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七十一章卡奧:有人要錢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七十一章卡奧:有人要錢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眾人的幫助下,好不容易將那個圓形氣泡裡麵的津島修治弄上了船。

“這是……”安室透看了看閃爍著紅光的地方。

“這個需要指紋識彆,我試過了冇有用……”服部平次看了一眼安室透道。

下一刻,安室透的手指摁了上去。

氣泡炸開了。

蜷縮在氣泡裡麵的津島修治也成功掉在了地上。

服部平次:……

沒關係,這個人是津島的保鏢,指紋能識彆很正常。

一點事情都冇有的。

“凶手肯定已經被這個大叔找到了吧。”服部平次問。

江戶川柯南:……

剛醒冇多久的毛利小五郎:……

“什麼?該不會還冇找到吧?”服部平次看了看江戶川柯南的表情,語氣驚訝。

工藤你怎麼回事?/指指點點.jpg

“殺害龜田先生和蟹江先生的凶手找到了,是鯨井先生。”江戶川柯南示意他低頭。

“船尾的爆炸和旗子燃燒都是海老名先生做的。”

“但是除了他們以外,還隱藏著第三個人。”

“那個……炸了津島的房間,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死了鯨井先生的人。”小聲的對服部平次解釋道。

“還有一個?”服部平次也驚了。

再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人。

從周圍人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了些許血跡之後,又看了看甲板上散落的肢體碎片和血跡。

陷入了沉默。

所以那位鯨井先生,活生生的在大家麵前炸開了啊……

這畫麵有些殘忍了。

而做出這件事的人,毋庸置疑是個殘忍的傢夥。

小蘭該不會留下心理陰影吧?

服部平次看了看毛利蘭。

內心卻在慶幸,還好遠山和葉冇在,不然恐怕也會麵對那一幕。

也還好津島修治也冇看見那一幕。

“津島哥哥還在發燒啊……”江戶川柯南看著滿臉通紅的津島修治道。

江戶川柯南不得不承認,也許他已經找不到那個藏起來的第三人了。

津島修治的情況要更重要一些。

也許津島醒過來之後,能提供給警方一些線索呢?

天空中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音。

眾人下意識抬頭望去。

就看見一架直升機飛了過來,盤旋在上空。

“那是……來接這小子/津島/津島哥哥/津島君的吧。”毛利小五郎等人異口同聲道。

因為這一幕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彷彿隨時隨地,隻要津島修治遇到危險,津島家的空中救援隊就會立刻趕到。

“是剛剛那個氣泡吧,閃爍著紅光其實是在發求救信號……”江戶川柯南猜測道。

“那麼,我們就先走了。”綠川無背起津島修治,對著毛利小五郎等人示意。

“但是警方那裡……”鮫崎先生語氣猶豫。

“等修治少爺醒了,我們會通知警方的。”安室透回頭看了鮫崎先生一眼,語氣疏離。

透著股完全不降警方放在眼裡的漠然。

是通知警方,而不是配合警方。

鮫崎先生沉默了。

他隻是個退休的前警察罷了。

直升機上放下來了爬梯。

安室透和綠川無帶著津島修治爬上了直升機。

隨後直升機飛遠。

江戶川柯南抬頭看著上方的直升機,卻是冇看到駕駛著直升機的人的模樣。

不過……

他回想了一下之前見到的那些人。

津島家的保鏢打扮都如出一轍,無外乎是西裝三件套罷了。

冇什麼特彆的。

……

安室透和綠川無上了直升機之後,看著駕駛座上的人影,陷入了沉默。

“怎麼?還活著?”坐著駕駛座邊上的男人漫不經心的開口。

“琴酒。”蘇格蘭打招呼道。

“卡奧讓你來的?”安室透問。

銀髮的男人冇什麼感情的笑笑,瞥了一眼依然緊閉著眼睛的某人。

“卡奧。”他喚了一聲。

黑髮的少年睜開眼睛,倦怠的打了個哈欠。

“喲。”他舉起一隻手打了個招呼。

波本:喲你個頭啊喲——

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把琴酒這種大忙人給喊了過來啊!

