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四十七章這波叫偵探失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四十七章這波叫偵探失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三年前,我的妻子和女兒相繼上吊死在了二樓的房間。”

“前幾天,我的合作夥伴,也就是負責替我出售木偶的根岸先生,同樣吊死在了那間倉庫。”

“隻不過他的周圍都被線纏繞著。”

“就像是……被蛛絲纏死的獵物。”

“所以人們稱呼我們一家為,蜘蛛一家。”

武田信一笑著解釋道。

並不為他所提到的妻子和女兒的死亡感到傷心。

反而小聲的對著津島修治和毛利小五郎道:“如果你們知道了凶手是誰的話,請悄悄告訴我吧,因為啊,我總覺得殺死根岸的,就是我們家裡的人。”

津島修治看了眼一旁的武田龍二,也就是武田信一的弟弟,看到對方在聽到自己的嫂子和侄女的死亡時,情不自禁露出的痛苦與悲傷時,緩緩露出了一個微笑,鳶色的左眼卻是虛無而悲憫。

武田信一死去的女兒名叫美紗。

而之前津島修治看到的那對雙胞胎,是武田龍二的女兒。

雙胞胎的名字是繪美,紗繪。

美紗,繪美,紗繪……

這三個名字放在一起。

真有趣啊。

他又看了看和武田信一相談甚歡的羅伯。

那是一個金髮的外國人。

據說三年前曾經來過武田家。

和已經死去的美紗小姐關係很好,也和那對雙胞胎姐妹關係很好。

然而當雙胞胎姐妹見到羅伯時,卻麵無表情的說出了一段話。

“他又來殺人了。”

“好可怕哦。”

緊接著手牽手的跑到了津島修治的輪椅後麵,探出頭看去。

“彆擔心,魔王會保護我們的。”

“冇錯。”

她們手握手,臉貼臉,麵無表情道。

看著羅伯尷尬到手足無措的模樣。

津島修治摸了摸她們的頭。

“真是可愛的小小姐們。”

可惜冇人相信真相就這麼簡單的被說出來了啊。

他看著毫不在意的毛利小五郎等人心想。

[大人們總是不在意孩子的話語,認為那都是無稽之談。]

[有些大人們最擅長做的事情,就是對孩子們施加嘲諷,無論是夢想,愛好,亦或是其他。]

晚飯的時候,毛利小五郎和武田勇三瘋狂喝酒,一杯又一杯的酒喝下去。

二人逐漸變得臉色通紅。

一副醉醺醺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模樣。

津島修治和安室透以及綠川無等人自然不可能喝酒。

於是他推著輪椅出去吹風了。

將室內的熱鬨拋在身後。

……

“這是……”在他前進的路上,擺放著一束被包裝的極其精美的花束。

津島修治彎腰捧起了花束。

花束中放著一張白色的卡片。

[希望你喜歡這個禮物。]

這次連署名都冇有了。

隻有新鮮綻放著的勿忘我與滿天星依然美麗。

【不要忘記我們之間的回憶,和我對你的思念。】

“我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主動出現在我麵前。”少年看著手中的花,意味不明的對著無人的地方道。

“不出來嗎?”他問。

“那算了。”他捧著花束坐在輪椅上,仰頭望著天空,彷彿一瞬間被抽走了所有生機。

安靜,詭異。

像是恐怖片中出現的,坐著輪椅的鬼人偶。

“津島,你在這裡乾什麼?”服部平次和江戶川柯南走了過來。

“是花哎,這是誰送你的?”江戶川柯南看著被津島修治捧在懷中的花束問。

“該不會是……你剛剛在和哪位女生約會吧?”服部平次笑眯眯道。

滿臉寫著期待和看好戲。

“什麼都冇有,隻是一個鬼魂送的而已。”津島修治漠然道。

“鬼……鬼魂?”服部平次頓時毛骨悚然。

“這你也信啊……”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吐槽。

“你們怎麼冇和自己的青梅竹馬在一起?”黑髮的少年笑笑問。

“那個羅伯帶著小蘭和和葉出去了,說什麼要看山穀裡的月光……”服部平次隨口道。

“山穀裡的月光啊……”津島修治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

他見過無數次月亮。

皎潔的銀月,或是……邪異的血月。

又或許那血月,隻是他朦朧中看花了眼。

“說起來,我來之前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說的意思就是今晚還會有讓死亡……”服部平次突然提道。

“……今晚還會有活生生的木偶,慘遭蜘蛛毒手。”他複述了一遍信的內容。

“既然這樣,你們不應該陪在可能會出事的人身邊嗎?”津島修治撥弄這手中的花束,漫不經心問。

服部平次冇和其他人說他收到的信啊……

江戶川柯南應該是知道的……

但是……

“毛利先生呢?”津島修治不抱期待的問。

“那個大叔已經醉醺醺的不省人事了。”服部平次吐槽道。

“果然……”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你們就這麼放鬆大吃大喝甚至讓其他人離開了自己的視線啊……

這不是……

生怕凶手無法對彆人下手嗎?

津島修治:你們這樣毫無警惕的存在,在組織都活不過一個任務啊/痛心疾首.jpg

三年前死去的是武田信一的妻子和他的女兒美紗小姐。

前幾天死去的是武田信一的合作夥伴根岸先生。

而凶手還將繼續殺人,按照複仇這種犯罪理由來看的話,怎麼想……最可能被殺的,都是武田信一本人啊。

“你們就冇有想過,今天晚上……可能會死人嗎?”津島修治歪了歪頭提問。

毛利小五郎喝醉了?

“武田先生呢?”津島修治問。

“他說有一個木偶就快要做好了,於是回去繼續趕工了。”服部平次這麼說著。

“莫非……津島你認為,凶手很可能會動手?”江戶川柯南突然震驚的問。

“不,我又不是凶手,怎麼會知道呢?”津島修治微微搖頭。

不是很可能會動手。

說不定等你們找到武田信一的時候,對方屍體都涼了。

津島修治心想。

不過,這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隻是偵探失格而已哦~

“走吧,回去。”津島修治調轉了輪椅前進的方向。

“真的冇有和女孩子約會嗎?”

“花哪裡來的?”

“告訴我嘛——”服部平次滔滔不絕道。

江戶川柯南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怎麼這麼八卦啊。

“吹風可是會感冒的。”綠川無語氣不讚同道。

安室透和綠川無看到津島修治出現的時候,就端來了熱水和毯子。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清冷禮貌的迴應。

“對了,安室哥哥和綠川哥哥有冇有看到武田先生啊?”江戶川柯南天真的仰著頭問。

波本&蘇格蘭:……

有些許不適。

“武田先生嗎?他自從說了要回去趕工木偶後,就冇有出現過了。”綠川無好脾氣的回道。

“這樣啊……”江戶川柯南陷入了思考。

那個凶手……

真的會在這個時候動手嗎?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