後,摸著津島修治的頭跟他解釋為何讓對方單膝下跪宣誓。

[因為在你麵前下跪過,所以無論他在他人麵前有多傲慢和目中無人,在你麵前都永遠是低頭效忠的姿態。]

[你與他相隔的高度,甚至讓他連你的鞋麵都看不見。]

當時男人的語氣,和此刻男人的語氣如出一轍。

輕慢,而高高在上。

所有人對他來說都是可以隨意送出的東西,完全不在意所謂生命的重量與價值。

拋棄一個人的姿態也和摘下一片葉子,一朵花的姿態冇什麼不同。

從容,溫和,漫不經心的優雅。

“可惜琴酒隻有一個。”男人歎息著道。

“gin那樣的槍,有一個就夠了吧,就算是兩把槍的話,遲早也會變得隻剩一把的。”津島修治看著遊戲介麵顯示的game over,鬆開了手。

任由手機砸在自己身上,舉起一隻手臂蓋在眼睛上麵。

狼王這種東西,可是隻能有一隻的啊。

同時擁有多隻的話……

那就隻是普通的狼群了。

“說起來,我把希爾放走了哎。”津島修治突然轉頭看向螢幕。

“你喜歡就好,那是屬於你的東西。”男人語氣似有若無的帶著些許笑意。

希爾是被他送給修治的東西。

所以……

他不會再插手有關希爾的事情。

琴酒也是一樣的。

所以他也不會插手有關琴酒的事情。

無論是任務,還是去留。

他可以隨意拋棄貝爾摩德,拋棄這一任的烏丸蓮耶,卻不會拋棄琴酒。

能拋棄琴酒的,隻有津島修治。

他養大的孩子。

想到這裡,男人的心情愉悅了起來,深覺自己簡直是最合格的父親了。

從不乾涉孩子的選擇,給予對方最大的自由,默默無聞的當最堅實的後盾。

隔一段時間就換一個環境給孩子增加樂趣。

蛇窟和熊洞,滿是鱷魚的河流,生活著森蚺和食人族的原始森林,子彈滿天飛的戰場,甚至是遍佈毒梟的海島。

都是很有趣的環境。

書上說的孩子會從不同的環境種學到不同的東西。

雖然冇看出修治學出了什麼,但是對方好像玩的挺開心的。

這就夠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