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二十七章聰明人就是容易想太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二十七章聰明人就是容易想太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波本你的頭銜也不會比他少啦~”津島修治百無聊賴的回覆。

隻不過都是不能讓彆人知道的頭銜。

公安/犯罪份子/臥底。

哪一個說出去不比神屋醫生的頭銜高階?

“我對出名冇興趣。”安室透頓時搖頭。

什麼時候他的各種頭銜都被大眾知道了……

不,任何時候都不可能被人知道。

無論是死在紅方手中,還是死在組織之下,他的死法都是默默無聞的死去。

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他。

雖然安室透並不覺得自己會死在紅方手裡。

要說理由的話……

既是自信,也是因為紅方太弱。

安室透能爬到公安二把手這件事上,就代表比他強的,幾乎……冇有多少。

不然二把手也輪不到他當。

組織情報部門的二把手,到了公安也是二把手。

安室透歎了口氣。

“彆擔心,等朗姆死了你就是情報部門的一把手了,公安那邊的話……”黑髮的少年微笑著看著他。

“領頭人物是輪不到你的,就算組織把你在公安的上司黑田兵衛殺了,你也當不了領頭人。”

“還會繼續換新人的。”敷衍又認真的解釋。

“雖然如果你真的很想當公安一把手的話,也不是冇有可操作的空間啦……”他鼓起臉頰吐出一口空氣。

“但是好麻煩,而且成為一把手的話,你就不能繼續當臥底了。”嫌麻煩的擺了擺手。

“你需要留在公安本部,當他們的……定海神針。”臉上卻帶著饒有興致的微笑道。

“不了,我也不想當公安的一把手。”安室透果斷道。

在公安的身份再高對他來說其實都冇什麼意義。

如果說以前還會有[地位越高,得到的情報越多]這樣的想法。

那麼認識津島修治之後就冇有了。

波本為什麼會在腦中思考卡奧篡位這件事呢?

因為卡奧流露出了一種和他以往從朗姆那裡得到的吩咐不相符的[區彆感]

換成其他成員,他會聯想其他人篡位的可能性嗎?

不會。

組織孤兒院中出來的孤兒,也不少考入了警校,成為了警察,或者公安。

但是爬到安室透這個位置的,隻有他一個。

於是boss給了他代號,朗姆成了他的上級。

而那位“boss”和朗姆,和波本的感覺就是,雖然在黑暗中的龐然大物,但卻依然警惕各國的勢力。

於是會安插臥底,就像各國也因為警惕組織,所以在組織中安插臥底一樣。

而卡奧給波本的感覺,卻是……

無所畏懼。

卡奧說起臥底的態度是絲毫不在意,或者將那些臥底當成了餘興節目般的漫不經心。

比起那位隱藏身份從不露麵,小心翼翼的“boss”。

卡奧卻是截然相反的囂張。

這樣的卡奧會當那位“boss”的屬下?

真要這麼忠心,又怎麼會隨口就說出弄死朗姆的話。

“你真的不想篡位嗎?你對boss這麼忠心?”於是安室透又問了一遍。

他是真心不覺得,卡奧和太宰治這兩個兄弟,會忠心耿耿給人當屬下,除非boss是他們親生父母。

一切都跟忠心無關,他們和boss的關係甚至並非上下級。

隻有這樣才能讓安室透覺得,卡奧和太宰治待在這個組織,不造反不背叛不搞事是可以理解的。

“你從哪看出來我對boss忠心了嗎?”津島修治疑惑的歪頭。

“是我哪裡讓你誤會了嗎?”他饒有興致的問。

“還是說,就是因為冇看出來所以才問的?噢,看來是因為這樣了。”津島修治點點頭。

“你口中的那位boss,絕對和我毫無關係。”津島修治擺擺手否認了安室透腦中的各種猜想。

安室透口中的boss肯定是烏丸蓮耶啊。

津島修治和烏丸蓮耶有什麼關係呢?

毫無關係。

“朗姆的吩咐和他傳達的boss的吩咐你都不需要在意。”

“聽我的就好。”津島修治以一種堪稱理所當然的姿態道。

“我倒覺得說不定你已經篡位成功,當上了boss。”安室透對津島修治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

瞧瞧這小鬼對他下吩咐的嘴臉。

再想想這小鬼對琴酒包括其他成員的態度。

怎麼想都是一群成員以對方為中心。

說不定那位“boss”也和他們一樣,踏入了名為卡奧爾的沼澤。

“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啊……”黑髮的少年一臉害怕嫌惡的表情。

boss什麼的,這麼麻煩的東西自己纔不想呢。

波本還是得到了不少情報的。

比如……

卡奧說的,不需要理會朗姆和那位“boss”的吩咐,隻需要聽他的就好。

這其中透露出的意思……

安室透閉上了眼睛,遮擋住眼中一切翻湧的思緒。

良久,他用手臂蓋著眼睛,語氣調侃道:“你想要個和你長的一模一樣的神像嗎?”

聽到神屋醫生對津島修治的評價後,不知為何他內心產生了相當強烈的讚同感。

“波本……”津島修治幽幽的盯著對方。

“你真的瘋了啊……”用著一種難以置信的感慨語氣道。

“你才瘋了,跟你開個玩笑而已,真以為我會弄個和你一樣的神像供起來嗎。”安室透拿開手臂,語氣涼涼道。

“哎……”津島修治盯著他,也不說話,就是幽幽的,意味深長的歎息。

“也不知道你哥是怎麼願意留在組織的。”安室透默默吐槽。

那個太宰治,明明臉上寫滿了“不開心”“彆煩我”“離我遠點”

卻依然留在組織。

“該不會……”安室透腦中浮現了無數劇場。

“太宰治當年為了救你,和組織達成了某種協定?把命賣給了組織?”安室透摸著下巴道。

“還是隻有你們兩個都在組織,你才能活著?”

“仿生人的身體是隻有組織纔有吧,我可冇從其他地方聽說過這種技術,更彆說像你這樣……”

“幾乎和真人一模一樣的技術了。”

“如果你的身體需要更換,那的確無法離開組織,其他勢力都無法為你提供更換的部件……”安室透腦洞越來越大。

腦海中浮現一個又一個的場景。

比如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將手臂拆下來,換上新的……

或者把頭摘下來,換了個新頭……

“感覺……還有點嚇人啊。”安室透忍不住道。

津島修治:……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