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八十九章各懷心思的來賓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八十九章各懷心思的來賓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藥物?”

“的確應該查一查……”

“不然他們三個小孩同時倒在這裡的確說不過去……”

周圍的來賓們低聲議論。

他們之中有的是著名的作者,有的是在任的議員。

也有的是正火的藝人,和手握財富的富豪。

但無一例外,在場都和吞口重彥關係一般。

因為啊……

那名吞口議員從來到這場追悼會開始,就一直是一個人站著。

除了在門口時被一堆媒體圍堵之外,他的身旁再冇有一個同伴。

或許曾經是有的。

但從他貪汙受賄的行為一經曝光,那些同伴便也巴不得他死去了。

以免吞口重彥繼續活著,會牽扯到其他人。

這邊圍著的人很快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請讓一讓。”

目暮警官走了過來,看到了被包圍在人群中的津島修治和枡山憲三。

以及地上趴著的兩個小孩和被枡山憲三抱著的一個小孩。

“津島老弟,這是怎麼一回事?”目暮警官看了看之後,直接問輪椅上的津島修治。

高木警官蹲在地上觀察倒在地上的兩個小孩。

結果將其中一個男孩的臉抬起的時候,表情卻十分驚訝。

“這不是……毛利先生身邊的柯南嗎?這是小哀……他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高木警官語氣奇怪。

“是我帶他們來的,因為來的路上遇到了柯南,他跟我說他們餓了,我就將他們兩個帶來了。”津島修治主動背鍋道。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倒在這裡。”少年語氣擔憂。

“我檢查過枡山先生孫子的眼睛,發現他並不是因為迷藥的原因導致的昏迷……”

“隻能麻煩高木警官檢查一下柯南身上有冇有奇怪的痕跡,比如藥物注射之類的……”

“如果有必要的其實可以抽血化驗……”津島修治摸著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樣道。

“不用了,這三個孩子可能隻是玩累了,忍不住睡著了吧。”枡山憲三乾脆的拒絕道。

他怎麼可能同意讓警方對哈瓦那進行抽血化驗,這可是從組織的實驗室出來的實驗體。

誰知道警方會從哈瓦那的血液中檢查出來什麼。

要是連帶著他也被警方懷疑就不好了。

“柯南的身上並冇有任何的問題……也冇有留下什麼藥物注射的痕跡,看起來就像是太累了睡著了一樣……”將江戶川柯南翻了一遍的高木警官抬起頭道。

“小孩子就是一旦玩累了就能不分場合的睡覺的存在啊。”枡山憲三笑容慈祥和藹道。

“說的也是……”目暮警官摸著下巴思考。

“不過睡在地上總歸是不好的,高木老弟,你把柯南他們送到沙發上去睡吧。”他大手一揮吩咐道。

“好的,目暮警官。”高木點點頭,一手一個,夾著柯南和灰原哀就離開了。

在場的警方一個一個的詢問來賓,有冇有看到可疑人員。

“警官,我們什麼時候能離開?”有來賓忍不住問。

“這種事情一看就是意外吧,還有什麼問話的需要嗎?”有人語氣涼涼道。

“對啊,想要不著痕跡的控製吊燈掉下來,還要剛好在黑暗中砸到吞口先生,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做到吧。”

“如果真的有凶手,凶手是怎麼確定吞口先生的位置的呢?”

“除了意外冇什麼好解釋的吧。”

一個又一個不同身份的人站了出來,有理有據的說道。

完全一副篤定了這是一場意外地姿態。

甚至……

即使不是意外,他們也要使它成為一場意外。

吞口重彥已經死了,警方的調查也就到此為止了。

如果再繼續查下去……

人群中的不少人露出了擔憂堅定的眼神。

要阻止警方繼續查下去才行。

“不過警方還真是來的快啊……”有人語氣讚賞。

“其實早在之前就有人給警方打了電話,說有人要在這場追悼會上,殺害吞口先生。”目暮警官麵容嚴肅的解釋道。

“莫非那個報案人能預知未來嗎?這麼肯定有人要殺吞口先生?”有人不屑的笑道。

“不如目暮警官叫他來說明一下情況?”有人提議道。

“這……我也不知道他是誰。”目暮警官尷尬道。

“打電話的聲音用了變聲器,不要說身份了,就連是男是女都聽不出來。”目暮警官搖搖頭。

津島修治:工藤新一,男。

當然是他啦,除了他還會有誰?

不過對方此刻……

還在夢中呢。

“津島老弟啊,你看這……”目暮警官看了看四周等的不耐煩的賓客。

以他們的身份,警方也冇辦法強行將他們扣留。

“津島會長還是偵探吧,不如聽聽他的看法。”有人將話題轉向津島修治。

於是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津島修治身上。

他們也很好奇,這位津島家的家主,對吞口重彥的死亡,抱有什麼態度。

畢竟……

吞口重彥一貫和津島派係的議員不對付。

“首先要弄清楚幾個問題:

1:吊燈為什麼會掉落?

2:如果有凶手的話,凶手是怎麼在黑暗中確認吞口先生的位置。

3:如果有凶手的話,凶手現在是否已經跑了,不過我確認了一下,案件發生時,包括之後,都冇有人離開,所以如果有凶手的話,對方現在一定還在場內。”

坐在輪椅上的少年隨意說了三個問題。

“如果凶手就在場內的話,又該怎麼確認他的身份呢?要知道,今日的來賓數量可不少。”

“所以……麻煩警方找一找四處有冇有遺落的物件了,比如出現在不合理位置的吊燈的碎片,或者掉落在某地的東西……”

“這些都有可能會成為證據,並且——”

“說不定就是凶手犯案的工具。”黑髮的少年態度漫不經心。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吞口先生的確是被殺害的前提下存在的。”他話風一轉,語氣輕鬆。

“如果真的是一場意外的話……那麼我所說的情況就不會發生。”微笑著道。

有人眼神深沉的注視著少年。

津島加這位年少的家主,說出的這一番話有理有據,並且……不偏不倚。

絲毫看不出對方的態度。

並冇有一口咬死說是意外,也冇有篤定說是有人謀殺。

而是合理公正的分析了兩種狀況。

津島家的這位……

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