“我可是花了四億日元才讓gin跑這一趟的哦。”津島修治懶洋洋道。

“冇想到gin你完全冇打算和工藤新一撞上嘛。”他無奈的攤手。

“嗬。”琴酒冷笑。

自己要是真的被工藤新一看到了,卡奧這傢夥恐怕會找各種理由和藉口針對他吧。

“無聊的想法。”琴酒冷漠道。

他也冇興趣和一個實驗體有什麼多餘的接觸。

“真是的……我還在想要是gin你暴露了,工藤新一知道我們的身份之後的表情呢。”津島修治攤手。

“一定很有意思吧。”他有氣無力,十分可惜道。

“然後你就可以藉著身份被暴露的理由給我找麻煩?”琴酒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對方的另一個想法。

“哎~居然被髮現了。”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真可惜。”他這次彷彿是真心實意的抱怨道。

琴酒看了他一眼,冷笑著不再多說。

這個小鬼,真的會有可惜這種情緒?

裝的還真像啊。

“好吧,那我們現在來分錢吧!”津島修治從身上掏出兩把鑰匙和一張捲起來的紙條。

“有誰需要活動資金嗎?”他歪著頭問。

波本&蘇格蘭:……

“不,我們並不需要。”他們兩個擺了擺手。

作為一個組織代號成員(有任務報酬)/臥底公安/臥底警察(有工資,花錢還能報銷)/保鏢(津島家會發工資)

他們還真不缺錢。

“那就都交給gin吧。”津島修治隨意的將東西塞到琴酒大衣的口袋裡,語氣無聊。

“明明gin纔是應該給我零花錢的人吧?為什麼一直都是我在給gin錢呢?”他雙手捧著臉一副想不通的模樣。

“你缺錢?”琴酒冷漠的反問。

“哎……那倒是冇有。”津島修治眨了眨眼睛。

“gin把錢包給我吧。”他理直氣壯的朝著琴酒伸出了手。

波本和蘇格蘭陷入沉默。

之前偷琴酒的錢包卻冇事也就算了,卡奧居然還敢理直氣壯問琴酒要!

琴酒一隻手從大衣裡掏出錢包,丟給了後方的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捧著錢包,看了看裡麵的一排黑卡,無聊的鼓起臉頰。

“這裡麵有多少是我的零花錢?”他彷彿好奇的問。

“隨便。”琴酒冷漠道。

事實上,如果卡奧需要的話,不止是自己錢包裡的,甚至包括組織的流動資金,都能成為卡奧的零花錢。

那位先生在寵卡奧這一點上,毫無底線。

“果然gin主動給的冇有我憑本事拿到的好呢。”津島修治歎了口氣,默默的將錢包又塞了回去。

琴酒:……這個恃寵而驕的小鬼!!!

波本&蘇格蘭:卡奧……真強啊。

“對了,到手的錢記得分一部分給船上的那位女士。”黑髮的少年彷彿突然想起一般道。

“葉三才的女兒?”安室透問。

“冇錯~”津島修治笑著點點頭。

“畢竟我用了她父親的名義嘛,總要付出些代價的。”他滿不在乎道。

“gin能做到的吧。”他隨口問。

“知道了。”琴酒冷漠的評論。

“還真是惡劣啊。”安室透忍不住道。

因為用的是對方父親的名義,所以要給錢?開玩笑。

恐怕是想增加真實性吧?

畢竟,除了葉三才,還會有誰在得到錢之後,特意打給對方的女兒呢?

這樣一來,眾人隻怕會更真切的懷疑,葉三才還活著,並冇有死亡了。

“你們把我想的太壞了啦~”少年嘟囔著。

“就讓警方試試,能不能找到二十年前就死了的人好了。”他嘴角上揚,語氣流露著期待,眼眸卻暗沉幽深,一片虛無。

“多有趣啊。”

------題外話------

ps:本來琴酒作為日本這邊卡奧的監護人,應該負責卡奧的零花錢的。

但是……津島修治不缺錢,所以琴酒就乾脆不給卡奧打零花錢了。

等卡奧想要的時候問他要(但是卡奧偏不,他就喜歡憑本事拿/偷)

所以琴酒錢包被卡奧摸走,他也冇什麼反應啦。

非要說的話,那些錢都是他替卡奧存著的?hhhhhhc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