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四十一章柯南:吃我一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四十一章柯南:吃我一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真是的……明明還有半個小時纔到我們預約的時間啊……”毛利小五郎坐在等待區域的位置上吐槽道。

“因為這家店很有名嘛,錯過的話,預約就會取消嘛。”毛利蘭解釋道。

“那是……”江戶川柯南看著水池中出現點三艘迷你船隻。

“那是……三位客人正在比賽,看誰的船會先到終點呢。”安西京子看了一眼水池中的三艘船,微笑著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江戶川柯南恍然大悟。

“那那個是……”他指著一艘緩慢的,但是比另外三隻大了許多的船問。

“那是我的用來上菜的船。”安西京子繼續解釋道。

順便解釋了一通怎麼上菜,怎麼到顧客包廂的原理。

期間一名副教授和他的同伴發生了些許糾葛。

“真是的,我們還在這裡等位,有些人卻坐在包廂裡麵玩這種東西。”毛利小五郎看著水中的三艘小船,冇好氣道。

“爸爸——”毛利蘭語氣無奈。

三艘小船逐漸來到了一號包廂的旁邊。

“是我贏了!”其中一艘掛著黑色小旗子的船率先抵達。

毛利小五郎等人看見有人從一號包廂探出了頭。

“是你贏了。”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點點頭。

至於輸給津島修治……

這能叫輸嗎?這又不是比賽!

他們隻是陪津島修治玩而已!

“還真是……該死的熟悉啊。”毛利小五郎看著那熟悉的一身黑的打扮,以及那頭微卷的黑髮……

怎麼看,都像極了某個小鬼啊。

“津島哥哥——”江戶川柯南卻直接叫出了聲。

於是那個隻露出一點側臉的人便轉過了頭,徹底露出了一整張臉。

毛利小五郎:果然……

是津島修治啊。

“啊,是柯南和小蘭小姐還有毛利先生啊。”津島修治看到他們彷彿也有些驚訝。

“玩賽船的原來是津島哥哥啊……看起來是津島哥哥贏了哎。”江戶川柯南看著津島修治手中的遙控器,天真的問。

為什麼……

津島坐上了輪椅?一隻手還吊了起來?

他又出什麼意外了嗎?

一號包廂內,聽到毛利先生之後,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默默放下了杯子。

來到了門口,仔細看了過去。

的確,是毛利小五郎。

“赤司。”跡部景吾退回了房間,表情嚴肅。

“我知道了。”赤司征十郎同樣嚴肅的點點頭。

“津島。”赤司征十郎喊了一聲。

“啊。”津島修治轉過頭。

“快吃,吃了我們早點走。”跡部景吾緊跟著回覆。

“好的。”津島修治認真的點點頭。

三人默默加快了用餐的速度,連話都不說了。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啊——”

跡部景吾話還冇說完。

外麵就傳來了一聲尖叫,聽聲音,是那個負責接待的安西京子小姐的。

“……還是晚了。”跡部景吾捂著額頭歎息。

“我們……儘力了。”赤司征十郎有些無奈。

隻是,這位毛利先生的意外光環,實在是讓人無處可逃。

他們隻好走出包廂前往尖叫聲傳來的方向。

果不其然,那位毛利小五郎先生和他的女兒以及小學生已經比所有人都提前到了案發現場。

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提醒眾人報警。

“這下,真走不掉了。”跡部景吾揉了揉眉心。

三人進去看了一眼案發現場。

死者是一名穿著西裝的男性,心臟處插著一把刀子,看衣服上被染紅的出血量,明顯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金田——”有人驚呼著衝了過來。

“怎麼會……”來人不可置信的看著屍體。

津島修治一隻手抱著小船,昏昏欲睡。

警方很快趕到現場。

帶隊的是目暮警官。

他看見毛利小五郎之後,露出一副無語嫌棄的表情。

“你這次又是碰巧在場啊。”他瞥了一眼毛利小五郎問。

“啊哈哈哈哈……當然。”毛利小五郎尷尬的笑著回答。

“噢,津島老弟也在啊。”目暮警官轉頭又看見了坐在輪椅上的津島修治。

以及對方身邊的兩個財閥子弟。

“啊,是目暮警官,好久不見。”黑髮的少年懶散的打著招呼。

“你這次又被毛利老弟連累了啊……”目暮警官湊到津島修治身邊道。

比起毛利小五郎這個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案件現場的人,目暮警官已經有一段時間冇在案件現場見到過津島修治了。

畢竟……

和毛利小五郎這種全職偵探不一樣,津島修治還有津島家的產業要管理呢。

比如最近推出的刀劍神域遊戲。

警局內也有很多警察表示很期待啊。

“看起來是的呢。”津島修治歎息著道。

“我想,凶手也許是從水中過去的……”毛利小五郎猜測道。

於是警方調查了流水亭所有包廂內的客人。

他們全都表示冇見到有人經過。

“也許是潛水……”毛利小五郎繼續猜測。

“水深隻有五十厘米,不可能潛水的……”高木警官道。

“啊……這樣啊……”毛利小五郎訕訕一笑。

“津島,你有什麼看法……”江戶川柯南小聲問。

坐著輪椅的津島修治不需要低頭了,隻需要江戶川柯南踮腳就能湊到他耳邊竊竊私語。

“冇什麼看法,我困了。”黑髮的少年膚色蒼白,神情倦怠,語氣無趣。

“說起來,我倒覺得最有可能是凶手的,是那位教授。”跡部景吾摸著淚痣猜測道。

“我和跡部你的看法一樣。”赤司征十郎點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和前輩們一樣好了。”津島修治漫不經心道。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要不要這麼隨便啊你——

警方調查了一遍所有客人的不在場證明。

發現,在場所有人都有不在場證明,根本無法找出凶手。

於是……

“毛利老弟,津島老弟,你們怎麼看?”目暮警官問。

“這家店用來送菜的船,最大的那一隻完全可以讓一個……和我差不多身材的人藏進去哦。”津島修治一隻手抱著船。

“嘛,這裡和我身材差不多,又和死者認識的,隻有那位教授先生了吧?”用船指了指人群中的一個身影。

對方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津島修治看到小學生跑了回來的身影,於是默默指了指毛利小五郎:“接下來就交給毛利先生解釋吧,我想他一定已經知道了手法。”

“啊?我……”還什麼都不知道啊。

毛利小五郎一臉懵逼。

下一刻,江戶川柯南的麻醉手錶默默對準了他的脖子。

“biu”的一聲。

毛利小五郎坐下了。

沉睡的名偵探上線?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