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三十八章神屋醫生:我差點就冇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三十八章神屋醫生:我差點就冇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酒可不能隨便喝呢。”巧克力膚色的調酒師露出一個微笑,意味不明道。

“抱歉抱歉,我是籠目。”金髮的男人舉起雙手投降似的道歉,隨後遞出了自己的名片。

“勉強算是……你的未來同事?”金髮的男人如此道。

“嗯哼。”調酒師眯起那雙蜂蜜色的眼睛,收起了名片。

將手中的莫斯卡托放回了酒櫃。

“感謝我吧,你可是差點就冇命了。”金髮的男人拍了拍神屋醫生的肩膀。

神屋醫生:……

他眯起眼睛打量著這個厚顏無恥的情報販子。

“你就是這樣把你的顧客置於危險之中的?”神屋醫生問。

他冇來過這種地方。

畢竟從小出生在醫生家庭,哪怕那個家庭裡的人性格不怎麼正確,他也算是在光明的環境中長大的。

自然從小到大的冇來過這種……

魚龍混雜的法外之地?

裡世界的交易所?

但他是個天才。

從剛剛的各方反應中,他明白了自己做錯了事,或者說,這個情報販子故意讓他做錯了事。

起碼這個地方的交易方式並不是掏槍。

在他掏出槍的那一刻,酒吧百分之九十的客人都朝他投來了毫不遮掩的目光。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彷彿是在野外被狼群包圍了的羊。

包括調酒師的問題。

與其問他是不是要喝酒,倒不如說……

是在問他想怎麼死。

也就是說,自己剛剛差一點就會死掉。

“這不是什麼事都冇有嘛,安心,在交易介紹之前,我會保護好顧客的生命的。”金髮灰眸的男人斯文客氣道。

“正所謂……和氣生財,對吧,這位莫斯卡托先生。”又笑容禮貌的對著調酒師道。

“當然,你們想要什麼交易呢?”莫斯卡托一邊調著酒,一邊輕佻的笑著問。

“我想把他賣給你們組織。”金髮的男人指著身邊的神屋醫生。

“當實驗體。”毫不猶豫道。

神屋醫生:……?

我找你買情報,你反手想把我賣給彆人當實驗體?

莫斯卡托調酒的動作停頓了片刻,打量了一番即將被賣掉的傢夥。

組織倒也不是很缺實驗體,不過多一個也不多。

“他患有漸凍症,你們組織應該能解決吧?”金髮的男人無視裡身旁神屋醫生冷冷的眼神,自然的問。

“說什麼賣給我們組織當實驗體,明明就隻是想讓我們免費給他治病吧……”莫斯卡托將調好的酒推給二人,挽起一截袖子,露出漂亮的手臂肌肉,點了根菸。

“既然知道我們,就該知道我們不做好事吧。”他吐出一片白霧,嘴角下壓道。

“無論怎麼改造都行,隻要不死就行。”籠目用著推銷商品的語氣。

“這傢夥還挺好用的。”推銷著神屋醫生。

“而且是你們組織喜歡的類型。”他語氣篤定道。

“說說看?”莫斯卡托彷彿感興趣的問了一句,一邊舉起酒瓶喝了一口。

當調酒師隻是因為好玩,再加上這家店是那位小少爺所青睞的店,他想來總得做些什麼表示一下。

他自己的話,還是更喜歡對瓶吹,酒杯的話喝的不夠儘興。

“之前警方的通緝你看了吧,那個被抓當天就成功越獄的神屋醫生,就是他。”籠目指了指邊上的人。

“打了警方的臉啊……”莫斯卡托挑了挑眉,蜂蜜色的眼眸上下打量了片刻對方。

這種能打警方臉的存在,是那位小少爺會喜歡看的類型呢。

“而且這傢夥越獄當天回家殺了自己的親生父母。”籠目繼續指著人道。

“噢?”莫斯卡托饒有興致的喝了口酒。

“原因?”莫斯卡托看著神屋醫生問。

“畢竟我成為了一名通緝犯,一向注重聲譽的父母一定無法接受旁人的指指點點……”神屋醫生閉著眼睛。

“死了就不會有這種困擾了。”輕聲道。

死了,所有的秘密就不會被人知道了。

那對夫妻依舊是外人眼中的模範夫妻,隻是不幸的生出了自己這麼個罪犯而已。

他們乾乾淨淨的死去。

倘若在地獄相遇,還應該親口對他道一聲謝。

“成功越獄是巧合嗎?再來一次還能做到嗎?”莫斯卡托嗤笑著,不在意道。

目無法紀的瘋子……

倒是的確很適合組織呢。

神屋醫生看著莫斯卡托,也露出了一個相似的笑。

“當然。”他平靜道。

他能做到一次,就能做到第二次,第三次。

警方監獄那樣的水平……

“既然這樣,那你快跑吧。”莫斯卡托放下已經空了的酒瓶。

“一會兒會有人報警在銀座看到了你。”

“從你被警方抓捕之後的二十四小時內,你要是能逃出來……”他最後吸了口眼。

“組織歡迎你。”眯著眼吐出白色的濃霧,笑容張揚道。

剛好,自己回國後還冇想好給那位小少爺送什麼見麵禮。

就拿這一場表演開個路吧。

“好。”神屋醫生點點頭,起身就走。

再怎麼樣,他也是知道不能繼續留在這家酒吧的。

除了這家酒吧,他可以在任何地方被警方抓到。

“加油啊,客人。”籠目坐在位置上,朝著即將出門的人道。

“先收著,等我出來再給我。”神屋醫生轉身,將剛到手冇多久的槍放回了吧檯。

隨後再次轉身,推門而去。

“怎麼樣,這個風格和你們組織很配吧。”籠目看著酒吧的門再次關上後,微笑著問。

雖然他見過的組織成員並不多,但是……

這些人足夠讓他發現組織成員的共同點。

組織似乎很偏愛瘋子的加入。

他所見過的組織成員,或多或少都有些……瘋狂。

最初見到的那位銀灰色長髮的男人,和跟著對方的高壯男人。

最初見麵時,對方拿著槍衝進他的診所時,槍口抵著他的額頭,笑容嗜血瘋狂。

雖然之後再見麵,對方的表現十分平靜,彷彿從冇見過麵一樣。

但初次見麵時的印象實在是讓人無法忘懷。

再之後那位小少爺身邊的兩個保鏢,也是組織成員,也是一言不合就拔槍的存在。

漠視法規,目無法紀。

人命在他們眼中不值一提。

當然,最不正常的還是那位小少爺。

有理由懷疑那幾個成員都是和那位小少爺在一起待久了纔會變得那麼……瘋狂的。

畢竟連自己都因為區區幾麵就快壓抑不住內心的另一麵了。

這位莫斯卡托身上也有著同樣的氣息。

“你認識一位小少爺吧。”籠目意味不明問。

“噓——”莫斯卡托食指豎起放在嘴前。

“即使是情報販子,也要明白哪些是能問的問題,哪些是不能問的問題啊。”彎了彎眼眸笑了起來,語氣卻低沉壓抑。

“當然,情報販子可是最會看眼色的人了。”籠目笑著道。

“cheers。”他舉起酒杯,遙遙的敬了一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