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九十六章皮斯克:我要立功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九十六章皮斯克:我要立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皮斯克進入了組織的資料庫。

調出了雪莉的資料。

看著資料上少女的照片,以及……

資料上記錄的不同時間段的照片後,露出了微笑。

茶色的短髮……

以及那張臉,不會錯了。

追悼會上昏迷的那個女孩,就是組織前不久消失的雪莉。

抓到雪莉或者殺死雪莉的話,一定是大功一件吧。

唯一的疑點就是……

組織並冇有釋出抓捕或殺死雪莉的任務。

為什麼呢?

追悼會上雪莉的昏迷……

以及跟雪莉一起的那個男孩……

“皮斯克大人在看什麼?”棕色頭髮,灰藍色眼眸的男孩推開門,走進來問。

“冇什麼。”皮斯克蓋上了電腦道。

就算髮現了什麼,他也不會和哈瓦那說。

這些訊息應該直接告訴琴酒。

“對了,你在追悼會上突然昏迷是因為……?”枡山憲三岔開話題。

“啊……應該是組織的大人做的。”棕發的男孩摸著頭。

“因為隻有組織的特效麻醉劑纔對我有用……”笑的一臉無害。

“不過那位組織大人的目標好像是另外兩個孩子……”表情思考道。

“另外兩個……”枡山憲三陷入了思考。

雪莉和……那個叫柯南的男孩嗎?

莫非組織早就知道雪莉變成了小孩子,正躲在米花這裡?

可是……如果另一個男孩也是目標的話,是為什麼呢?

那個名叫柯南的男孩,也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嗎?

“你有看見那個成員的長相嗎?”枡山憲三不抱希望的隨口問道。

“啊!是個金色長髮的大人呢!”枡山宗介果斷道。

“金色……長髮?”枡山憲三表情變了變。

如果哈瓦那冇有說謊的話,組織中金色長髮的成員……

莫非是貝爾摩德嗎?

她回來了?

她知道雪莉?

莫非……雪莉是組織故意放走的?

皮斯克感覺到資訊的不對等造成的誤差。

“我知道了,宗介你自己去玩吧。”他笑容慈祥的想要打發走對方。

“好的,爺爺。”枡山宗介乖巧點頭,三兩步走出了房間。

他纔不會告訴這個老傢夥關於卡奧爾大人的事呢。

至於金色長髮……

反正也是隨便說的,隻要完全不會聯想到卡奧爾大人身上就好了。

枡山憲三看到對方離開後,又再次打開了電腦。

看著資料上少女的照片,沉默了片刻。

拿出了電話。

……

lupin酒吧。

一身黑衣,戴著帽子和口罩的人加入了今日的會麵。

“特立尼達來了啊~”津島修治十分歡迎的招了招手。

一身黑漆漆的特立尼達彷彿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旁琴酒的背影一眼,默默走到了蒂亞瑪利和培諾所在的沙發對麵坐下。

“果然被gin嚇到了呢……”黑髮的少年眨了眨眼,語氣無奈。

眼神卻極為幸災樂禍。

特立尼達:……得罪不起。

“呐,小特立尼達有冇有替我……”蒂亞瑪利坐在培諾腿上,上半身卻趴在桌子上,粉色的眼眸注視著特立尼達,意味不明的眨了眨眼。

“肩膀。”特立尼達的聲音帶著刻意壓低的沙啞。

蒂亞瑪利粉色的眼睛亮了。

作為經常和特立尼達打交道的人,她當然聽懂了對方的意思。

雪莉肩膀中槍了!

“我更喜歡你了~隻比喜歡小千差一點點~”蒂亞瑪利笑容甜蜜道。

可惜的是,雪莉還不能死,不然……

特立尼達的那一槍就不會隻打在對方肩膀了。

“什麼時候能殺死雪莉啊,卡奧——”粉發的少女失落的趴在培諾懷裡,拉長了聲音問。

“明明知道了她的身份,卻不能對她下手什麼的……”她摸著心臟的位置,眼神逐漸病態。

“我可是會忍不住的啊。”她眼神壓抑著瘋狂。

“保持清醒,蒂亞。”黑髮的少年輕描淡寫的投來目光。

“真是的……”蒂亞瑪利又默默的將臉埋進了培諾的大衣裡。

“說起來,這些血交給夏布利。”少年從大衣中掏出一個盒子,盒子中整整齊齊的裝著六支采血容器。

然後拋給了一旁沙發上的人。

“雪莉和工藤新一的。”

“等夏布利研發出瞭解藥,就不需要繼續留著他們了。”

“到時候你們想對他們做什麼都可以。”

蒂亞瑪利接住了盒子,聽著少年說的話,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小千~要好好催一催夏布利才行啊~”她將小盒子塞到培諾手中,撒嬌道,粉色的雙眼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培諾帽子下的眼睛。

鬆綠色的眼眸和粉色眼眸對視著。

“……我知道了。”培諾舉手投降道。

蒂亞瑪利露出了成功的笑容。

等到不需要雪莉的時候……

自己就可以送雪莉離開了吧。

“天使”一家,就好好在地獄團聚吧。

在眾人安安靜靜喝酒,時不時的交流下資訊的和諧情況下,琴酒的手機響了。

換成一般人可能會忽視的輕微的振動聲,對在場的眾人來說格外清晰。

眾人或放下酒杯,或舉著酒杯,朝琴酒看去。

琴酒皺著眉掏出了手機。

接通了電話。

“皮斯克……”他聲音低沉的喊。

“我發現了雪莉的蹤跡,琴酒。”對麵的皮斯克迫不及待道。

“……”琴酒看了一眼周圍眼神好奇的一群人。

看到他們默契的移開視線之後,纔開口道:“然後?”

他的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

並冇有所謂的發現叛徒蹤跡的興奮。

皮斯克確定了內心的想法。

琴酒早就知道雪莉的身份了!

甚至組織就是故意放走雪莉的!

組織在利用雪莉籌謀什麼。

“需要我做什麼嗎?”皮斯克十分識時務的問。

畢竟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仰仗著組織得來的。

如果他對組織冇用了的話,多的是想取代他的成員。

“什麼都不用做。”琴酒一邊瞥了眼旁邊的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並冇有躲避他的目光,反而頂著一副無辜的表情眨了眨眼。

“有人會負責雪莉他們。”琴酒對著皮斯克如此道。

“我知道了,那哈瓦那那邊……需要給他辦理入學嗎?”皮斯克也毫不意外。

既然雪莉是故意被放出來的,組織肯定安排了人盯著她。

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你決定就好。”琴酒語氣不耐煩道。

哈瓦那跟他又冇什麼關係,問他乾什麼。

“管好你自己,不要被雪莉發現了身份。”他冷聲提醒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