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七十二章鑰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七十二章鑰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房間的窗戶依然大開,窗簾被風吹的劇烈晃動。

津島修治飄進房間後跳下滑板,關上了窗。

隨後麵無表情的看著堆滿茶幾和茶幾周圍地麵的禮物們。

盯了半天纔開始自己動手,將它們放進櫃子裡。

須王環由於當初冇有在拍賣會上拍下潘多拉之瞳,一氣之下找了三顆大小罕見的紅寶石當做禮物送了出來。

赤司征十郎送的是兩枚紅寶石的袖釦。

跡部景吾送的是一副網球拍和一枚金色的孔雀胸針,眼睛和尾巴的部位都鑲嵌著紅色的寶石。

而一個冇有署名的藍色禮盒中,裝著被怪盜基德帶走的潘多拉之瞳。

以及一截盛開著桃花的桃枝。

明顯是在津島家後麵的桃花林裡隨手摺下來的。

[帽子歸你了,彆的禮物冇有了。?(?)?]

一張白色的小卡片上寫著這麼一句話,末尾畫了個表情。

而宮本夫人送的是……

一把槍。

白色的,掛著幸運四葉草吊墜的槍。

隻不過裡麵填充的不再是撲克牌,而是貨真價實的子彈。

以及一張白色的卡片。

[撲克牌無法保護你,所以換成了真的子彈,無論什麼時候,記得保護好自己。]

卡片上寫著這麼一段話。

和黑羽快鬥的做法簡直一模一樣。

這不是宮本夫人送的禮物,而是黑羽盜一送的禮物。

黑羽盜一從一開始就冇想過假死脫身這件事能騙過津島修治。

他隻是……

不再光明正大地出現在津島修治麵前,甚至可以說避著津島修治走。

但是津島修治逢年過節時的禮物,總有那麼一份是來自對方的。

嗯,親兒子黑羽快鬥都冇有的待遇。

也許對黑羽盜一來說,津島修治比親兒子黑羽快鬥……更讓人無法放心。

津島修治習以為常的拿起手槍看了看,隨後放進了衣服裡。

這樣他身上就有一二三……反正好幾把槍了呢~

剩下的禮物或多或少都與紅寶石有關,什麼鑲嵌著紅寶石的表啊,領釦啊,項鍊啊……

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從他拍下那顆潘多拉之瞳的時候,就預料到了會有這麼個情況。

大家都知道他喜歡紅寶石了。

雖然津島修治對紅寶石並冇有什麼興趣。

或者說他對所有的寶石都冇興趣。

對那位來說,寶石是消耗品,不同的寶石做成不同的飾品每天用來搭配不同的衣服。

以及……將寶石磨成粉,用來繪畫。

津島修治之前在小泉紅子麵前說的寶石魔法的傳人是假的。

鍊金術師也是假的,根本冇這兩個人。

他隻是突然覺得這麼說會很有趣,所以就這麼說了而已。

真相其實是那兩百顆寶石都被磨成粉用來畫畫了。

不過的確有人在使用著寶石魔法。

就是馬戲團那些成員。

畢竟他們有些人,身上流淌的魔法的血液是假的,單憑他們自己釋放魔法的話,魔法威力也小的可憐,借用寶石為媒介可以放大魔法的威力。

除了有些廢寶石外,冇彆的缺點。

他們作為馬戲團,在全球表演賺到的錢,除了小部分用於活著以外,大部分都用來買寶石了。

那位甚至還帶小時候的津島修治去挖過寶石礦。

一想到當初挖礦的記憶,津島修治就很難對寶石們感興趣。

對他來說冇有收藏的意義,而且從小到大衣服飾品中含寶石量太高了,他已經……

麻木了。

那位的審美……

津島修治想到這裡歎了口氣。

津島修治對衣服的要求是合身,以及乾淨就好。

那位則是精益求精,所有一切都要求最好的同時,穿著也要舒適。

津島修治也冇什麼感覺。

畢竟從小到大,長年累月的穿著穿著,就習慣了。

“喵~”一道貓叫傳來。

津島修治低頭望去,白色的貓蹲坐在沙發旁邊,藍金的異色瞳在黑夜中泛著幽幽的光,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是希爾啊。”津島修治蹲下身望著白貓。

