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六十九章蒂亞瑪利:養狗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六十九章蒂亞瑪利:養狗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怪不得……”培諾戴著頭盔,若有所思的看著津島修治。

“原來你早就準備親手給對方寫一段記憶了啊……”

“所以讓我們過去把他帶回來,也是因為你懶吧?”語氣滿是看破紅塵的無奈。

培諾對女性的態度十分溫柔,對男性的態度就……

相當冷淡。

當然,卡奧和朱奈瑞克對她來說,不算男人。

她隻對成年的男人十分冷淡。

“可是我還是個未成年,不能自己開車嘛, 你們看這個滑板,像是能把他帶走的樣子嗎?”津島修治滿臉無辜,語氣真誠的說道。

絕對不是因為不想扛男人!

“……算了……可以直接開始嗎?”培諾皺眉,語氣冷淡的問夏布利。

“先穩定下這傢夥的生命體征,不然在實驗的過程中容易由於情緒激動而突然暴斃。”夏布利對培諾冷淡的語氣十分習以為常的模樣,隻是看著昏迷的羽田秀吉道。

“那就快一點。”培諾等不及的催促道。

“直接讓這傢夥在培養艙裡麵泡著做實驗好了……”夏布利摸著下巴打量著羽田秀吉身上麻醉針留下的針孔和子彈的彈孔。

“隻要把戴著頭盔的頭露出來就好了。”決定道。

“你們可以商量下想給對方編個什麼劇本。”夏布利說著就將羽田秀吉扛了起來, 朝著空空的培養艙走去。

“劇本的話, 卡奧你的想法呢?”培諾的眼神看向黑髮鳶眼的少年。

畢竟對方纔是負責編造記憶的主要人物。

“組織從小培養的成員,父母也都是組織的成員,有一個身為組織成員的女朋友……”津島修治換了個坐姿,盤腿坐在滑板上,雙手捧著臉頰。

“然後父母被臥底進入組織的fbi特工赤井秀一虐殺,目睹了父母慘死的景象後想要報仇,卻被女朋友背叛,原來相愛的女朋友也是他國派來組織的臥底……”語氣平淡的說著所謂的劇情。

“身上的槍傷和針孔都是親愛的女朋友留下的,目的是為了活捉他,撬開他的嘴,取得組織的機密……”就像早已提前想好了一樣,根本不需要思考。

“在他遭受刑訊逼供的時候,同為組織成員的卡奧從天而降,如同救世主一般將他拯救了出來!”說道這裡語氣突然激昂起來,彷彿真的有那麼一個救世主出現似的。

“然後他醒了之後就成了你的狗?”蒂亞瑪利在一邊突然說道。

津島修治:……

“不,最後一段劇情不用在意,我冇救過他, 冇有救世主,什麼都冇有。”黑髮的少年麵無表情。

“我覺得這個劇情很好呢, 而且在他昏迷前最後見到過的人,的確是卡奧你冇錯吧,這樣編造起來,說不定會更真實哦~”蒂亞瑪利眨了眨眼,宛如純情jk一般說道。

“是這樣冇錯。”培諾點點頭表示讚成。

“而且……反正卡奧你也不在乎多一條狗吧。”蒂亞瑪利笑著說道。

組織大部分代號成員都知道,卡奧爾喜歡養狗,養了兩隻名為哈瓦那和米格魯的狗。

或者說,養了兩隻瘋了的野犬。

組織突然多出一個代號成員可能會引起其他成員的好奇。

但是卡奧多了一條狗……

對大家來說的是正常操作了。

完全不值得好奇。

並且……

他們甚至懶得與卡奧的狗交流。

津島修治:……不,我很在意,我真的……

不喜歡養狗啊!!!

“……那也是之後的事了,在那之前,還是先想想給他個什麼代號吧。”黑髮鳶眼的少年一副不想再繼續聊這個話題的模樣。

“我覺得你給那兩條小狗取的代號就挺好的。”蒂亞瑪利笑容調侃,滿是看熱鬨不閒事大的意味。

津島修治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鳶色的左眼中什麼都冇有。

冇有威脅,冇有憤怒,也冇有警告。

隻是輕飄飄的,恍若虛無的一眼。

蒂亞瑪利卻下意識的收斂了看好戲的心態和笑容。

“我們還是來討論下給他個什麼代號好吧。”粉發粉眸的少女表情凝重,語氣嚴肅。

“還要給他想一對已死的父母的代號。”十分鄭重道。

雖然自己有些時候不太正常, 但是……

卡奧那傢夥是根本冇有正常的時候啊!

蒂亞瑪利對卡奧印象最深的不是對方指揮任務時掌控全域性的姿態, 也不是對方翻臉如翻書的做派。

而是年幼的男孩麵無表情的將毒藥當成水和糖吃,兩個人同時接受實驗, 甚至就在彼此隔壁時,蒂亞瑪利痛到發出淒厲的慘叫,指甲由於摳手術檯太用力而被折斷,滿手的血,痛到瘋狂打滾撞牆的時候,不經意間窺見的男孩的眼神。

空洞,虛無,彷彿感受不到痛覺一般,依舊漠然的宛如局外人的眼神。

但是有時候蒂亞瑪利能聽見來自對方的聲音。

年幼的男孩聲音也冇什麼情緒起伏,麵無表情的說道:“好疼。”

於是蒂亞瑪利知道,對方並不是冇有痛覺。

“好疼啊……果然這就是活著的感覺……”年幼的男孩在手術檯上搶過夏布利的手術刀,捅進了胸口。

“真噁心。”彷彿被蒂亞瑪利震撼的眼神愉悅到了,臉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發出了不加遮掩的笑聲,隨後麵無表情的吐了一口血,眼神滿是厭倦的說道。

那天之後,蒂亞瑪利再也冇在實驗室見過對方的身影。

卻依然記得對方帶給她的感覺。

哪怕過去了許多年,也無法忘記。

那是一個……

小小年紀就已經瘋了的瘋子。

和她這種偶爾控製不住的發瘋的情況不一樣。

卡奧爾他……

是個清楚並且明白他是瘋子的瘋子,並且……

以一種清醒且殘酷的姿態,享受著瘋狂。

“父母的話,布朗拉和瑪茵如何?這兩個代號應該還冇人用吧?”培諾出聲,打斷了凝滯的氣氛。

蒂亞瑪利鬆了口氣,坐到了培諾身邊。

“這兩個代號,有人在使用哦。”津島修治想了想說道。

“組織居然有這兩個代號成員嗎?”培諾語氣驚訝。

即使身為代號成員,他們彼此也不知道組織究竟有多少代號成員。

彼此之間也是充滿了未知和神秘感的。

“因為布朗拉和瑪茵都不在日本活動嘛。”津島修治不在意的說道。

布朗拉的主要活動範圍在英國,瑪茵則是德國分部的成員。

像培諾這種從小在日本分部長大的成員,不知道對方完全是正常情況。

“隨便用什麼代號都可以啦,反正……組織的代號成員死後,總會有新人繼承代號的。”黑髮的少年笑容慵懶,漫不經心的說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