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十六章細節決定了你的未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十六章細節決定了你的未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安室透和毛利小五郎等人跟著那位橫溝警官一起來到了桶木旅館。

當然,對於安室透來說他隻是回到了自己住的旅館。

來到那位世井宣一和今竹智住的204房間後,他陷入了沉默。

“怎麼了嗎?安室先生。”毛利蘭看出他臉色不對,關心的問。

“不,事實上……我就住在死者旁邊的房間。”他表情難看的來到隔壁,打開了203的房間。

工藤新一:喂喂,這也太巧了吧。

他瞪著個死魚眼思考,好像每次遇到津島修治那傢夥,就會撞上命案哎……

那傢夥,莫非是個掃把星嗎?

“果然人還冇回來啊。”安室透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房間道。

“那津島君到底在哪裡呢?”小蘭也陷入了沉思。

隔壁的204內。

淩亂的衣服被隨意的扔在地上,死者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子彈貫穿了他的額頭。

一旁丟著黑色的死者的錢包,和一支還沾著白沫的牙刷。

毛利小五郎撿起錢包,不出意外的發現裡麵的現金全部被拿走,於是果斷的宣佈:“這是一場隨機的入室搶劫案。”

“但是,這也可能是一場偽裝成搶劫案的,有計劃的謀殺案吧?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死者的室友,世井先生啊。”橫溝警官急切的反駁。

“但是我可是有不在場證明的哎,這位橫溝警官,今竹被殺害的時間是八點左右吧,那個時候我已經在祭典現場了哦,還遇到了這位毛利小五郎偵探。”世井宣一有理有據的反駁。

“我說的對不對啊,毛利偵探。”

“話是這樣說冇錯……但是我們遇見你的時候,好像已經是祭典後半段了。”毛利小五郎摸著下巴思考道。

“從這家旅館到祭典現場,所需時間25分鐘左右,所以,如果你八點鐘殺害了死者之後,再趕往祭典現場的話,在八點四十分到那裡遇見毛利偵探,是完全來得及的。”橫溝警官一步步推理道。

“哈?我可是有照片的哦,就在這個相機裡,不信的話你就把照片洗出來看咯。”世井宣一一副不可理喻的模樣,自信的遞過相機。

一名警察接過相機,飛快的跑去洗照片了。

很快,他帶著洗好的照片回來了。

“這個照片的時間……應該是在八點左右,天字剛點燃的時候吧……”毛利小五郎看著照片背景上大大的天字道。

“這麼一看的話,世井先生的確有不在場證明啊。”他想了想道。

“這……”莫非我的推理,是錯的嗎?

橫溝警官陷入自我懷疑。

工藤新一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不對勁,犯人就是那個世井宣一,但是,為什麼他會有不在場證明的照片呢?

可惡,他的犯罪手法一定有破綻的!快想出來啊!

“啊嘞……人這麼多,發生了什麼嘛?”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

“津島君你回來了啊……”

“你怎麼渾身都在滴水啊?!你又乾什麼去了啊。”聽到少年聲音立馬從203走出來的安室透當場懵逼。

少年身上還穿著那件白色鶴紋的和服,隻不過此刻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著水,銀色的飛鶴圖案的暗紋在旅館的燈光下流轉著螢光。

他黑色的微捲髮也濕噠噠的貼著臉,看起來簡直慘不忍睹。

“因為祭典附近有條河嘛,我看到之後就忍不住入水啦~”少年甩了甩袖子道。

“津島君?莫非……你就是那位帝光的少年偵探,津島修治君嗎?”橫溝警官一副驚喜的表情道。

“哎?你認識我嘛?”津島修治歪頭看向他,與此同時也看到了204內的其他人。

“啊啦,這不是柯南小朋友和毛利蘭小姐嗎?你們也來祭典玩啊,看這情況……你們又遇到案件了啊。”他一副驚訝中帶著莫名的語氣道。

工藤新一:喂,彆說的我們好像經常遇見案件一樣啊!

安室透從浴室拿了一條乾爽的浴巾,從頭蓋到少年的膝蓋。

“擦一擦身上的水吧,還有,你手上拎著的是什麼東西啊。”他語氣和善道。

“既然津島修治君也在的話,請幫我們一起分析案件吧,事情是這樣的……”橫溝警官邀請道。

“哎?是這樣啊……”少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點頭。

“怪不得我說怎麼有人亂往河裡丟東西呢,砸到人可是很痛的啊。”他不滿的嘟囔著。

舉起了手上拎著的東西,相機,墨鏡以及手槍。

“那麼這些應該就是那個犯人丟的作案工具啦。”他這麼說著,來到了一桌子的照片前。

抽中了最有力的不在場證明的那張照片。

“呐呐,這位世井先生,可以做個和照片上一樣的姿勢嗎?”

他將照片放在世井宣一的旁邊對比道。

然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原來如此。”

“果然,犯人就是你吧。”他篤定道。

“哈?明明照片我冇有動過手腳吧?難道你有證據證明我的不在場證明是假的?”世井宣一用著憤怒的表情道。

“難道津島君已經看出犯人的手法了嗎?”橫溝警官如此說道。

所有圍觀群眾都盯著房間裡,裹著白色浴巾,身上的和服還在滴水的少年。

“雖然照片不是假的,但是這根本就不是今年祭典的時候拍的吧……”少年無趣道。

“還是說,世井先生想告訴我,你手腕上戴錶留下來的痕跡,是在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裡曬出來的?”他語氣嘲諷的調侃兒,說著說著自己都笑了出來。

“!!的確!這張照片上的世井先生,手上還冇有戴手錶留下的色差。”橫溝警官恍然大悟的看著照片道。

“而且這些東西就是你丟的吧,上麵應該還有你的指紋,友情提示,指紋是不溶於水的哦,換句話說,隻要橫溝警官檢查一下這些東西上的指紋,同樣可以確定你是凶手……阿秋……”少年條理清晰語氣冷靜的說著,末尾卻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剩下的你們自己玩啦,我要回去洗澡換衣服阿秋……阿秋……”可惡啊,為什麼一入水就感冒啊!

在他回到203關上房門後,世井宣一放棄了狡辯,承認了罪行。

說起他為何要殺今竹智的原因。

“不愧是風頭正盛的國中生偵探啊!一眼就看破了犯人的手法!”橫溝警官讚揚道。

“嘁,還差的遠呢,那小鬼。”毛利小五郎不屑道。

“爸爸,你又開始了。”毛利蘭無奈。

另一邊的203。

“阿秋……阿秋……”津島修治換上睡衣坐在床上,不停的打著噴嚏。

“喝了這碗薑湯吧。”端著薑湯回來了的安室透說道。

津島修治皺著眉看著碗裡的液體。

“你終於決定下毒謀殺我了嗎?波本。”他這麼說道。

“彆不識好人心啊卡奧,我可是擔心你晚上會發燒,才讓旅館老闆娘特意做的薑湯哦。”安室透笑的從容不迫,眼神透露著和善的意味。

“嗬,我……”不。

準備寧死不屈的少年被掐住了嘴,薑湯被波本無情的手給灌進嘴裡。

“來,啊,要喝完一碗纔有用哦。”

“唔……唔唔……咳咳咳”被硬生生灌下一整碗薑湯的少年眼神發散。

彷彿還冇反應過來波本居然敢這樣對自己。

津島修治:可惡的波本!琴酒都不敢這樣對我!我要讓他鯊了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