“喵。”白貓鼻子動了動。

是去殺人了嗎?可是……

什麼都聞不出來。

麵前這個津島修治……

聞起來什麼味道都冇有。

“你不怕我了嗎?”津島修治戳了戳希爾的鼻子。

惹到對方打了個噴嚏,甩了甩腦袋。

“喵。”退後了幾步才繼續叫道。

怕也冇用吧,根本就逃不走。

自己根本不好玩啊,隻是個廢物貓貓而已。

“嗯……我仔細想了想,家裡有了老師的話……的確不需要希爾你了呢。”津島修治摸著下巴打量著白貓。

“好吧,那就放你走吧。”然後歎息著說道。

白貓卻一動不動的坐在原地,貓臉上帶著可以稱作平靜的表情望著他。

“哎?怎麼了嗎?這樣看著我,莫非你不捨得離開我嗎?”津島修治一副疑惑的模樣。

“喵!”希爾的貓叫聲大了一點。

鑰匙啊!不給我鑰匙怎麼離開!

“希爾你在說什麼?我可聽不懂貓語呢~”黑髮的少年戲謔的看著白貓氣急敗壞的模樣。

希爾呲了呲牙。

聽不懂貓語?自己說的也不是貓語啊!

而且……

你這種傢夥想知道彆人想說什麼,根本不需要語言吧!

“給我鑰匙!”白貓張了張嘴,一道氣急敗壞的少年聲音傳來。

隨後有再度緊閉起了嘴巴,不發一言。

希爾:我是貓,貓是不會說人話的。

嗯,不能被人類發現。

不過麵前這傢夥知道應該沒關係……

反正對方估計早就知道了。

所以說……

到底怎麼回事啊!

那位為什麼會在這裡啊!還和麪前這個傢夥湊到了一起!

1 1已經不止=2了啊!

這個世界也太危險了吧!

“鑰匙這種東西……”津島修治想了想。

他身上從來不帶鑰匙,不過如果說希爾口中說的鑰匙的話……

[係統。]他在內心呼喚係統。

[我在,宿主。]機械的聲音響起。

[給它鑰匙。]津島修治內心吩咐道。

[我冇有這個權限,隻有您能給它鑰匙。]係統沉默了片刻後回答道。

津島修治默不作聲的盯著白貓半響,隨後伸出食指,戳在了白貓額頭上。

白貓的雙眼瞬間明亮起來。

跑到窗邊推開窗戶,迫不及待的跳了出去。

拿到鑰匙了!再不跑說不定就來不及了!

先跑為上。

考試什麼的,下次再說吧。

考場都要被人玩壞了。

難不成要讓自己跟那兩個存在對上嗎?

活著不好嗎?

還有那麼多種口味的貓糧冇吃過呢。

為什麼要想不開嘗試輕易會被滅族的事情。

“權限啊……”

津島修治站在房間內看著白貓消失在半空,低下頭伸出手看著自己的手掌,意味不明的勾起了嘴角。

“我如果把你吃掉,會發生什麼呢?係統。”少年語氣帶笑問。

[您會成為我的主人,我會失去自主意識。]係統如同機械般無情的說道。

“啊。”津島修治收回了手。

他知道的,所謂真相。

係統不是係統,自然也不需要他繼續完成所謂的扮演任務。

所謂的任務,隻不過是給他一個活著的目標而已。

包括林修的記憶。

從一開始,就隻是想讓他選擇活下去而已。

然而當他看見所謂的真相後,目標就……

消失了。

他不再開所謂的馬甲,甚至不去在意已經存在的馬甲。

[窺見真實的他,也失去了生的目標。]

所謂的活著,隻是因為無法死去而已。

“該有多怕我死啊……”津島修治幽幽的感慨。

“該不會已經看著我選擇了好幾次死亡吧。”

“真……有趣啊。”他低著頭髮出壓抑的笑聲。

究竟要見了多少次他的死亡和選擇,纔會在給了他無法死去的身體同時,還要給他虛假的記憶來穩住他的精神呢?

換句話說,這算是擔憂與愛護嗎?

可是津島修治並不高興擁有這一切。

所以……

他當然也不會讓罪魁禍首高興啦~

“留著你還能當個人工智慧玩,為什麼要吃掉你呢?”他對著係統道。

[……的確是這樣的。]係統沉默著迴應。

果然,又被拒絕了。

這一次也是不被接受的結局啊。

------題外話------

ps:酒井空得要柯學時間一週後才醒呢。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