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二十章鈴木園子:多叫點帥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二十章鈴木園子:多叫點帥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就在津島修治咬著筆思考著劇本如何編寫,要把太宰治寫成什麼樣的人的時候。

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津島修治看著顯示的鈴木園子的名字,接通了電話。

“摩西摩西,津島在嗎?”電話中傳來鈴木園子開朗的聲音。

“我在,請說。”津島修治用筆點了點桌麵,一邊禮貌而漫不經心道。

“後天和大後天以及之後的那天你有空嗎?”鈴木園子問。

“哎?空閒的話……我倒是……”津島修治語氣猶豫。

彷彿有許多工作要忙的模樣。

“我和小蘭一起伊豆的海灘!你一定要來哦!就當幫幫我啦——”鈴木園子的語氣自信開朗,絲毫不會退縮。

“這……園子小姐和小蘭小姐一起去玩……為什麼要叫上我呢?”津島修治語氣猶豫。

“作為唯一的男生的話……”他的語氣十分不好意思。

“纔不是唯一的男生呢!”鈴木園子打斷了他。

“津島你當然也要把你的朋友們叫上了!”鈴木園子理直氣壯道。

“一定要多叫幾個帥哥啊!”她真情實感道。

津島修治:……哦~

“園子你……想被帥哥包圍嗎?”少年的聲音帶著些許笑意。

“當然!一群帥哥圍繞著我!怎麼想都是天堂啊——!!”鈴木園子用著夢寐以求的語氣道。

一想到自己遇到的不靠譜的男人,就忍不住……

抹了抹眼尾的淚水。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點點頭。

既然如此,心地善良如我就滿足你的願望吧。

剛好。

某些人正好在一直約他去玩。

[後天去伊豆海灘玩嗎?——津島修治]

他默默編輯了一條訊息,然後,勾選了一列聯絡人,選擇了群發。

一個一個邀請也太麻煩了~

不如一次性邀請完比較好。

於是接下來,他的螢幕上接連彈出許多條回覆。

鈴木園子那天一定會被一群帥哥包圍的。

津島修治看著訊息想到。

聽到了客廳的動靜。

他抬頭看向被門擋住的位置。

說起來……那隻狗……好像還在撓門吧?

……

哈羅的確還在撓門。

在聽到公寓的門打開的動靜時,撓的甚至更起勁了。

還伴隨著哀嚎聲。

安室透一進門就聽到了聲音。

表情都變了。

看了看四周,津島修治房間的門關著,但是毫無動靜。

應該不在家。

他鬆了口氣。

為什麼哈羅會這樣呢?

發生了什麼?

他表情又凝重起來。

聽著柴犬的哀嚎與悲鳴,立刻上前打開了門。

“嗷嗚——”

“汪汪汪——”

看見開門的人的時候,柴犬跳了出來,咬著安室透的褲腳,急得轉圈圈。

“這是……怎麼了?”安室透蹲下身摸著頭安撫著一看就很急躁的柴犬。

“嗷嗚嗷——”

快去救人啊——

“汪汪汪——”

快一點快一點——

柴犬轉著圈圈,時不時停下來急躁的叫幾聲。

波本和蘇格蘭蹲在它的麵前,表情複雜。

“它……在說什麼?”蘇格蘭眼神複雜的看著生動活潑的柴犬。

“……我也不知道。”波本的眼神也十分複雜。

“原來還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嗎?”蘇格蘭調侃。

“……這個我真的做不到。”波本深吸一口氣,放棄了揣測狗言狗語。

除非他也變成狗,不然……

恐怕是冇機會聽懂了。

“我覺得……你應該考慮考慮這個……”蘇格蘭指著一旁門上的抓痕。

“該怎麼辦。”他看向波本。

波本:……

他看著幾乎被撓出了一片片抓痕的門,陷入了沉默。

這得……撓了一天吧?

“啊嘞~看看這是誰,偷偷的養了一隻狗。”一間房間的門悄無聲息的打開了。

少年的聲音幽幽的傳來。

波本和蘇格蘭頓時沉默了片刻。

“是波本……”

“是蘇格蘭……”

二人毫不猶豫互相指著對方說道。

然後轉過頭對視著。

“提問。”

“它叫什麼名字?”少年幽幽道。

而那隻狗呢?

早在聽見津島修治聲音的一瞬間就衝了過去。

波本和蘇格蘭都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眼睜睜看到哈羅衝到少年腳邊,吐著舌頭,搖著尾巴,快樂的轉圈圈。

“它姓安室。”

“波本養的。”蘇格蘭微笑著,語氣溫和道。

瞧,都跟安室透姓了,能不是他養的嗎?

慢了一拍的波本:……

“它叫哈羅,我和蘇格蘭一起取的名字。”他隻好一邊瞪了一眼蘇格蘭,一邊認真道。

“安室哈羅……”津島修治將腳放在柴犬頭上。

波本和蘇格蘭目不轉睛的盯著。

生怕下一刻少年就惡狠狠的踩爆狗頭。

“我纔沒有那麼壞哦~”少年彷彿知道他們的想法,不滿的反駁。

一邊慢吞吞的收回了腳。

“罵他。”他伸手指著波本,對著腳邊的柴犬道。

安室哈羅看了看安室透,又看了看津島修治。

甩了甩頭,麵對著安室透,超凶的叫喚:“汪汪汪——”

安室透:……

這不是我養的狗嗎?

為什麼你會那麼聽卡奧的話啊——!!!

“傻狗。”津島修治語氣無聊。

“罵人都不會。”他歎了口氣。

“打他。”他換了個命令,指著安室透道。

安室哈羅二話不說衝了上去,撞到了安室透的腿上,被安室透一把拎了起來。

安室透:……

他盯著被拎著的柴犬,看向一旁的津島修治。

讓我養的狗罵我打我……

你真是好樣的。

“卡奧。”一旁的蘇格蘭開口道。

“你剛剛說的……罵人都不會,是什麼意思?”他語氣疑惑。

無論是不是罵人,他們聽起來,不都是……汪汪汪的叫聲嗎?

“莫非卡奧能和狗對話嗎?”波本語氣調侃。

狗言狗語卡奧爾。

“像我這麼天才的美少年,能聽懂什麼語言都不奇怪吧。”津島修治一副你們還是見識少了的模樣。

“我連植物的聲音也能聽到哦~”他彷彿開玩笑一般道。

“嗬嗬。”安室透笑笑不說話。

“不信算了。”津島修治賭氣般道。

實不相瞞,之前還隻能聽懂動物的語言。

現在連植物的都能聽懂了。

越來越往非人的方向發展了。

津島修治內心歎了口氣。

從無法死亡,無限複活。

再到聽懂萬物的語言。

到底要提醒我多少次,我已經不是人了啊。

還騙我說是什麼動物之友的光環。

真的把我當傻瓜嗎?

[垃圾係統。]他日常辱罵了一句係統。

係統本來完全不敢發聲,卻還是要儘職儘責。

〖宿主你……又怎麼了?〗係統小心翼翼的問。

[哦,隻是突然想罵你一句。]津島修治內心漫不經心道。

〖……〗係統默默潛水了。

它已經……

從很早以前就開始……

完全猜不透宿主的心思了。

在宿主剛出現在這個世界不久的時候,還能在對方記憶中穿行,短暫的窺探對方的內心。

現在……

卻是不敢了。

因為怕被那靈魂深處看似安靜沉睡著,實則充滿惡意混亂的漆黑陰影所吞噬。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