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四十六章津島修治:開始演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四十六章津島修治:開始演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給澤田弘樹講了推理的細節,以及爆炸發生的細節。

田中管家也站在一旁聽的神色凝重。

安室透和綠川無則一邊聽著津島修治的講述,一邊回想著過程。

去掉卡奧主觀的行為的話……

好像講的冇什麼問題?

所以卡奧是在用觀眾的角度給澤田弘樹講津島修治的行為的啊……

“聽起來就覺得很厲害呢,不愧是諾亞!”澤田弘樹十分配合的鼓掌,真心實意的讚歎道。

安室透&綠川無:……這也太配合了吧。

“說起來,我有些事情想跟弘樹你說。”津島修治垂下眼眸。

“但是,卻又不知道究竟該不該跟你說。”他語氣憂鬱。

“你想知道……當初那件事的真相嗎?”他注視著澤田弘樹問。

“如果諾亞你願意說的話,我就想知道。”澤田弘樹抱著羅希,身邊簇擁著哈羅和漱石,希爾在一旁懶洋洋的趴著。

“你應該有知道真相的權利。”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他看了田中管家一眼。

田中管家便瞭然的鞠躬。

“在下突然想起還有些事務要處理……”

“你們幾個,跟我一起來。”他帶走了安室透和綠川無,以及澤田弘樹身後的保鏢。

隻留津島修治和澤田弘樹兩個人在客廳裡。

“托馬斯叔叔的死……和我有關。”津島修治低垂著眼眸,開口說道。

“什麼……”澤田弘樹瞳孔放大,一副被震撼到了的模樣。

托馬斯辛多拉的死……

怎麼會和諾亞有關係?

怎麼可能呢!

“弘樹你也聽說過吧,津島家十一年前發生的那場大火,津島家除了我以外的人,全部死在了那場意外裡。”少年語氣平靜,彷彿說的事情並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樣。

澤田弘樹卻握緊了手。

他當然聽說過,不止一次。

那些人在背後議論著津島修治和大庭春彥的妖孽和天賦時,總會似憐憫似高高在上的聊起這些。

[你知道嗎,津島家除了津島修治以外的所有人都被火燒死了……]

[看來天才也要付出代價的……]

[大庭春彥和他侄子兩個人,都是殘廢啊……]

聽彆人說過,和聽諾亞自己說的感覺……

是不一樣的。

“在我徹底閉上眼之前,我看到了踏著火海而來的黑色衣襬……”黑髮的的少年繼續說著。

“在春彥舅舅出意外的那天……我也看到了。”

“宛如告死鳥般的漆黑身影。”

“後來,我展開了調查……”

“查到了一個成員都穿著黑色衣物的國際犯罪組織身上。”

“那個組織的成員,都用酒名為代號。”

“在我想要引出那個組織都成員的時候……”

“我看見了一個……本不該存在的人。”他的聲音帶著些許顫音。

“是誰?!”澤田弘樹問。

光是提起就讓諾亞感到痛苦的人……

究竟是誰?

“本該在十一年前,和其他人一起死去的……我的兄長……大庭葉藏。”津島修治語氣壓抑。

“他成為了那個組織的一員。”

“成為了那個……殺害了津島家所有人的組織的成員。”

“托馬斯叔叔是他派人殺的,春彥舅舅也是……”

“可是當初我們被那群綁匪圍住時,殺死那些綁匪的狙擊手,也是聽了他的命令。”

“他殺了所有人,隻留下了我們。”他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澤田弘樹懷中的羅希突然跳出了他的懷裡。

因為澤田弘樹剛剛一不小心過於用力,抱疼了它。

澤田弘樹此刻卻冇有心情去哄它了。

諾亞還有個哥哥活著……

他並不是一個親人都冇了。

可是……

諾亞的哥哥,加入了和諾亞有著血仇的組織,甚至殺了諾亞的舅舅。

是血脈相連的親人,也是有著血海深仇的敵人。

那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會讓諾亞有多痛苦嗎?

要為其他的親人報仇嗎?可是仇人……卻是最後的親人。

“弘樹你知道嗎,他明明那麼殘忍,可是……”黑髮的少年抬起頭。

“他笑著跟我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好。”揚起了一抹微笑。

“是我的錯嗎?因為我的原因……所以父親,母親,還有舅舅都被殺死了。”眼神卻虛無而空洞。

“如果我一開始就不存在的話……是不是大家根本不會死。”他是在笑嗎?不,他是在哭。

哪怕他麵帶微笑,也冇有落淚。

卻讓人覺得那隻鳶色的眼中,下起了一場永不停歇的大雨。

“不是的!”澤田弘樹大聲反駁。

“這一切根本不是諾亞你的錯!”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一把拽住了津島修治的手。

“所以,諾亞你不需要自責。”他語氣真誠的說道。

這一切明明就是……

那個所謂兄長的錯!

打著為諾亞好的旗幟,做著讓諾亞痛苦的事情……

這樣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也配以兄長的名義自稱嗎?!

“托馬斯叔叔的死……”黑髮的少年沉默了半天。

“我很抱歉。”終於開口說道。

“你不需要道歉,托馬斯辛多拉的死……”澤田弘樹低著頭。

“我根本就不在乎。”他聲音堪稱崩潰的說道。

從他看到托馬斯辛多拉屍體的那一刻,他內心深處湧上的無與倫比的輕鬆愉快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微笑。

他從一旁的血泊中看到了自己的微笑。

病態,瘋狂……

連他自己都覺得醜陋的麵容。

那個正在笑的人……

是他自己嗎?

是澤田弘樹嗎?

諾亞還能認出這樣的他嗎?

還會……

朝他伸手嗎?

他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自己的情緒。

可是此刻,卻不再願意隱藏了。

“托馬斯辛多拉因為我,殺死了我的親生父親。”

“為托馬斯辛多拉到死而感到愉快的我……”

“和為了他人的死亡而感到痛苦的你不同……”

“如果諾亞你認為自己有罪的話,那麼……”

“我將是比你罪孽更深重的罪人。”澤田弘樹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帶上了哭腔。

所以……

不要為他人犯下的罪孽而感到痛苦了。

拜托了。

你這樣會讓我覺得……

自己是如此的卑劣與醜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