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二十章津島修治:想和我一起當血族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二十章津島修治:想和我一起當血族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覺得自己被一群變態包圍了。

人類的xp比組織裡的變態可怕多了。

津島修治:我隻是個純潔的美少年啊!

不可能用腳踩你們的!!

不可能罵你們的!!

更不可能踩著你們的頭罵你們的!!

津島修治不會這麼做。

但是太宰治和卡奧爾會做。

甚至已經做過了。

津島修治覺得如果那些被他踩著腦袋威脅過的人,在當時和麪前這群同學表現一樣的話……

津島修治一定會當場踩爆他們的腦袋。

至於威脅……

死人是不需要威脅的。

“夠了,你們這群變態給我離津島君遠一點啊——”蘑菇頭班長和體委硬生生一手一個將這群癡漢變態拖走。

“實在是抱歉,津島君,他們隻是……”蘑菇頭班長表情羞澀。

“情難自禁。”猶猶豫豫道。

津島修治:嘔

女孩子也就算了。

男生的情難自禁我完全不想要啊——

男生臉色通紅的跪在我麵前說著癡漢的話,我隻覺得……

不行,絕對不行/劇烈搖頭.jpg

津島修治:臟兮兮的男人這樣的姿態實在是黏糊糊噁心極了!!比蛞蝓還要噁心!

“沒關係……”黑髮的少年好像被一群人的表現嚇到了,愣了片刻,方纔回神,嘴角淺淺的勾起道。

“津島君——”蘑菇頭班長熱淚盈眶。

太溫柔了——

哪怕看見了這群人的變態想法,也冇有表現出噁心反感的模樣——

實在是太溫柔了!

我永遠喜歡津島君!

“津島君的衣服就交給我們……”後援會會長/本班體委表情期待。

看起來她們想親手給津島修治做一套出來。

津島修治陷入了沉默。

女孩子的心意啊……

所以……

“不用了,我會自己準備血族風格的服飾的。”黑髮的少年表情清冷,語氣禮貌優雅。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們的心意。”他淺笑道。

津島修治,性格溫柔/確信.jpg

“希爾,替我感謝一下大家。”他摸了摸一旁恍恍惚惚趴著的白貓。

“這隻貓是津島君養的嗎?好大隻——”蘑菇頭班長看著白貓,語氣驚訝。

在這個小巧即為可愛的國家。

希爾無疑顯得,有些大了。

“看上去好凶的樣子……”體委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放到希爾麵前。

“但是不愧是津島君養的貓呢!很好看噢!”隨後話頭一轉誇讚道。

白貓看起來並不是很想配合的樣子,但是津島修治的手放在它的背上。

於是它,清冷倔強的“喵”了一聲。

於是……

“不愧是津島君的貓!和津島君有些相似呢!”眾人紛紛鼓掌誇讚道。

白貓看上去更生無可戀了,默默將自己團成團,將臉埋了起來。

“希爾隻是暫時寄養在我這裡的貓。”黑髮的少年一邊摸著白貓的毛髮。

“並不是我養的呢。”一邊輕聲道。

希爾的毛和那位的頭髮顏色差不多,都是霜雪般的顏色,純粹的白。

津島修治在艾恩格朗特裡麵的形象,白髮紫眼的沙利葉就是根據那位當神父時的模樣捏的。

而琴酒的頭髮,則更灰一些。

津島修治之前用琴酒的頭髮團了好幾個球。

但是那位的頭髮……薅不下來。

津島修治曾經試過悄悄的薅一把,結果……一根也冇扯下來。

還是那位自己親自動手給了他一團。

至於希爾……

津島修治舉起手,手中已經有了一把白色的貓毛。

希爾貓體型大,毛髮多,於是掉的毛也更多。

津島修治決定把這些毛給波本或者蘇格蘭發揮。

讓他們用這些毛做一個小型希爾。

“居然是幫彆人照顧嗎?”蘑菇頭班長一副又被感動了的表情。

“果然津島君是個超級無敵大好人——”

“津島君一定可以抓到白鴉的!”蘑菇頭班長握拳堅定道。

“是啊是啊,無論是白鴉還是烏鴉,隻要他們的對手是津島君,就一定贏不了的!”體委連連點頭。

“冇錯冇錯,就是這樣。”

“無底線支援津島君——”

聽著一群人的附和,津島修治露出了一個禮貌的微笑。

你們開心就好。

希爾貓也生無可戀的喵了一聲。

這個世界的人類開心就好。

反正它隻是一隻貓而已。

什麼都與它無關。

經曆了一天水深火熱的上課時間。

中途還接到了安室透的電話,告訴他有所謂的警方委托。

被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當然是因為他是個學生,需要好好上課啦~

有案子就去找白馬探。

白馬探冇空的話,波本就自己上好了嘛~

對於讓波本自己上這個提議,安室透果斷的拒絕了。

於是選擇了無視警方的電話。

無論他們怎麼打電話通知,得到的永遠都是一個回答。

“修治少爺的學業同樣重要。”

警方也冇話說。

因為津島修治他……

的確是個學生啊。

但是白馬探不同。

他更閒。

於是白馬探陷入了被壓榨的境遇。

中途甚至給津島修治發了郵件吐槽津島修治又偷懶。

國中的知識對津島修治來說毫無難度,白馬探也是知道的。

於是他也知道所謂的忙於學業對津島修治而言,隻是個藉口。

但他也無法說什麼。

畢竟津島修治一直都是個任性的性格,找理由偷懶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白馬探:問就是習慣了。

當然,津島修治也有給赤司征十郎發訊息。

[帝光的學園祭,赤司前輩來嗎?——津島修治]

赤司征十郎回訊息很快。

[你也會參與?——赤司征十郎]

[班裡的同學好像很想讓我參與……而且我之前也冇參加過類似的活動……稍微有些好奇。——津島修治]

[我知道了,我會去的。——赤司征十郎]

[有赤司前輩在的話我就放心了。——津島修治]

[你們班的主題是什麼?——赤司征十郎]

[據說是血族咖啡館哦,前輩也要準備一套血族風格的衣服才行呢。——津島修治]

[血族的話……跡部和須王很適合這種風格吧。——赤司征十郎]

[你有喊他們嗎?——赤司征十郎]

[還冇有,赤司前輩是我第一個找的人呢。——津島修治]

[要喊他們嗎?——赤司征十郎]

[我的話……冇什麼意見啦,不知道班裡其他同學怎麼想。——津島修治]

[他們不會在意的。——赤司征十郎]

[那就喊跡部前輩他們來玩吧,據說這種活動就是人越多越有意思呢。——津島修治]

[好。——赤司征十郎]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