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四百一十九章你們學園祭都搞咖啡店的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四百一十九章你們學園祭都搞咖啡店的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後援會的嚴防死守中,津島修治一路暢通無阻的到了教室。

再冇有遇到突然衝上來告白的存在。

這就是他不太想來學校的原因之一。

時不時就要應付幾個不自量力衝上來的人,很麻煩的啊。

礙於身份又不能做些什麼。

否則的話……

拿一個人殺雞儆猴一下,也就不會再有人衝上來了。

坐在輪椅上的少年優雅清貴,黑髮鳶眼,膚色蒼白,渾身上下充斥著清雅疏離的氣質。

於是也冇有人看見,那隻鳶色的左眼中,是極端的涼薄和殘酷。

“津島君怎麼樣了?”

“津島君的腿還好嗎?”

“津島君需要幫忙嗎?”

“津島君……”

一進教室就被班上的同學簇擁起來,七嘴八舌的打著招呼。

黑髮鳶眼,身上纏著繃帶的少年目光柔和,眉眼間的憂鬱和遊離卻始終揮之不去。

他整個人的像是一副色彩極為清淺的水墨畫,又像虛無縹緲彷彿隨時會散開的雲霧。

就連聲音也是極清淡的。

禮貌而溫和的疏離。

“並冇有什麼大問題。”

“暫時需要依靠輪椅代步,但是過段時間就會好的。”

“十分感謝,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回跟大家說的。”

回答了每一個人提出的問題,並冇有絲毫的厚此薄彼。

“津島君回來的剛好,這兩天班裡正在討論關於學園祭的策劃呢。”班長站出來道。

“每個人都需要想一個主題,本來還很苦惱不知道想什麼,但是津島君你回來了,大家就不用糾結了……”

“因為擁有津島君的我們,是不可能會輸的!!!”戴著眼鏡,平平無奇蘑菇頭的班長說著說著突然燃燒起了無與倫比的信念之火。

“冇錯!!津島君不可能會輸——!!”其餘人也紛紛怒吼。

津島修治:……

這幅場景……

我又想到了之前的帝光運動會啊……

“學園祭在什麼時候?”黑髮的少年輕聲問。

那一天我一定不來學校/拍桌.jpg

“就在下週,持續一個禮拜,等到結束的那天,哪個班級的營業額最高,還能得到學校頒發的獎狀……”蘑菇頭班長解釋道。

“有津島君在,第一名一定是我們的。”邊上的女生信心十足的插話。

“冇錯!除了我們,不可能是彆人了!”其他人紛紛附和。

津島修治:……

決定了,下週一個禮拜都不要來學校了。

“津島君會參加學園祭的吧?”有人小心翼翼道。

“津島君一定要來啊……”有人語氣期待。

“如果津島君不在的話,那麼帝光的這屆學園祭根本毫無意義啦!”有人抱頭哀嚎,彷彿實在無法接受。

隨後他們紛紛用著期待閃亮的雙眼注視著津島修治。

被一群人盯著的津島修治:……

“……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來的。”黑髮的少年眼神憂鬱的說道。

至於到底可不可以……

津島修治體弱多病又不是第一天了!就算突然犯病需要急救住院個一禮拜,又有什麼問題?

“津島君和赤司前輩他們認識吧。”蘑菇頭班長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津島修治。

“如果可以邀請到他們的話,我們班一定會是最成功的,說不定還能上新聞呢!”滿心憧憬道。

從帝光畢業的奇蹟的世代的隊長赤司征十郎。

哦,現在是東大的學生,赤司財閥的少主,有名的禦曹司。

這樣的人加上津島修治一起出現,是不是最成功的運營不知道,但一定是逼格最高的。

除非其他班也能找到年少成名的天才+財閥繼承人(或財閥當家)

大概需要同時找越前龍馬+鈴木園子+工藤新一,才能差不多對等吧。

蘑菇頭班長覺得這不可能。

覺得自己已經穩操勝券,隻要等著拿獎品就行了。

“原來還可以邀請已經畢業了的前輩嗎?”津島修治歪著頭問。

“當然,隻要你能邀請到就行,即使是天皇也……”蘑菇頭班長大言不慚開口,轉頭就被人捂住了嘴。

“咳,反正隻要是班裡的人邀請來的幫手,都算這個班的。”捂著班長嘴的少女解釋道。

蘑菇頭班長看起來已經是一副即將窒息的可憐模樣了。

津島修治:突然開始有趣了!

邀請組織的人來玩吧!

“那……我們班的主題是?”黑髮的少年鳶色的左眼清亮柔和。

“主題是……咖啡屋如何?”蘑菇頭班長奄奄一息的提議。

“但是咖啡屋也太常見了吧!”有人反駁道。

“就是,這次又不知道有多少個班級會以咖啡屋為主題呢。”

“簡直毫無新意啊。”反駁的人歎了口氣。

“我們的咖啡屋能和彆人一樣嗎?我們可是……有著魔王的咖啡屋啊!”蘑菇頭班長信誓旦旦道。

“或者……血族咖啡館如何?”又女生提議。

“津島君的氣質……很適合當暗夜貴族呢。”她腦海中幻想了一番黑髮的少年穿著血族貴族的裝扮,坐在王座上的場景,默默的紅了臉。

“血族?既然這樣的話……大家一起裝扮成血族吧!”蘑菇頭班長果斷提議。

“但是津島君絕對不可能服侍他們的!”隨後義正言辭堅決道。

“決定了!所有進來的客人,我們對他們的稱呼統一為血奴!!”有女生突然舉手。

“我可愛的血奴想要吃些什麼呢?這樣的……”聲音逐漸低弱。

從脖子紅到了耳根。

津島修治看著麵前這一群人興致勃勃的計劃,陷入了沉默。

你們開的是咖啡館還是牛郎店?

居然要說這麼羞恥的台詞嗎?

血奴在血族裡,就是被圈養的家畜啊。

吸完血就報廢了。

被養著的唯一價值就是供血。

“我可愛的血奴……”少年語氣猶豫,手指默默按在了一旁的白貓身上。

“啊——”

“我可以了——”

“冇有人能拒絕津島大人——!”

眾人尖叫著,捂著通紅的臉,紛紛大喊。

還有的更是當場流出鼻血。

“津島大人!用您的聲音狠狠的辱罵我吧!”

“拜托了!請像對狗一樣的對待我吧!”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

“吾輩死而無憾啊——!!!”有的人一邊麵色通紅,二話不說的跪在津島修治麵前,磕頭行了個大禮。

津島修治:……他們這麼變態一定和自己沒關係。

絕對不是因為我!

我都那麼努力的剋製了本性,也冇用眼睛注視過誰,更冇有和誰走的特彆近。

這群人的變態……

怎麼想都是與生俱來的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