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九十二章柯南:算了,叔叔還是接我一針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九十二章柯南:算了,叔叔還是接我一針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可以帶我去鋼琴房嗎,可能有些事要麻煩你。”傑拉爾天馬對著德大寺昌代聲音低沉道。

“好的。”德大寺昌代撩了下頭大,慢悠悠道。

行走間隱約可以透過高開叉的裙子看見雪白纖長的腿。

二人上了樓,加那善則也跟著上了樓。

津島修治看著三人的背影,看到了接下來會上演的戲碼。

“攻擊美咲的人就是你吧。”加那善則關上門後,完全不在乎德大寺昌代還在場,出口指責道。

“你怎麼還提這件事情。”傑拉爾天馬無動於衷的瞥了加那善則一眼。

“除了你還會有誰呢?”加那善則篤定道。

“我需要準備一下再唱歌, 請你先離開。”傑拉爾天馬聲音平靜。

“你一定是想逃避吧。”加那善則咄咄逼人。

“鬨夠了冇有。”傑拉爾天馬眼神不悅。

傑拉爾天馬看上去並不想管加那善則了,徑直走向了鋼琴的位置。

“怎麼會……”德大寺昌代看著倒在一旁的鋼琴凳子,以及掉落在地上的調音器,語氣疑惑。

奇怪,什麼時候亂的呢?

“稍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德大寺昌代聲音不是很開心的說道。

“麻煩了。”傑拉爾天馬站在一旁點點頭。

加那善則看著二人的背影咬了咬牙。

“德大寺,你這個女人……”居然和秀樹一樣, 也幫這傢夥嗎?!

樓下。

“你發現什麼了嗎?柯南君。”津島修治懶洋洋的撐在輪椅上問。

“我覺得,加那美咲有點不對勁。”江戶川柯南摸著下巴皺著眉道。

恰好樓上的爭吵聲傳到了樓下眾人的耳邊。

緊接著是屬於加那善則的驚呼。

“德大寺——喂——”

“德大寺你還好嗎——德大寺——”

加那善則驚恐的聲音傳來,眾人瞬間站了起來衝向了樓上。

津島修治卻是從加那善則驚恐的聲音中,聽出了另外了情緒。

終於解脫般的愉悅。

嘛,畢竟拿著把柄的人已經死了,冇人可以威脅到他了嘛。

“冇用了,她已經死了,報警吧。”傑拉爾天馬沉穩的聲音響起。

就在眾人衝到樓上鋼琴房的時候,就聽見了傑拉爾天馬宣告的死亡。

江戶川柯南和毛利小五郎第一時間衝到了鋼琴麵前的屍體前。

安室透推著津島修治的輪椅慢悠悠的也停在了屍體前。

德大寺昌代小姐有著一頭漆黑及臀的長髮,然而此刻這頭長髮都浸泡在地上那灘依舊還在擴散的,屬於德大寺昌代的血跡中。

她維持著趴著的姿勢,一把長劍從背後直直的貫穿了她的身體。

黑色的長裙上也染上了不明顯的屬於血液的暗色。

膚色依舊白皙,隻不過如今變成了屬於屍體的無血色的白。

她的手中還握著一個調音叉。

而在德大寺昌代死亡的時候,在場的另外兩個人中,加那善則的表情驚疑不定,傑拉爾天馬的表情……十分平靜。

“發生了什麼?”毛利小五郎皺著眉將目光先放在了十分平靜的傑拉爾天馬身上。

毛利小五郎:死了人看起來還那麼平靜,不用猜了, 凶手一定是他!

“應美咲的要求,我準備為大家演唱一曲, 結果來到鋼琴麵前的時候,發現鋼琴凳倒在地上,調音叉也掉在地上,德大寺昌代小姐彎腰收拾,準備調音的時候,一把劍從上麵掉了下來。”傑拉爾天馬一邊聲音清楚的的說著,一邊指了指上麵。

上方是一個吊燈,中間是空著的,空著的空間懸掛一把劍的話綽綽有餘。

“是這樣嗎?善則先生。”毛利小五郎轉頭問加那善則。

“……我不知道啊,彆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是我做的。”加那善則後退幾步,連連搖頭。

津島修治:……果然,加那集團離破產不遠了。

掌舵人是這種水平的話……

穀熾

也怪不得已經用不起傭人了。

毛利小五郎看著這樣反應的加那善則,陷入了沉默。

至於反應這麼大嗎?

毛利小五郎對加那善則的懷疑大大的上升。

加那美咲一手捂著嘴,滿是不可置信的模樣。

津島修治十分理解。

畢竟一開始想殺的是傑拉爾天馬,結果死的是德大寺昌代,多多少少會有點落差的。

說不定加那美咲心裡還想著繼續佈置殺人現場,直到殺死傑拉爾天馬才停手呢。

“呐,傑拉爾先生說的,應美咲夫人的要求這句話的意思……”江戶川柯南觀察了一番屍體和周圍的擺設。

“是說是美咲夫人讓你來鋼琴房的嗎?”仰著頭天真無邪的問。

偽傑拉爾天馬:這個小學生……有點奇怪啊。

“嗯。”傑拉爾天馬聲音沉沉。

江戶川柯南:果然是這樣啊……

果然和加那美咲有關呢。

但是證據是什麼呢……

江戶川柯南默默的又湊近了凶手。

毛利小五郎此刻卻開始詢問加那美咲了。

“美咲夫人,請你解釋一下自己為什麼會讓傑拉爾先生來鋼琴房。”毛利小五郎嚴謹的問。

“……想聽以為小有名氣的歌手現場演奏應該不犯法吧?毛利先生。”加那美咲表情猶豫,語氣虛弱。

毛利小五郎:啊這……

的確不犯法呢。

是個無法反駁的理由啊。

江戶川柯南藉著小學生的體型,趴在鋼琴上檢查。

試圖翻開鋼琴檢查的時候,被毛利小五郎一把拽住了。

“不要在案發現場隨便亂碰啊,臭小鬼!”毛利小五郎一拳砸在江戶川柯南頭頂咆哮道。

江戶川柯南:好痛痛痛痛——

為什麼毛利叔叔和津島那傢夥老是打我的頭啊!!!

真擔心有一天被他們兩個打成白癡哦。

“有什麼關係嗎,說不定鋼琴裡麵隱藏著什麼線索呢。”津島修治看著被拎著不斷撲騰的小學生,饒有興致的開口。

“無醬,上吧。”津島修治歪過頭小聲的對著綠川無道。

綠川無上前掀開了鋼琴,露出了內部結構。

“線索在哪裡啊。”毛利小五郎拎著江戶川柯南湊近觀察。

“我怎麼冇看見。”他一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表情,冇好氣道。

江戶川柯南卻發現了細節。

“叔叔,你看這個,這是什麼啊?紅紅的,但是好像不是血哎。”江戶川柯南指著鋼琴內部,表情天真的大聲道。

“哪裡,我看看。”毛利小五郎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

“這個是……”他用指尖沾了一點紅色液體,放在鼻子麵前聞了聞。

“是紅酒啊。”他恍然大悟道。

“可是紅酒怎麼會出現在鋼琴裡麵呢?”江戶川柯南繼續天真的問。

叔叔!快想起來啊!加那美咲胸口被潑了紅酒啊!

“對哦,為什麼呢。”毛利小五郎看起來絲毫冇有發覺江戶川柯南的暗示,語氣十分疑惑道。

被拎著的江戶川柯南死魚眼:……嗬嗬。

不該指望叔叔的。

算了,還是自己上吧。

他這麼想著,默默轉動了手錶。

麻醉針——發射。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