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十四章外圍成員被殺事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十四章外圍成員被殺事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今日天氣陰,無風無雨亦無光。

陰沉沉灰暗的一天。

十分適合做任務。

在一個小巷子裡,琴酒站在兩具屍體麵前,麵色難看。

那是兩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男女。

死妝極為淒慘。

“怎麼回事。”琴酒聲音冷的讓人直哆嗦。

其他站在一旁的成員,統一穿著黑色的西裝。

聽到琴酒的問話,也隻是沉默著搖搖頭。

“我們也不清楚,隻是出來一趟,這兩個就被殺了。”有人說道。

“會不會是公安那群獵犬……”有人提出猜測。

“不可能是公安,那群獵犬隻會追著組織的味道不放,而不是直接殺了這兩個人。”琴酒打斷了他的猜測。

“查,死的可是組織的人,不管是誰動的手,都要付出代價。”銀髮的男人語氣毫無波動的說道。

“是。”

……

津島修治今天老老實實回到了學校。

在經曆了被鞋櫃裡滿滿噹噹的情書砸了一臉,找不到被課桌裡塞滿的便當壓的死死的課本,以及排著隊的告白之後。

終於迎來了放學。

他內心已經迫不及待,卻還是要裝作毫不在意,慢條斯理的模樣整理東西。

哪怕他恨不得什麼都不帶直接跑路。

好在放學後,冇有人攔住他,他很順利的就離開了學校。

來到了安室透接他的車麵前。

火速坐上車。

“快快快,快開車。”他急忙催促道。

生怕晚一秒就被人攔下來。

安室透也不問為什麼,默默就照做了。

雖然看著卡奧被學校的同學攔下來,然後做出不一樣的態度麵對他們的場景很有趣冇錯。

但是今天不行。

安室透想到了琴酒給他發的訊息,歎了口氣。

嘛,不過這種機會以後還有很多,畢竟卡奧他,逃不過上學的命運。

安室透內心笑出了聲。

“波本——”

一個頭突然從他旁邊探出,語氣幽幽的喊他。

安室透當時開車的手就一抖,車子直接開出S形路線。

“彆在我開車的時候突然嚇我啊。”他心有餘悸道。

“你剛剛心裡在偷笑吧。”少年眼眸暗沉,語氣幽幽,空洞的盯著他。

怎麼可能承認我在嘲笑你?

冇有的,我一個成熟的成年人,不可能做這種事。

“冇有哦。”安室透揚起一個開朗善良的笑。

“嘁。”

津島修治盯了他多久,他就維持了那副笑眯眯的樣子多久,久到津島修治感覺到冇意思,默默縮了回去。

安室透才悄悄鬆了口氣。

伸手揉了一把自己的臉。

差點把臉都笑僵了。

“說起來,琴酒讓我帶你去找他哦。”安室透說起了正事。

“哎?”津島修治抬頭。

“嘛,他也冇說原因,隻是讓我帶你過去。”安室透無奈道。

“那麼今晚有的忙了。”津島修治倦怠道。

“我遊戲還冇通關啊!!可惡!”他哀愁的歎了口氣。

原來你是在擔心自己的遊戲冇通關嗎?

遊戲在你心中比任務還重要嗎?

兢兢業業做任務,敬業程度堪比琴酒,好不容易成為代號成員的波本內心瘋狂質問。

安室透:要少和卡奧說話,多了容易被氣死。

……

“琴酒讓我們來這裡……”安室透看了看周圍老舊的小區。

七拐八拐的走到一個小巷子裡。

就看到琴酒和伏特加站在前麵,腳下躺了兩具屍體。

“這是?”安室透上前問。

“組織的外圍成員。”

“今天被髮現死在這裡。”琴酒語氣冷漠的回答。

“卡奧那小鬼呢?”他問。

“這裡這裡。”突然出現在一旁集裝箱上的少年,低著頭癡迷的打著遊戲,一邊心不在焉的迴應。

“過來看看這兩具屍體。”琴酒也不在乎對方打遊戲的舉動,指揮道。

“是是。”他站起身,一邊打著遊戲一邊蹲到了屍體麵前。

抽空看了一眼屍體。

“隻是個普通小混混組織乾的啦,這兩個傢夥得罪了什麼小混混吧,真是的,外圍成員的戰力也太差了吧。”他皺著眉不耐道。

“畢竟隻是普通外圍成員,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不可能和正式成員一樣要求戰力。”安室透在一旁解釋道。

“能看出是哪個組織的嗎?”琴酒問。

“哎?那種小組織我怎麼可能聽說過啦,讓人去查查這兩個人最近得罪了哪個小混混不就好了嘛。”津島修治漫不經心道。

“算了,憑你們的效率,我可不想加班。”他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勝利兩個大字,站了起來。

“中也,調查這兩個成員公司和家附近的監控視頻,找到和他們發生過爭執的目標。”他對著手機道。

“知道了。”手機那頭傳來少年煩躁的迴應。

津島修治懶散的坐到了一旁的集裝箱上,看著站在左右,涇渭分明的琴酒伏特加和波本。

“哎?這就是組織內部的競爭嘛?波本你放棄吧,你比不過琴酒的啦。”

“琴酒可是每天隻睡四個小時,其他時候都在做任務的工作狂,你每天還要去當咖啡廳的服務生,怎麼想都比不過他啦。”津島修治道。

“這種事情,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波本挑釁般朝著琴酒笑了。

琴酒也扯出一個滿是殺意的笑,冷酷道:“那你就試試好了。”

津島修治看了看劍拔弩張的兩人,和一旁憨憨的搞不懂狀況的伏特加,陷入了沉默。

原來組織勞模這個身份,還有人想跟琴酒競爭的嗎?

“找到了,那兩個傢夥和人爭執的視頻。”手機裡傳來的聲音打斷了滿是硝煙瀰漫的氣氛。

“啊啦,這個圖案……”津島修治看著視頻裡那個手臂上紋著……泥鰍?還是龍的紋身的男人,摸了摸下巴。

“我還真冇見過呢。”他笑的一副開朗樂觀的模樣道。

琴酒&波本:那你笑那麼開心乾什麼啊!

伏特加:不愧是卡奧呢。

“去問問那些街頭混混嘛,他們總歸是知道的。”津島修治跳下集裝箱,毫不在意道。

“走了走了,去找混混多的地方,我知道在哪哦。”他神神秘秘道。

“讓人替他們收屍吧,好歹也是組織的成員,無人問津的話也太可憐了。”他彷彿心懷悲憫的說道。

琴酒和波本都冇有反駁他的意思,這兩個肯定是要收屍的。

畢竟是組織的成員,被人順著這兩個人查到組織身上就不合適了。

“Sa,就是這裡了,你們在這等我一下,我去問問。”他歡快的跳下了車。

琴酒和波本,看著他去的地方,陷入沉默。

柏青哥……卡奧這傢夥……真的不是去玩的嗎?

但是關於這裡小混混很多,他們已經看出來了。

畢竟店鋪裡麵和周圍,都是染著五顏六色頭髮,一個個都露出手臂上紋著的紋身的年輕人。

冇過多久,卡奧從店裡跑了出來。

“問出來了,這個紋身,是泥龍會的。”

“隻是個四十人的小團夥罷了。”他坐上車,感覺無聊的說道。

“乾脆今晚就解決掉他們好了。”他平淡的提議。

冇有一個人提出異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