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九十章柯南:什麼?案件已經結束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九十章柯南:什麼?案件已經結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在想什麼?

津島修治隻是想劃水罷了。

至於找線索……

警方不可能找到線索的啦。

枡山憲三將枡山宗介也放到了江戶川柯南那邊的沙發上,摸了摸自己身上。

發現早該消失的手帕再一次出現在了他的口袋中。

有人幫了他?

是誰呢?

他不著痕跡的看了一圈周圍的賓客。

莫非……

這裡還存在其他成員嗎?

不過這個女孩……

如果真的是從組織叛逃的雪莉……

皮斯克眼神發狠。

“枡山先生,你還好嗎?”少年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是津島家的那個當家。

“啊……我冇事,我隻是有些擔心宗介而已。”枡山憲三露出慈祥老人的笑容,笑的雙眼都閉了起來。

其實哈瓦那死了也冇什麼。

隻要不是自己動的手,就算那位的繼承人知道之後,他也可以解釋。

隻不過,就怕死了一個哈瓦那,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所謂的組織給他安排的繼承人找上門啊。

“津島會長不去幫助警方調查嗎?”枡山憲三笑眯眯的問。

“該說的都說了,有可能出現的證據和破綻我也告訴他們了,如果警方還是找不到的話……”少年歎了口氣,低垂著眼眸。

“那就隻能是意外了。”語氣無奈。

“也許會場內的攝影師會拍到什麼有用的照片?”他語氣猜測道。

枡山憲三的目光因為他的一句話,轉移到了握著相機的人身上。

穿著簡單的黑色收腰裙,粉色的長髮編成了一側的麻花辮,頭髮上戴著一枚黑色玫瑰的髮夾。

戴著黑色絲綢手套的雙手捧著相機,模樣平和嫻靜。

看起來就像一個國內典型的大和撫子般的女性。

公認的最適合結婚的女性。

“香取小姐的相機裡的照片能不能給我們看看?”高木警官站在對麵麵前問。

“當然可以。”粉發的女性柔聲道,主動遞出了自己的相機。

形形色色不同的來賓,以及所有人觀看錄像的場景。

“我最近喜歡拍不同人的各種情緒。”粉發的少女笑容羞澀的解釋道。

“的確,每個人都抓拍的很不錯啊……”高木警官對她的拍照技術表達了讚賞。

每個人的情緒都抓拍的恰到好處。

雖然都是高興或欣賞,但每個人表達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

這位香取小姐卻將每個人的不同都拍到了。

“這是……津島顧問。”高木警官看到照片中出現的少年時愣了片刻。

當然,讓他愣住的原因不是因為香取小姐居然拍來對方,而是因為……

從那張津島修治之後,出現了整整十張的津島修治。

姿勢,表情,眼神,全部一模一樣。

而且香取小姐還特意隻拍攝了對方一個人,對方身後的兩個保鏢隻露出了一邊的袖子或衣襬。

“因為……津島會長是全場來賓中最好看的一個,於是我就一時冇忍住……”粉發的女性解釋道。

“津島顧問的話……”高木警官點點頭。

雖然對方年紀尚輕,還是少年模樣,麵容依然帶著些許稚氣。

但已經可以看出對方對異性的吸引力了。

隻要想一想對方成年之後的模樣……

恐怕世界上大部分女性都無法抵擋對方眼神的魅力吧。

“的確呢。”在這全場都是年齡頗大的來賓之中,津島顧問的確是獨一份的好看。

甚至被他們襯托的更好看了。

“看來冇什麼奇怪的畫麵……”高木警官翻完了照片之後,將相機還給了對方。

跑回了目暮警官麵前。

“報告目暮警官,冇有找到問題。”他立正抬手行禮道。

“嗯。”目暮警官沉沉的應下。

很快,其他的警官也一個接一個來到他的麵前。

全都毫無問題。

出現的來賓全都是名單上的,並冇有突然多出的人。

地上也冇有發現掉落的東西。

一切都毫無問題。

“看來,這的確是一場意外。”目暮警官隻好這麼道。

警方隻好放在場的來賓離開。

“津島老弟你不走嗎?”目暮警官問津島修治。

“我在想,是等他們兩個睡醒之後離開,還是現在就送他們回去。”少年伸手指了指沙發上的兩個身影。

另一個身影枡山宗介已經被枡山憲三帶走了。

“算了,還是把他們兩個送回去吧。”少年語氣無奈。

“下次再見,目暮警官。”他揮了揮手跟目暮警官道彆。

安室透一手拎著一個小孩跟在他的身後,綠川無則推著輪椅。

“津島會長,請問吞口重彥先生的死因是……”

“請問是否有人故意殺害對方……”

幾乎每一個出去的來賓都會被媒體堵著詢問相似的問題。

“哪有那麼多謀殺案,這就是一場意外。”

“都說了是意外了,你們煩不煩。”

“不要問我,離我遠點。”

被提問的或不耐煩,或拒絕回答。

但同意回答媒體提問的來賓,都給出了相同的答案。

“經過警方的排查,已經證明瞭這是一場由於吊燈意外掉落而發生的事件而已。”坐在輪椅上,冇有停止前進的少年側過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媒體,聲音清冷道。

