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五百零八章赤井秀一:搞藝術的都不正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五百零八章赤井秀一:搞藝術的都不正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赤井秀一一邊看著資料一邊思考。

電話卻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

“赤井先生,你讓我們守著這裡,果然是有原因的!剛剛有個人來大庭春彥家了!”電話那頭的聲音壓抑著興奮。

“什麼樣的男人。”赤井秀一放下資料問。

“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人,具體的長相冇看清楚……”對麵的聲音解釋道。

“我知道了,你們待在原地不要動,以免讓對方發現,我馬上過去。”赤井秀一說著掛斷了電話。

白色衣服的男人……

莫非是當初在醫院給卡奧送花的男人嗎?

他現在來大庭春彥的宅邸有什麼事情呢?

赤井秀一一邊想著, 一邊匆匆趕去。

給他打電話的是他安排在大庭春彥宅邸外麵的線人。

就連辛多拉宅也安排了。

甚至當初津島修治和澤田弘樹被綁架之後,他們發現二人的地方也安排了人盯著。

就連遠在霓虹的津島修治,他們也安排了人盯著對方。

隻不過……

津島修治很少出門,出門就是因為案情,要麼就是聚會,或者去津島會社大樓。

很多地方都是他們安排的人進不去的。

不過,還是有收穫的。

今天不就有線索送上門了嗎?

赤井秀一開著車, 黑色的長髮飄起, 笑容深沉。

無論是誰, 都做好說出一切留下來的準備吧。

……

赤井秀一再一次來到了大庭春彥的家門口。

這處莊園自從發生了那次大庭春彥被殺的事件之後,包括赤井秀一在內的fbi已經來過許多次了。

已經有人重新清理過了,卻冇再重新裝修過。

赤井秀一看著漆黑的鐵圍欄和大門,伸出手輕而易舉的推開了門。

白色的薔薇依然盛開,彷彿在這處無人居住的莊園中,依舊有人在照料著它們。

厚重的實木大門已經被人打開了,赤井秀一抬腳走進門內。

映入眼簾的是經過清理的大廳。

牆壁上的彈孔卻依然存在。

甚至包括牆上的血跡也依然存在。

隻不過地上的碎石都被清理乾淨了而已。

牆壁上掛著的許多油畫不見了蹤影。

看得出來有人打掃過,卻並冇有重新將它裝修完善。

赤井秀一搖了搖頭。

恐怕津島修治不會再回來這裡了。

所以……

津島修治纔會決定能保持原樣儘量還是保持原樣吧。

地麵上並冇有落下灰塵,看起來除了一些血跡之外,倒也算是乾淨整潔。

赤井秀一看見那些血跡的時候,想起來前不久收到的訊息。

線人看到一個畫家來到了這裡,於是上報給了赤井秀一。

但是當赤井秀一趕來的時候,那個畫家的狀態……

已經陷入了癲狂。

他割開自己的手腕,用畫筆蘸著手腕流出的鮮血作畫。

當赤井秀一看到對方的時候,那個畫家的腳邊已經流了許多的血, 看上去下一秒就會失血過多而亡的模樣。

哪怕四肢無力倒在地上,也依然不肯鬆開畫筆。

fbi連忙將人送去了醫院, 醫院說再晚一些過去,這個畫家就真的死了。

而當fbi詢問畫家為什麼會這樣做的時候,畫家卻姿態傲慢的回答:“那是宛如神蹟的靈感,能畫出那樣的話,哪怕是死了也值得了。”

赤井秀一覺得,搞藝術的人,真的有些不可理喻,神神叨叨,無法理解。

穀祔

割腕放血作畫什麼的……

那個畫家該不會精神有問題吧?

於是fbi特意安排了心理醫生為對方診斷。

得到的結果卻是,對於藝術家來說,這是正常的。

尤其是對於一個十分有天賦的藝術家來說,這簡直正常到不能在正常了。

包括赤井秀一在內的fbi們:……不理解。

赤井秀一看到了畫家的畫。

甚至那幅畫還是那個畫家拜托赤井秀一寄給津島修治的。

那幅畫的內容,卻讓赤井秀一陷入了沉默。

畫中的場景,已死亡的大庭春彥背靠著牆壁坐在地上,低垂著頭,胸口大片的血跡。

穿著有著斑駁血跡白襯衫,傷痕累累的少年跪坐在大庭春彥的身旁,同樣低垂著頭。

周圍是倒在地上的保鏢們的屍體。

畫其實冇什麼問題, 但是……

畫家在前往大庭春彥宅邸的時候, 現場已經被清理過了。

大庭春彥和保鏢們的屍體都已經被處理了。

案發時赤井秀一併冇有在現場,但是大庭春彥的屍體他還是見過的。

和畫中的姿勢一模一樣。

就連當時那些保鏢們屍體分佈的情況,也是一樣的。

隻是不知道……

津島修治當時,是否真的做出了和畫中一樣的舉動。

如果是的話……

畫家是如何得知當時的情景的?

莫非案發時畫家親眼看到了嗎?

fbi第一時間詢問了畫家,畫家卻給出了詭異的答案。

“這當然是神給我的靈感!死者與痛苦的生者……”

無論fbi怎麼問,畫家都堅定是神給的靈感,他根本冇看到過案發現場。

甚至在案發時,畫家擁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

因為當時對方正在海上國家——艾維瑟斯上一擲千金。

這一點,赤井秀一從當時同樣潛伏在艾維瑟斯上的同事那裡得到了證據。

據說畫家是艾維瑟斯的常客,並且已經輸了上億美金。

無奈之下,fbi隻好放棄了繼續追問。

赤井秀一想,津島修治也許真的會做出畫中一樣的選擇。

不是撲倒在屍體上哭的聲嘶力竭,而是安安靜靜的,默默的跪坐在屍體旁邊。

可能連眼淚都不會掉。

隻是安靜的像是已經死去。

“哢噠……”一聲響起。

赤井秀一從思緒中抽身,做出了警戒的姿態。

“找個東西還真麻煩啊。”慵懶低沉的男人聲音響起。

赤井秀一眼中滿是深思。

找東西的?這裡還有什麼東西是值得人特意來找的嗎?

“不過他看到這些應該會開心一點吧。”慵懶的男聲聽起來無奈而縱容。

隨後是漫不經心的腳步聲。

“他”是誰?

赤井秀一心想。

已經做好了等人一出現在他眼前,酒衝上去將人製服的準備。

那道腳步聲卻停了下來。

赤井秀一掏出了槍,上膛,隨時做好開槍的準備。

“躲在拐角那裡的……究竟是貓……還是老鼠呢?”低沉慵懶的聲音充滿著危險的壓迫感。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