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十九章我試圖解釋我冇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十九章我試圖解釋我冇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的名字是太宰,太宰治。”一身黑的少年用著冇有纏繃帶的無光左眼看著他,麵無表情回答。

北川醫生看了看手上對方的資料,在姓名欄後麵的津島修治四個字上沉默了許久。

然後他伸出一隻手,托了下眼鏡。

“我以為你的名字是津島修治?”他說。

“一個人有兩個名字不是很正常嗎?”自稱太宰治的少年一點也不意外聽到津島修治這個名字,堪稱理直氣壯的開口。

北川醫生啞口無言。

北川醫生陷入沉默。

北川醫生掏出了一疊測試題。

“我們還是先把題目做了吧。”他笑眯眯的開口。

“哎?這種題目對我來說完全冇有意義的吧,畢竟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呢。”少年瞥了一眼上麵題目,無趣道。

“所以還請太宰君按照自己真實的想法回答哦。”醫生毫不在意,倔強的把題目塞到他手中。

津島修治:我一定是正常人,哎嘿~

……

安室透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看著診所的報紙。

聽到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轉頭看去。

就看到黑衣的少年眼神喪氣走出。

“那位小哥,麻煩過來一下。”醫生朝他招了招手。

安室透路過津島修治身邊時,看了看他。

對方渾身充斥著喪氣低氣壓的氣勢。

坐在診斷室內,安室透表情沉重。

“很遺憾的通知你,那位少年,無藥可救了。”醫生的表情看上去比安室透還要沉重。

安室透:??恍恍惚惚??

卡奧得了絕症???

不對,這隻是心理診療而已,卡奧的身體應該冇什麼問題。

莫非對方的精神疾病嚴重到無藥可治的地步了?

安室透沉痛的想。

金髮的醫生將桌子上的幾張紙,推到了安室透麵前。

“這是那位少年做的題目,他跟我說,都是他認真做的。”

“然後他問我,自己是不是很正常的普通人。”醫生表情痛苦的捂住了臉。

安室透看著他的反應,默默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測試卷。

問:從前有一個美麗的公主,由於被巫婆施了魔法,所以一直長睡不醒,隻有王子深情吻了公主,她纔會醒。後來,一個帥氣的王子攻占了城堡,吻醒了公主,結果卻被公主了刺殺了,為什麼?

津島修治答:為了感謝他把自己喚醒,所以賜予他永恒的沉眠。

安室透陷入了一陣沉默,然後繼續看了下去。

問:一箇中年男人死在了沙漠中,頭朝下,身邊散落了幾個行李的箱子,而在他的手上握著半盒火柴,他的死因為?

津島修治答:誰在乎一個賣火柴的中年大叔是怎麼死的啊,說不定是火柴冇賣出去一氣之下自殺了呢。

安室透拿著測試卷的手開始顫抖。

他強撐起精神繼續往下看,看到了通篇正常人根本想不出來的回答。

不,哪怕是非正常人也不會有這種跳脫的回答的。

諸如“為了報恩所以殺了他。”“突然發現了生命的意義就是死亡所以自殺了。”“人肉的口感和企鵝肉完全不一樣怎麼會分不清。”之類的回答。

安室透:陷入沉默。

“他問我他的答案是不是很符合正常人的答案,我實在無法回答啊。”醫生痛苦的嘶吼。

“你知道我問他還記得自己過去做了什麼嘛,他跟我說每天不是在鯊人,就是去鯊人的路上啊!”

“你們資料上不是說他每天上學破案很輕鬆的嗎!!”醫生憤怒的質問。

安室透:……

“為什麼他說他殺了六萬多人啊!!!”

安室透:我也不知道啊……

“砰——”

“滾出去,你們這種冇人性的組織成員。”

被丟到門外的安室透,看了看依舊自閉的津島修治,感到了無法言喻的心累。

……

“真是的!我明明努力的用正常人的想法回答了問題!!”回去的路上,後座的少年憤憤不平的抱怨著。

“我都說了我冇病,那傢夥就是不相信,可惡。”

安室透強行控製住反駁的念頭,安安穩穩的開著車。

“津島君跟那位醫生說的,自己殺了六萬多人是什麼意思呢?”

還害的自己被對方趕出來。

明明從接受了監視卡奧的任務之後,自己壓根冇看見卡奧做過任務!

“啊啦,是開玩笑的啦,我怎麼可能殺那麼多人啦~”津島修治揮揮手,毫不在意的說道。

殺人的是太宰治,和他津島修治有什麼關係呢?他津島修治,明明就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國中生啊!

“可是那位醫生看上去好像深信不疑的樣子。”安室透回想著那位醫生說起這話時,對方痛苦的表情。

完全想不到津島修治的謊言得有多真實,才能把對方嚇成那副模樣。

“啊……這個嘛……”津島修治眼神飄忽,想到了自己扮演欲上頭時的所作所為。

診所內。

“呐,醫生殺過多少人呢?”少年眼眸暗沉,表情沉鬱。

“大概十五個人吧。”金髮的醫生毫不在意對方提出的問題,仔細思考著道。

“區區十五個人罷了。”少年語氣漫不經心。

“彆看我這樣,我可是殺了起碼六萬人以上的傢夥。”少年這麼說著。

“因為冇辦法啊,有時候不聽話的人,就隻好全部殺掉了。”

那張還帶著嬰兒肥的白淨麵容,稚氣未脫,露出的鳶色左眼中蘊藏著的濃重惡意,卻讓黑暗世界的成年人看到都膽戰心驚。

[他是黑暗本身,他即深淵。]

然後那位醫生盯著他的眼睛,渾身顫抖的將他請了出去。

津島修治後來才反應過來,他演的太上頭,嚇到了那位醫生。

津島修治: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其實是if線的首領宰殺了所有的自己,以及黑時宰在港黑時殺的人的總數啦。

調轉回現在。

安室透就看見後座的少年表情飄忽,眼神遊移,一副心虛的模樣。

“你不會在醫生麵前撒謊了吧?”他一本正經的問。

“怎麼可能!纔沒有!”彷彿被戳中了痛處,少年差點跳起來,超大聲的反駁道。

“我說的都是實話!”津島修治鼓著臉頰,毫不心虛的喊道。

黑時宰的確做過這些驚人的事蹟,雖然他不是對方本人……但是……COS時他就是黑時宰本人!!

所以對方做過的事情,四捨五入算在他的頭上,有什麼問題嗎?!

毫無問題!

……

[卡奧的診斷結果,附圖。——bourbon]

琴酒看了看報告單上那一長串的字眼,陷入了沉默。

[妄想症,多重人格,情感缺失,高功能反社會人格……]等一長串病症。

伏特加默默看了兩眼,也陷入了沉默。

一個人真的能同時得這麼多病嗎?

卡奧,真可憐。

琴酒默默的把報告單轉發給了BOSS。

點了根菸試圖冷靜冷靜。

“卡奧那小鬼果然病的不輕。”他冷笑著說道。

但是彆以為有病就會得到他的寬容對待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