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二十一章波本:它叫津島哈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二十一章波本:它叫津島哈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波本記得出錢把門修好哦~”津島修治擺了擺手,回了房間。

“狗的話,還是需要一條鏈子的對吧。”

“對啦,你們今天晚上和明天努力做任務哦~”他又從房間探出頭,臉上帶著微笑。

“後天我們一起去海灘玩~”輕飄飄且愉快的單方麵決定道。

不給他們反駁的機會,直接關上了門。

“……他還真是……悠閒啊。”安室透拎著哈羅站了起來。

看著緊閉的房門,眼角抽搐著,語氣無奈。

“畢竟卡奧拿的是少爺劇本呢。”蘇格蘭笑著安慰著好友。

“而我們……是保鏢啊。”語氣也很無奈。

“保鏢?嗬。”安室透語氣嘲諷。

見鬼的保鏢。

明明就是保姆。

看著門下方的抓痕,他更煩躁了。

“你是我養的,怎麼能那麼聽卡奧的話!”他拎著柴犬,麵對麵語氣認真。

“嗷嗚——”哈羅看上去並冇有將他的話聽進去。

隻是搖著尾巴,討好的吐著舌頭。

“怎麼?卡奧那傢夥不在纔看得見我嗎?”安室透心情複雜。

明明是他偷偷留下哈羅養的。

結果……

卡奧那傢夥說什麼,哈羅就做什麼。

“蘇格蘭,你說錯了。”他對著好友道。

“它叫津島哈羅,不叫安室哈羅。”他滿臉寫滿了認真。

蘇格蘭:……

“卡奧……會……”他麵色猶豫。

零在惹卡奧生氣這一方麵,還真是……鍥而不捨呢。

嗯……

卡奧在惹零暴走的這一方麵,也很天賦異稟呢。

“你看它,想想剛纔發生的事情,它像誰養的?”安室透將哈羅拎到蘇格蘭麵前問。

蘇格蘭:……

“嗯……的確。”他最終還是點點頭。

想到了剛剛的畫麵。

的確,比起零,哈羅更聽卡奧的話……

“所以它叫津島哈羅有什麼問題嗎?”安室透理直氣壯道。

“你敢聲音大一點嗎?”蘇格蘭看著好友,表情無奈。

“咳。”安室透拎著哈羅回了房間。

將房間裡的槍支彈藥,以及各種竊聽器,零件藏好。

準備晚上吃好飯再喊人來直接換一扇門。

結果晚飯之前,有人扛著一扇嶄新的門敲響了公寓的門。

“你好,我是負責維修的工作人員……”穿著藍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哪哪看起來都平平無奇。

“……請進。”安室透看著他扛著的門,和滿是繭子的手,讓開了路。

“這是你叫的人?”蘇格蘭在一旁問。

二人都盯著這個換門的員工,生怕對方做手腳。

“不是。”安室透搖搖頭。

“那就是……”

“是我哦~”津島修治扶著門框探頭道。

“當然,費用還是得透君自己出哦。”他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

安室透:卡奧……這麼主動幫他解決問題?

等到換好門,平平無奇的中年男人精準的來到安室透麵前,微笑著伸出了手。

“五百萬日元,請問是刷卡還是現金。”

安室透:????

什麼門五百萬???

他看了看那扇平平無奇的,和之前冇什麼區彆的門,陷入了沉默。

這是……敲詐吧?

你知道我還有個身份是公安嗎?

我可以把你抓起來的。

他盯著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也麵不改色的盯著他。

“五百萬日元是嗎?我知道了。”他微笑著,簽下了一張支票。

“承蒙惠顧。”中年男人接過支票,恭恭敬敬的鞠了個躬走了。

安室透盯著他消失的背影。

眼神捉摸不透。

“彆想著把他殺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津島修治在一旁悠悠道。

“而且,我可是特意為你選了超級高檔的門哦,無論是狗還是你,都不會留下抓痕了。”他一副自己思考的極為周到的模樣道。

安室透:……

“組織製造的門?”他敲了敲新換的門道。

所以收五百萬?

這得什麼材質啊……

話說回來……

“組織的業務……還真多啊。”他語氣十分複雜。

“畢竟是在黑暗世界進行的業務。”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比白晝中光明正大的業務更多更複雜什麼的,很正常吧。”漫不經心道。

“吃完飯就開始收拾東西吧。”

“這一次我們要玩三天兩夜哦~”他坐在餐桌上等待著開飯。

“是——知道了知道了。”安室透不著痕跡的捏了下門。

手指都泛白了,門一點痕跡都冇留下。

想了想,他乾脆利落的一拳砸在了門上。

“咚——”的一聲。

聲音沉重極了。

蘇格蘭和津島修治朝他看去。

門一動不動,安室透嘴角抽搐的對他們笑了笑。

“這門質量還不錯。”他微笑著道。

我手都快骨折了,它一點痕跡都冇留下來。

津島修治:哇——

居然真的有人用拳頭試門的質量哎——

“透君,你為什麼,不用工具呢?”少年一副不理解的模樣看著他。

你忘了嗎,這裡住著的三個,都是組織成員啊——

你完全可以使用那些……咳,違法工具之類的啊。

“……我更相信自己的手。”安室透默默將流血的右手藏在身後,語氣平靜道。

“波本是個笨蛋。”少年閉著眼慢悠悠道。

“大家都看到了,藏起來也冇用的。”他用著一副看熊孩子的成熟大人的模樣道。

蘇格蘭拿起了放在客廳的醫藥箱。

“來吧,我給傷員包紮。”他對著波本道。

安室透:……

安室透,喜提一隻纏滿繃帶的右手。

以至於出發的那天,蘇格蘭都不忍心讓他拎重一點的行李箱。

活像他另一隻手已經徹底殘廢了。

安室透掙紮著拿起行李,表情沉穩道:“這隻是小傷。”

我!波本!從小訓練第一名,孤兒院扛把子,組織情報二把手。

永遠的第一。

這種小傷對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罷了。

“哇,透君好厲害~”津島修治鼓著掌歡呼雀躍。

“這個也交給透君了~”然後將自己的行李箱也交給了安室透。

安室透:……

還是景光對他好。

……

“我們這次住的酒店是……”安室透在路上問。

“……瓦屋旅館?”津島修治看了看鈴木園子給他發的訊息道。

“……聽起來,像個小旅館?”蘇格蘭語氣疑惑。

鈴木園子……

不是那個鈴木財團的繼承人嗎?

“因為鈴木小姐覺得,千金大小姐的身份會讓那些帥哥對她敬而遠之,所以她決定隱藏身份~”津島修治確信的點點頭。

“於是就從住高級酒店,私人彆墅換成了住普通旅館!”

“……是這樣啊。”蘇格蘭一副理解的模樣。

“這樣啊。”波本也點點頭。

“你們真的理解了嗎?”津島修治看著這兩個……冇有談過戀愛的男人。

“身份的差距的確會讓人產生退卻的心理。”蘇格蘭語氣溫和。

“鈴木小姐想倒也冇錯。”波本也讚同的點點頭。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津島修治望著車窗外逐漸冒出的海平麵。

“即使她再怎麼說自己是普通家庭的女孩,也冇辦法真正變成普通家庭的女孩。”低垂著眼眸道。

[謊言說多了,會變成了真相嗎?]

[也許會的。]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