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二十六章神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二十六章神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神屋醫生站起身,示意目暮警官帶他離開。

比起被壓走時神色沮喪的犯人,他看上去十分有恃無恐。

“你會因為嫉妒一個人而殺了他嗎?”在經過津島修治身旁時,神屋醫生問。

目暮警官隨著他的提問看向津島修治。

神屋醫生也是天才,津島修治也是天才。

神屋醫生這樣的天纔會因為嫉妒殺人,那麼津島修治呢?

津島修治如果因為嫉妒殺人的話……

這對警方來說可是個醜聞啊。

畢竟對方是警方的谘詢顧問。

“不會。”津島修治甚至冇有絲毫的猶豫。

嫉妒?他有過這種情緒嗎?

如果非要說的話……

成實醫生,瀨戶小姐,天野君,望月小姐……

這些當著他的麵擁抱了死亡的人群,纔是他會嫉妒的存在吧。

但津島修治從未阻止過他人奔赴死亡。

他永遠都隻是個看客。

“你擁有超乎尋常的智慧和天賦,卻冇有足夠健康的身體,甚至註定早亡。”神屋醫生語氣平靜的說著對方註定早死。

“你從未嫉妒過那些健康的人嗎?”

“你如果擁有健康的身體,你就是完美的。”甚至帶著可惜和憐憫的語氣。

“我不需要健康的身體,也不需要完美。”黑髮的少年眼神平靜。

“我們最大的區彆是……”

“你會嫉妒其他人的原因,無非是你渴望活著。”神情倦怠。

“而我……”他垂下眼眸,言儘於此。

求生是人類的本能。

活著是最基礎的**。

而連最基本的**都不在意的存在,還會對什麼產生興趣呢?

更遑論嫉妒。

因為他對什麼都不在意,所以自然不會對彆人產生嫉妒。

他對於神屋醫生口中的故事,也隻有一個評價——無聊的故事。

“你知道嗎,你這樣高高在上毫無世俗**的存在,不應該在這裡。”神屋醫生看了津島修治半天。

“也不應該成為警方的谘詢顧問。”

“你應該被人供奉起來,當一尊受人朝拜的神像。”最終給出了一個評價。

“再見。”他越過津島修治。

高木警官帶著對方走了,目暮警官留在辦公室,準備和津島修治聊幾句。

順便安撫一下一旁看起來精神不態穩定的中村惠子。

但還冇輪到他安慰和開口,津島修治先開口了。

“水野先生很愛你。”他對著低著頭抽泣的女性道。

“在他死後讓你當寡婦和離婚給你自由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他淨身出戶之後重新找的房子距離你們原本一起住的房子步行不過十五分鐘。”

“他的房子牆壁上貼滿了你們的照片。”

“當他知道一切隻是誤診之後,他第一反應是想和你複婚。”

“他冇有出軌,晚上多次起夜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不知如何是好。”

“他和你離婚,將所有財產留給你的原因,是因為他希望,即使他死後,你也能衣食無憂。”黑髮的少年說起這些時,鳶色的眼眸中似乎滿是悲憫和憂鬱。

卻毫不猶豫的離開了辦公室。

目暮警官看了看抽泣聲逐漸消失的女士,又看了看離開的津島修治,連忙跟了上去。

他聽津島修治剛剛回答神屋醫生的那番話,有些擔心。

神屋醫生那樣的人才犯罪入獄,他也可惜,但也僅此而已。

津島修治回答的斬釘截鐵毫不猶豫,但是最後的未儘之言……

總讓他覺得有些憂慮。

小小年紀這麼喪氣可不行啊。

目暮警官決定和對方多聊聊積極陽光的話題。

然後,他所有還未說出口的話,都被津島修治的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目暮警官你並不擅長開導人,還是算了吧。”黑髮的少年坐在輪椅上頭也不回,背對著目暮警官道。

在他身後,金髮的保鏢回頭看了目暮警官一眼,禮貌客氣的笑笑。

“我會照顧好修治少爺的,目暮警官請自便。”保鏢如此道。

目暮警官能說什麼呢?

目暮警官什麼都不能說。

目暮警官吞吞吐吐半天,歎了口氣。

他果然不擅長說話。

還是算了吧。

津島老弟看起來什麼都懂,也不需要他多嘴。

於是他停下了腳步,看著津島修治和安室透上了黑色的車子。

自己也走向了警車。

……

“你和那位女士說這麼多……是安慰嗎?你在憐憫對方?”安室透一上車,頓時原形畢露,脫下了老實可靠的保鏢外皮問。

“你覺得我像是在憐憫她嗎?津島修治單手托著下巴,反問道。

“我可猜不透你的想法。”安室透涼涼地刺了一句。

“神屋醫生那麼問了,我總要讓目暮警官知道,我和對方有什麼不同嘛。”津島修治語氣慵懶。

“他能因為嫉妒殺人,而我卻會貼心安慰家屬。”

“我和他那樣的會因為嫉妒殺人的傢夥可不一樣哦~”津島修治黏糊糊道。

“是啊,你不會因為嫉妒殺人,你殺人的原因隻是因為對方是任務目標而已。”安室透意料之中道。

“不對哦。”津島修治搖搖頭。

“我殺人,最大的原因還是興趣啦~”

“即使是任務目標,我也隻接有興趣的任務。”他用著平靜且理所當然地姿態說著自己是憑興趣殺人的事情。

“興趣嘛……”安室透若有所思。

“的確是你的作風。”隨後不以為意道。

畢竟以他對卡奧的瞭解來看,對方的確是一切隻憑興趣來做的人。

但是,即使對方是非不分,殘暴不仁,又能怎麼樣?

安室透不可能站在正義的立場指責津島修治的做法是錯誤的。

他隻會……

站在對方身後,助紂為虐。

畢竟他和津島修治纔是同一陣營的存在。

“不過那個神屋醫生,頭銜還真不少啊……”安室透默默搜尋了一番凶手的資料。

卻也冇表現出什麼震驚的情緒。

組織中的天纔可不少,叛逃的雪莉十七歲大學畢業,朱奈瑞克十六歲大學畢業。

並且朱奈瑞克研發出了一種能夠讓人失憶的藥物。

配合催眠和改變記憶的方式使用,完全可以將其他人改變成組織的忠實成員。

組織不缺十幾歲大學畢業的天才。

天才與天才之間也是有差距的。

神屋醫生放在組織中,大概也就是箇中上的地位。

如果不是組織成員低調隱秘的話,他們獲得的成就與頭銜不會比對方少。

卡奧不同,這小鬼不是天才。

是怪物。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