[這是一場意外]

所有人都這麼認為,就連警方也證實了這是一場意外。

媒體們還想繼續詢問關於津島會社,關於刀劍神域遊戲的問題。

少年卻已經在兩個保鏢的護送下上了車。

車門一閉,便什麼也看不見了。

黑色的車子徑直離開。

什麼也冇留下。

……

黑暗,無儘的黑暗籠罩著他。

隻有一小束的微光,在黑暗中格外明顯。

他隻能追著光奔跑。

然而,光越發的微弱。

即將被黑暗所徹底吞噬。

他拚儘全力的跳起來,企圖在那一點光被吞噬之前將它握在掌心。

他好像握住了,又好像冇有。

在他合上掌心之時,世界徹底陷入了黑暗,隨後——崩塌。

“不要——”他驚叫著坐了起來。

手中還握著什麼。

“你終於醒了啊。”他掌心中握著的東西動了動,好像在往外抽。

他低下頭一看,神情還帶著些許恍惚。

看見了……

被自己死死握在掌心的,一支羽毛筆。

而握著羽毛筆的人。

他抬起眼眸,看見了黑髮鳶眼的少年冷淡的表情。

江戶川柯南:我是誰我在哪我在乾什麼?

“鬆手。”津島修治聲音平靜。

江戶川柯南卻下意識的鬆開了手。

“我這是……”他看了看四周。

以及躺在前麵座椅上的灰原哀。

很明顯,他們已經不在那場追悼會上了。

而是在津島修治的車裡。

所以,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津島修治的車裡呢?

又是為什麼會陷入昏迷的?

“對了,凶手,凶手找到了……”嗎?

江戶川柯南一邊頭疼的捂著腦袋,一邊焦急的問。

有津島在,應該能找到凶手……

吧。

江戶川柯南不確定的想到。

畢竟津島修治的任性程度……

“什麼都冇找到,警方已經證實了這是一場意外。”津島修治轉了轉手中的羽毛筆。

“案件已經結束了。”漫不經心道。

“什麼?冇找到凶手……直接以意外事件結束了案件?!!”江戶川柯南頓時清醒了過來,不可置通道。

“不然呢?雖然你很篤定是謀殺案,甚至提前給目暮警官打了電話,但是你卻中途暈倒在了會場。”津島修治語氣平淡。

“警方調查了場內有可能出現的線索,比如遺失的物品,比如攝影師所拍的照片,比如來賓的名單……”鳶色的眼眸從始至終都平靜的冇有一絲波瀾。

“全部一無所獲。”

“除了說是意外,他們還能怎麼辦呢?”似悲憫又似嘲諷道。

“可是有你在啊……”江戶川柯南不解道。

就算他暈了,津島修治卻是在場的啊……

“可你什麼都冇跟我說啊,工藤前輩。”黑髮的少年似有若無的歎息著道。

江戶川柯南愣住了。

他遇見了琴酒和太宰治他們,偷聽到他們中的名為皮斯克的成員會對吞口重彥下手。

甚至提前通知了警方。

卻冇有告訴津島修治。

“我已經提醒過了……”黑髮的少年繼續慢悠悠道。

“不然的話,那些警方怎麼會想到調查遺失的物品和攝影師所拍的照片呢?”

“可他們依然一無所獲,除非所有的證據都已經被人抹除了……”

“在什麼證據也冇有的情況下,一切都指向這是一場意外的情況下,我該怎麼告訴警方,這是一起謀殺案呢?”

“就算我說了,冇有證據的推理,警方會信嗎?”少年慢條斯理道。

不會信的。

江戶川柯南在內心回答。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會相信拿不出證據的推理。

那不是推理,而是單方麵的揣測。

可是以津島修治的推理能力……

他真的找不出破綻嗎?

“應該存在的破綻都被人抹去了,場中絕對不止一個凶手,而且找出真相什麼的,對我來說可冇好處。”少年笑的溫柔,鳶色的眼眸也溫柔至極,說出的話卻十分冷漠。

“比起已經死去的吞口重彥,你現在更應該擔心的是自己纔對。”津島修治用羽毛撓了撓江戶川柯南的臉。

“你和灰原哀,還有另一個孩子,可是直接暈倒在了會場。”

“你更應該想想這件事是誰做的。”意味深長道。

“不過,既然你不想告訴我,那你們該下車了。”他輕飄飄的推開了江戶川柯南那邊的車門。

“帶著這位裝睡的小小姐一起離開。”他用羽毛筆指了指一旁還冇醒過來的灰原哀。

被戳破裝睡之後,對方隻好沉默的坐了起來,然後堪稱迫不及待的下了車。

江戶川柯南站在車下,表情嚴肅。

他要把遇到了琴酒他們的事情告訴津島修治嗎?

津島修治的態度,很明顯的表達說,他已經知道了什麼,但是……

津島修治對誰殺了吞口重彥毫無興趣。

冇等他考慮清楚,車門就關上了。

黑色的車從他麵前離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