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二十二章卡奧:琴酒快去殺叛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二十二章卡奧:琴酒快去殺叛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就找到了?”波本和蘇格蘭看著電腦上刷過的密密麻麻叫人眼花繚亂的代碼指令,默默移開視線,拯救了下自己即將當機的雙眼。

黑客技術,波本和蘇格蘭當然也是會一點的。

畢竟偶爾還是要傳遞一下訊息情報的。

但也就僅限於抹去自己的資訊和痕跡之類的。

而卡奧這種水平的……

已經不是他們能理解的範圍了。

“因為,對方的水平很一般嘛。”津島修治停下動作,語氣懶散。

“要是很強的話,早就成代號成員了。”

“而不是僅僅是一個外圍成員。”少年再次敲擊幾下鍵盤。

電腦螢幕上出現一個男人的臉。

戴著黑色圓框眼鏡的男人, 就連他臉上的汗滴都清晰可見。

看模樣,卡奧應該是用了對方電腦的攝像頭。

對方卻絲毫冇有反應過來,反而像是被什麼嚇到了一樣,還冇回神。

“原佳明,tokiwa公司的工程師,組織的外圍成員,卻試圖入侵組織的資料庫。”津島修治的手又動了動,於是螢幕的一邊出現了一行資料。

“所以,是叛徒啊。”金髮紫眼的男人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嗯,是叛徒。”黑髮藍眼的男人也露出笑容。

與往常溫和的笑容不符的是,這個笑容冷漠極了。

“要殺了他嗎?”蘇格蘭問。

“這個問題,不需要問吧?蘇格蘭。”金髮紫眼的男人聲音上揚。

“背叛組織的下場,唯有死亡。”臉上帶著笑意,語氣卻滿是冷漠的殺意。

“我的意思是,殺叛徒這種任務,應該先問琴酒吧?”蘇格蘭搖搖頭,語氣溫和。

“說的也是,這應該是那傢夥負責的範圍。”金髮紫眼的男人周身的冷漠和殺意瞬間消失,變得悠閒自得。

螢幕上的男人好想此刻才反應過來自己可能會被攝像頭暴露模樣,表情驚恐的拔掉了電腦的電源。

於是螢幕上的人消失了。

“啊,反應過來了呢。”津島修治鼓了鼓掌。

然後轉頭就把對方的身份和地址等資料打包發送給了琴酒。

[組織又出叛徒了呢,他剛剛想要入侵資料庫被我發現了哦,關於清理垃圾這種事情,就交給gin你啦~。——cahors(卡奧爾)]

“說起來, 日本公安和fbi, cia,mi6, bnd,dst,nbi,csis以及svr之間的情報交流順利嗎?”津島修治彷彿突然想起一般問。

這些都是在組織安插了臥底的各國機構。

fbi和cia都是美國的,mi6是英**情六處,bnd是德國聯邦情報局,dst是法國的領土監視局,nbi是菲律賓的國家調查局,csis是加拿大的安全情報局,svr則是俄國的對外情報局,專業從事間諜和臥底的部門。

“……怎麼說呢……”蘇格蘭忍俊不禁。

“那些國家怎麼可能會配合日本的公安。”波本眼神不屑。

“公安那邊要求我找到一些其他臥底甚至關於組織的情報,準備拿去和其他國家交換。”他煩躁的說著。

“還好我已經死了,這些和我沒關係了呢。”蘇格蘭罕見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

“你和鬆雞兩個人脫身倒是輕而易舉……”金髮的男人歎了口氣。

“我這邊也不知道還要臥底多久。”語氣無奈。

“大概會臥底到你升職成為國務大臣的地位吧!”津島修治湊了過來。

“波本你的身份是降穀正晃的兒子吧,子承父業,完全冇問題呢!”天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早知道當初就不選這個身份了。”安室透/降穀零/波本後悔道。

孤兒院是不會給孩子取名字的,但是有些孩子來孤兒院時,就已經有名字了,而波本小時候的名字是——白井零。

隻不過白井這個姓氏, 也不是他自己的, 而是孤兒院的。

穀驝

就像他小時候給自己想了個很酷的名字——零,又在想姓氏的時候想到了白井。

波本一直覺得自己取名的能力相當不錯。

而等到他將孤兒院的其他小孩都打遍了,成為孤兒院名副其實的杠把子之後,當時還在孤兒院外麵診所兼職的夏布利拿了一堆資料給他。

“第一名的獎勵,隨便選個身份吧。”

那一疊資料,都是不同的男人。

“這些是……”當初還姓白井的波本好奇的看著資料。

“一些已經死掉的廢物,拿來廢物利用一下而已。”夏布利一邊吸溜著泡麪,一邊隨口道。

小時候的波本看著那些不同的男人,想了半天,挑了一個看著還算順眼的。

“這個吧。”他抽出那份資料遞給夏布利。

“降穀正晃啊……可以,那你以後的身份就是他的兒子了。”夏布利看了看資料道。

“不過是私生子,畢竟你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不然以後不好解釋啊。”夏布利摸著下巴上的胡茬解釋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以後是叫降穀零了吧?”小時候的波本這麼問。

對於換姓這一點接受良好。

再怎麼說,能找到父母的私生子身份,也比父母皆不詳的雜種來的好聽。

而且,零這個名字,無論搭哪個姓氏的超酷的嘛!

不愧是自己想了好久想出來的!

“降穀零……你用了自己的名字啊。”夏布利想了想。

“不可以嗎?”小時候的波本緊張的抬頭。

“也冇什麼不可以,反正孤兒院那群人的知道你叫零吧,應該冇有知道你姓什麼的吧。”夏布利收起了其他資料。

“不會有的。”金髮紫眼的男孩笑容開朗。

從他挑選出降穀正晃的資料的那天起,曾經知道他姓白井的孩子,便消失了。

剩下的都是隻知道他叫零的存在。

後來波本長大以後才發現,當初夏布利給他的那些資料,都是一群已經死去的高官。

甚至可以說是差不多同一時間段死去的。

長大後的波本明白,那是組織的手筆。

而他挑選的降穀正晃,是前任的國務大臣。

於是他以降穀零的身份,考入了警校。

順便一提,小學和國中的學習都是由夏布利親自教的。

而加入日本公安後,波本才明白,他給自己選的身份,為自己的臥底生涯提供了相當大的幫助。

公安對降穀零進行過背景調查。

最終調查出來資料,是已經被組織安排好的虛假資料。

前國務大臣降穀正晃和外國女人的私生子。

外國女人死後,降穀零被送入孤兒院。

從小到大都是首席畢業生。

於是,當初一起畢業的人中,降穀零是升職速度最快的,進入的還是許多人都無法進入的公安部門。

“身份啊……”金髮的男人嘲諷的勾唇。

如果他隻是個冇有任何身份的孤兒,想要成為公安?

根本不可能。

而他是降穀正晃的兒子,哪怕降穀正晃已經死了,哪怕他的身份是個私生子,他也拿到了門票,獲得了優待。

“我能臥底那麼久,還真應該感謝這個國家啊。”他姿態輕蔑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