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一十七章七十億分之一的奇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一十七章七十億分之一的奇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三個人打牌的時候,琴酒正在lupin喝酒。

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坐在吧檯前,閉著眼喝著一杯深色的液體。

黑酒,或者說……

卡奧爾酒。

調酒師是一個把酒保服穿出了牛郎氣場的黑皮捲毛。

袖子挽起,露出了手臂上的肌肉,眼神總是帶著似引誘的氣息,笑容更是時刻都透露著曖昧。

相當故意的發散自己的男性荷爾蒙。

“這位客人真的不來一杯莫斯卡托嗎?”他站在吧檯後麵,為伏特加端上一杯伏特加後,意有所指的問。

伏特加接過酒,看了眼騷包的莫斯卡托,又看了看一言不發閉著眼喝酒的銀灰色長髮的男人。

莫斯卡托就算再怎麼發散魅力,也是比不過大哥的。

為什麼就是不肯認輸呢?

明明大哥根本就冇把莫斯卡托放在眼裡啊。

“真是不解風情的男人,真不知道那些小姑娘是怎麼會看上你的。”莫斯卡托陰陽怪氣道。

今天琴酒去了他所在的牛郎店。

琴酒去的時候,莫斯卡托正被一群女性包圍在中間,左擁右抱好幾個,背上和腿上還趴著好幾個。

酒更是一瓶一瓶的開。

威士忌塔都搭了三座了。

就在曖昧的氣息縈繞著所有人,大家一起玩著心照不宣的遊戲的時候,黑衣的男人推門而入,夾帶著冷冽的寒風,一瞬間將莫斯卡托周圍的女人都嚇的一個激靈。

莫斯卡托挨個拍了拍她們的肩膀,正想安慰她們彆害怕的時候。

那些女人開口了。

“這也是你們店裡新來的店員嗎?”她們眼神曖昧的看了眼自帶降溫領域的男人。

莫斯卡托安慰的話一瞬間卡在了嗓子裡。

莫斯卡托所在的店是牛郎店,所謂的店員也都是牛郎。

這麼一想,女人問的其實是……“這位也是你們店裡新來的牛郎嗎?”

莫斯卡托默默的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

“看模樣也是個外國人呢。”

“這樣冷冰冰的樣子……真想讓人把他衣服扒光,看看胸膛是不是也冷冰冰的呢。”女人一邊蹭著莫斯卡托,一邊視線在黑衣的男人胸膛,腰部,以及……流連著。

周圍好像更冷了。

“你的腦子被女人吃掉了嗎?”琴酒冷冰冰的看著彷彿沉醉的女人堆裡的傢夥。

“誤會,誤會……”莫斯卡托清了清嗓子。

“這是我朋友,不是店裡的員工……”他乾巴巴的解釋了一句。

“稍等,他應該找我有事。”他從女人堆裡脫身。

“你的朋友,介意賺點小外快嗎?”有女人將手從他腰上拿開的時候,刻意用指尖挑逗了一下。

莫斯卡托:……

“親愛的,有我陪你難道還不夠嗎?真讓人傷心。”他握著女人的手,低頭吻上手背,眼神繾綣的注視著女人,聲音低沉道。

“但是,你知道的,比起你,你的朋友看起來更讓人有征服欲。”女人一副苦惱的模樣。

莫斯卡托:……征服琴酒?靠什麼?美色嗎?琴酒這種人隻會毫不猶豫拔槍啊!

眼看著琴酒氣場越來越冰冷,莫斯卡托隻好連忙將女人哄住,然後連拉帶拽的將琴酒拉到了角落。

前不久店裡才發生了毒殺案,今天再發生個槍殺案,他的店也彆開了,趁早回意大利吧。

“你來日本的原因。”琴酒麵無表情的問。

莫斯卡托不應該來日本的,除非接到需要跨國執行的任務。

“原因的話……大概是意大利那邊的少女都被我征服了吧。”莫斯卡托想了想,不著調的說道。

“我要聽理由,不是鬼話。”琴酒聲音森冷。

“這也不算是鬼話……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彆拔槍。”莫斯卡托歎了口氣。

“我說我隻是想來見見卡奧少爺,你信嗎?”他語氣沉重的問。

“你也是那小鬼的狗?”琴酒露出一個感興趣的笑。

看著比不笑的時候更嚇人了。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啊,最初的狗,難道不是你嗎?”莫斯卡托挑釁一般的道,臉上依然帶著放蕩不羈的笑容。

“嗬。”琴酒冷笑一聲。

“彆拿我和你們這種狗相提並論。”

“趁早滾回意大利,日本不需要你。”他說著,冷漠的轉身,銀灰色的長髮在空中劃過利落的弧度。

和這群自詡為卡奧的狗的傢夥不一樣,琴酒從不認為自己是對方的狗。

哪怕當初那位指著琴酒,讓琴酒向男孩宣誓效忠的時候,琴酒也不覺得自己以後會當對方的狗。

因為……

那位親口說過。

[琴酒會是你最好用的槍,會根據你的意願將槍口對準其他人。]

琴酒是槍,這把槍原先是屬於那位的,後來被送給了那位的繼承人——卡奧爾。

因為這把槍很好用。

琴酒要做的,就是讓自己一直好用,這就夠了。

對槍而言,準頭和殺傷力纔是最關鍵的。

“真讓人不愉快啊……”莫斯卡托眼眸深沉的注視著琴酒離開的背影。

但是莫斯卡托也知道,琴酒和自己,甚至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琴酒是那位送給卡奧爾的第一把槍。

也是一柄有權利毀滅其他槍的槍。

後來哪怕擁有再多的槍,琴酒的地位也絲毫不會受到任何改變。

他們這些後來者,甚至不能被稱為槍,而隻能當走狗。

槍自然是擁有殺狗的能力的。

即使已經成來意大利黑手黨的教父,被許多家族敬畏。

莫斯卡托也依然記得,在踏上成為教父之路前,他隻是明迷茫的囚徒。

在最初,隻是因為和還在教堂唱詩班當首席的男孩的一次聊天。

當年內心軟弱的少年,遇到了可以看透人心的男孩。

莫斯卡托一直將那次相遇視作奇蹟。

哪怕後來明知對方隻是因為無聊,想要看一場好戲,也依然這麼認為。

反正……

對於神明而言,世界不過是祂們的遊樂場。

隨意說的一句話,一個意願,就足以改變無數人的未來。

莫斯卡托願意將改變了自己未來的存在視作神明。

人類取悅神明,難道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尤其……當那位神明彆無所求時。

世界上那麼多人,祂卻選擇了自己。

這本就是一種奇蹟。

按照全世界人口來算,這是七十億分之一的奇蹟。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