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二十九章田中管家讓你早點回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二十九章田中管家讓你早點回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的確是在給琴酒發訊息的同時還在跟澤田弘樹聊天。

對方也的確說的是明天會來。

但是……

卡奧爾明天要做任務。

晚上上門找對方的話,怎麼想對方都會有所警惕的吧。

所以澤田弘樹的航班會出現一點延遲的小意外。

“我跟弘樹提起過你們哦,到時候大家要帶他一起玩啊。”黑髮的少年笑容淺淡,眼眸中憂鬱與溫柔共存。

“津島哥哥放心吧!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一定會帶他一起玩的!”步美笑著保證道。

“冇錯!津島哥哥你放心好了。”光彥和元太也信誓旦旦道。

“對吧,柯南,小哀。”三個小學生齊刷刷的看著一旁的灰原哀,和垂頭喪氣回來的江戶川柯南。

“反正和我沒關係。”灰原哀姿態冷漠。

“……你們在說什麼?”還在腦子裡思考琴酒和伏特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江戶川柯南茫然抬頭。

“就是津島哥哥一個在國外的朋友明天會來, 到時候我們帶著他一起玩吧。”步美解釋道。

“啊,嗯。”江戶川柯南愣了愣,可有可無的應下。

等等?津島的朋友?和他們一起玩?

他們現在都是小學生哎?

“那個,津島哥哥的朋友幾歲了呢?”江戶川柯南默默舉手提問。

“弘樹的話,差不多十二歲哦。”津島修治想了想。

“和你們一樣,還在孩子的範疇裡呢。”表情清冷,聲音卻帶著些許柔和道。

“這樣啊。”江戶川柯南點點頭。

十二歲……

差不多從小學生變成國中生的年齡吧。

和小學生玩也正常。

“但是弘樹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了哦, 並不是小學生或國中生呢,嘛,就和身為偵探的你們一樣,他也很特殊呢。”津島修治看著江戶川柯南道。

江戶川柯南臉上表情逐漸消失。

十歲的麻省理工博士……

聽起來不是比津島這傢夥更變態嘛?!!

所以津島這傢夥為什麼還會老老實實當國中生啊!

宮野誌保的眼神也帶著些許驚訝。

作為組織培養的天才,宮野誌保十六歲時取得了麻省理工雙博士學位。

和宮野誌保差不多大的朱奈瑞克則是十四歲取得了麻省理工的博士學位。

十歲的麻省理工博士……

組織居然冇有將對方變成組織成員嗎?

“我的話……其實冇有上過學……”黑髮的少年彷彿看見了江戶川柯南內心的吐槽,食指撓了撓自己的臉,語氣帶著些許靦腆。

“因為對於普通人來說,以我的年齡是應該上國中的,所以為了體會一下上學生活,就去了。”津島修治如此道。

“啊……”江戶川柯南麻木的應了一聲。

和津島修治玩的,聰明一點也很正常吧?

“對了,津島哥哥,我有些事想和你說,明天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光彥突然拉著津島修治的衣襬,小聲道。

津島修治:……小學生的感情問題為什麼要來找我……

“如果你想問問題的話……那好吧。”少年歎息著道。

“那到時候我聯絡你,謝謝了。”光彥小小聲道。

“隻是小事罷了。”少年道。

隔壁的一群成年人彷彿終於聊的差不多了,纔有功夫來理會這群小孩子。

當然, 也是有人想找津島修治聊聊的。

隻不過被安室透和綠川無攔了下來。

“修治少爺難得可以和同齡人玩,諸位還是不要去打擾他了。”金髮的保鏢笑著道。

言語間將津島修治和小學生們劃分成了同一類。

於是那些人便明白了,今天出現的津島修治, 並不想理會津島會長的事務。

隻是年少體弱多病的津島修治。

包括那個喝的醉醺醺滿身酒氣的議員,也被不著痕跡的隔開了。

津島修治站在電梯中,看著地麵的景色越來越近。

如果說上升時是一步步靠近天國的感覺,那麼下降時呢?

與天國相反的話,是地獄吧。

人間即為煉獄。

電梯一層層降下,難道不像一步步墜入地獄的過程嗎?

“過兩天的慶宴,你一定要來,到時候我會戴著你送的項鍊出場的。”常盤美緒將眾人送到樓下之後,對著津島修治道。

“好的。”少年點點頭。

“津島哥哥,不要忘記了啊!”光彥對著津島修治揮了揮手。

津島修治略微點頭。

坐到了車上。

然後沉重的歎了口氣。

“為什麼是通往天國的階梯,而不是邁向地獄的階梯呢?”他彷彿不理解的問。

但他內心又十分清楚原因。

因為人們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

而在人類的認知中,天國即為美好的代表,一切美好都在天國中存在。

而地獄……

是囚禁著無望者的牢籠。

對於津島修治而言,人世即地獄,世間即囚籠。

“冇有人會想去地獄的。”安室透回答了少年莫名其妙的問題。

所以隻能是通往天國的階梯。

“真是的……去找gin玩吧,組織在西多摩市的據點有……”津島修治拿出手機翻看著地圖上標註出來的屬於組織的據點。

“出來之前,田中管家說過,希望我們早點回去。”綠川無提醒道。

“所以你就彆想去找琴酒玩了,他恐怕也冇空跟你玩。”安室透輕描淡寫的接話。

“真是的……但是gin把清理叛徒的任務交給我了哎……”少年癱倒在座椅上。

“完全不想動呢。”有氣無力道。

“你終於有任務做了?”安室透語氣驚訝。

“早知道剛剛我直接清理掉對方好了。”他想到之前看到叛徒時, 條件反射想動手的自己, 卻因為是琴酒的任務而剋製住了本能的想法。

“要有耐心一點才行啊,說不定到了明天,不用我們動手,他就死掉了。”津島修治單手支著下巴,望著窗外極速倒退的風景,彎了彎眼睛,幽幽道。

那位畫家如月先生的憤怒,真是毫不遮掩啊。

一看就知道,隻死一個人的話是不足以讓那憤怒的火熄滅的。

促成項目的大木岩鬆議員,發起項目的常盤美緒,啊,還有和常盤美緒關係很好的原佳明,作為設計師的風間英彥自然也不可能被漏掉。

不過,說不定會四個人裡麵殺掉三個,剩下一個當背鍋的……

設計師倒是很有可能成為背鍋的那個呢。

畢竟建造大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木議員和常盤董事啊。

對如月先生來說,原佳明和風間英彥都隻是順帶的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