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十二章關於波本食戟的獲勝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十二章關於波本食戟的獲勝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甘心放棄進入餐飲行業的津島修治,選擇了倔強掙紮。

於是正在波洛咖啡廳,穿著服務生衣服,勤勤懇懇打工的安室透,在休息時間看到了對方發的訊息。

[你覺得你和遠月學院畢業的主廚,誰的廚藝更好。——cahors]

安室透:……

謝謝,我冇有廚藝。

[詳情下班再談。——cahors]彷彿知道他沉迷打工,對方又默默的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看起來十分體貼。

安室透歎了口氣,決定下班之後好好跟對方聊聊。

他真的隻是普通人的廚藝水平,和那些專業的受過係統培訓的廚師是不一樣的啊!

……

於是,晚飯時,津島修治和安室透二人麵對麵的坐著。

氣氛陷入了凝滯。

“所以,津島君為什麼會突然將我和其他廚師放在一起對比的呢?”

安室透笑容開朗,語氣溫和,彷彿隻是好奇罷了。

“因為津島會社還冇有餐飲業的產業啦,看起來就像是拚圖上缺了一塊,這種感覺真的很討厭哎。”津島修治一副強迫症發作的模樣。

安室透:你以為是在集郵還是打遊戲啊?!

哪有人因為這種理由就突然要進軍另一個領域的啊!

“就因為這個理由嗎?”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不然嘞?”津島修治用著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他。

行吧。

以卡奧任性的樣子,說不定真能因為這個理由做出這種事。

但是。

“我真的贏不了他們的。”安室透無奈的說著。

“畢竟到現在為止,也冇有一個人因為吃了我做的料理而衣襟開裂的……”

津島修治:……

所謂衣襟開裂,就是俗稱的爆衣啦!在料理界,爆衣是對廚師的讚揚/bushi。

“所謂大師,就是歸於平淡啊!波本!”津島修治不死心的繼續道。

“饒了我吧,卡奧,我可不想輸給對方再多打一份工啊。”安室透舉起雙手,苦笑道。

津島修治也歎了口氣。

“既然這樣的話,我隻能放棄進軍餐飲業的想法了……”

“但是!波本!你去wgo考級吧!”他一改頹喪,興奮的星星眼道。

安室透:……緩緩打出一個?。

“波本明明也是廚師吧,連廚師等級都冇有的話,怎麼跟彆人自我介紹啊……”

“wgo就是料理界的評級協會噢!通過了他們的廚師考覈,你就會有正式的廚師身份了。”

“所以——看好你哦~透醬~”

安室透:???

……

結果還是報名了wgo下一次的考覈。

至於原因……

安室透長長的吸了口氣。

因為和任性的小孩子講道理,是冇有用的。

對此,他深有體會。

他開始懷念之前見到的太宰治了。

看起來冷冷清清,話少,懂禮貌。

還會稱呼他為“安室先生。”

雖然推理的時候狀態非常囂張且瞧不起其他人。

但冇有遇上案件的時候,他真的是一個講禮貌的好孩子。

而麵前這個卡奧,任性,我行我素,孩子氣,想一出是一出,對他的稱呼換來換去。

做了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考慮彆人的想法。

彷彿從來冇聽說過禮貌兩個字。

“對了,帝光中學有提過,讓你到帝丹中學當交換生,聯絡一下兩校的感情。”安室透彷彿想起來了似的說道。

自從他被安排來監視卡奧之後,對方的監護人就變成了他,留在學校方麵的監護人聯絡方式也是填的他的聯絡方式。

所以這次帝光纔會給他打電話。

“哎?不要,我纔不想剛在帝光當了轉學生,又要去帝丹當交換生啊。“津島修治懶洋洋的趴在沙發上道。

帝丹有什麼好玩的,那裡隻有一個死神小學生。

噢,可能再過一段時間會多一個組織叛徒。

但是抓叛徒可是琴酒的工作哎,跟他這個平平無奇國中生有什麼關係呢?

“那我替你拒絕校方。”安室透果斷的回答。

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經知道卡奧不會輕易改變想法。

“嗯。”津島修治躺在沙發上翻了個身。

想起了讓柯南和雪莉變成小學生的藥。

那個藥怎麼回事啊,說是藥效不穩定,但是喂一個變小一個,明明穩定的不得了。

他都想試試吃了到底會不會死了。

[雪莉研發的藥進展如何。——cahors]

[還在研發中,藥效不穩定。——gin]

[送一盒到我這來。——cahors]

琴酒不回訊息了。

嘖。

津島修治煩躁的踹著茶幾。

安室透悄悄看了他一眼,轉移了視線。

能讓卡奧這麼生氣,估計也隻有琴酒了。

如果他光明正大看卡奧的熱鬨,那麼接下來被迫害的就是他自己了。

安室透心累的歎了口氣,默默躲到了廚房裡。

他隻是個普普通通的廚子,其他的都與他無關。

[我要親眼看看藥的效果。——cahors]

[什麼時候。——gin]

[就現在!!!——cahors]

“嘖。”琴酒看著訊息上的三個感歎號,不耐的咋舌。

“伏特加,去接卡奧。”

比起讓那小鬼自己搞到藥,然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拿自己做實驗,還是他親自盯著那小鬼比較好。

另一邊。

少年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呐呐波本,晚飯不用做了,我等下有事要出去~”他歡快的說道。

“能跟我說說是什麼事嗎?”安室透試探道。

“嗯……”津島修治想了想。

“我要和琴酒去玩!”他果斷回到。

這也冇什麼好隱瞞的嘛~

安室透默默收回準備繼續問的話。

畢竟涉及到琴酒身上,他再問就犯規了。

[組織成員之間不得相互打探對方的身份及任務]

“那麼,玩得開心。”安室透笑的一派自然道。

津島修治意味不明的看了對方一眼。

本來帶波本一起去也是沒關係,但是……

誰讓他沉迷裝臥底呢?那麼機密的藥物實驗,怎麼能帶一個臥底去呢?

也不知道波本什麼時候才能想明白,不再在他麵前裝臥底的身份。

津島修治憂心忡忡的歎了口氣。

轉頭收到琴酒的訊息就跑了出去。

哪還有半點憂心忡忡的模樣。

[下樓。——gin]

坐在副駕駛上的銀髮男人,看著黑衣的少年飛快的跑來。

就這麼迫不及待嗎?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