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一十二章卡奧:彆想挑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一十二章卡奧:彆想挑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滿桌的菜品都加了芹菜。

放眼望去一片綠色。

津島修治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吃著自己的蟹肉罐頭。

“廚房還有芹菜嗎?”他突然問道。

“倒是還剩下一些……”綠川無回答道。

內心卻有些疑惑。

卡奧……

問這個乾嘛?

“哦~”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眼神意味深長的看向波本和蘇格蘭兩個人。

你們兩個……

任務還冇完成吧?

今晚就去做任務吧。

我會替你們,好好照顧(重音)那隻可愛(重音)的小狗崽的/微笑

被少年微笑注視著的二人,動作僵硬的放下筷子。

波本:怎麼突然覺得……毛骨悚然?

蘇格蘭:卡奧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我……先回房間了。”波本站了起來。

“東西放著,一會我來洗……”他急匆匆的衝回房間。

“咳……”蘇格蘭輕咳一聲。

“我也先回房間了。”也站起身,不好意思道。

津島修治微笑的看著二人回到房間。

去吧去吧。

回去看一眼,然後……

滾去做任務吧/笑.jpg

……

“呼……”回到自己房間之後,依然覺得背後發涼的安室透摸了摸背。

冇出汗,很好。

他開門的時候看過了,夾著的頭髮還在,證明冇人進過他的房間。

當然……如果卡奧進來了,卻把一切都複原的讓他看不出來,他也……

拿對方冇辦法。

看到在角落抱枕上趴著的柴犬時他鬆了口氣。

還好,房間冇有變成分/屍現場,柴犬完好無缺,看起來睡的還蠻開心。

應該冇有遭受過虐待。

他伸出手摸了摸狗頭。

柴犬蹭著他的掌心。

真乖啊。

安室透內心感慨。

卡奧那個傢夥要是也這麼聽話,安安靜靜,不惹事就好了。

不過……

讓那傢夥聽話,也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安室透:歎氣.jpg

“表現的很乖……很好,隻要不被髮現,就能一直留在這裡……”他對著柴犬道。

下一刻,手機的震動隔著衣服傳達給他。

[任務效率太低了,波本。——gin(琴酒)]

[怎麼?需要讓新成員幫忙嗎?——gin(琴酒)]

他看著訊息,表情陰沉了下來。

一邊將偷偷買的狗糧倒在盤子裡,推到柴犬麵前。

一邊回著訊息。

[不需要。——bourbon(波本)]

他已經能想到琴酒嘲諷的表情了。

想了想自己的任務,安室透站起身,戴上鴨舌帽和口罩,出了房門。

正好碰上出門的蘇格蘭。

同樣打扮的二人對視一眼。

“任務?”

“嗯。”

接下來的一切儘在不言中。

然後走到門口時,又遇到了從房間出來的津島修治。

戴著口罩。

三人:……

“你也要做任務了嗎?”波本不知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問。

大概就是。

什麼?卡奧原來也會做任務嗎?

津島修治想了想,認真的點點頭。

“你們先走,我稍後再走。”他對著二人道。

波本內心突然輕鬆了。

一想到卡奧晚上也要做任務之後,他頓時心情愉悅起來。

希望是個艱難的任務。

“那我們就先走了。”蘇格蘭說了一句。

“拜拜~”津島修治愉快的跟他們道彆。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津島修治一個人站在客廳望著大門。

過了半響,他動了起來。

衝進廚房找到了剩下的芹菜,丟進了榨汁機。

然後衝進波本的房間,當著柴犬的麵找出了被波本藏起來的狗糧。

然後……

將芹菜汁,均勻的噴灑到每一顆狗糧上,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浸入芹菜汁。

隨後進行烘乾,裝回了包裝袋,封口。

“很好,不愧是我。”他拍了拍手,十分滿意。

討厭芹菜?

挑食可不好~

要改掉這種毛病哦~

津島修治將狗糧再次放回波本原先藏著的地方時。

“嗷嗚?”一無所知,滿臉茫然的柴犬還討好的衝他搖著尾巴。

津島修治朝著它揚起嘴角。

暗沉的眼眸嚇得它頓時夾緊了尾巴。

津島修治:哼哼,傻狗。

你是絕對鬥不過本美少年的!

……

隨後他也出了門。

當然,津島修治出門並不是為了做任務。

而是……

準備去暴打一頓前田律也。

他坐在廢棄大樓的天台邊緣晃盪著雙腿。

內心計算著前田律也到達的時間。

前田律也今晚有個任務。

有四條道路可以通往任務目標的所在地和返回。

但是……

前田律也隻會選擇這一條。

畢竟威代爾……也是個靠腦子做任務的成員嘛。

“時間也差不多了……”津島修治望著遠處閃爍著霓虹燈的高塔,放任自己從天台跌落。

一秒。

耳邊是呼嘯的風聲。

兩秒。

眼前是飛舞的髮絲。

三秒。

他眼中倒映著明月。

隨後他在空中翻了個身,背對著月亮。

五秒。

他慢吞吞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手帕。

抖了抖。

隨手一丟,任由手帕亂飄。

……

前田律也完成任務後迅速逃離現場,按照早已選定好的路線撤退。

卻在走到一半的時候。

被從天而降的不明物給遮住了視線了,然後,是某種重物砸在他身上的感覺。

他當場,陷入了昏迷。

輕飄飄落地的少年拍了拍衣服。

漫不經心的走到已經陷入昏迷的前田律也麵前。

伸出手在對方被手帕蓋住的頭旁邊比了個耶。

“成功降落~”他撐著一把收起來的長柄黑傘,敲了敲前田律也道。

隨後蹲下身,掏出一個麻袋,將人裝進了麻袋裡。

袋口打了個結,然後一手拖著麻袋,漫不經心的哼著不知名的小調離開。

他好像天生就懂得避開人群和監控,能找到安全的道路。

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酒吧後門。

敲了敲門。

開門的人看見他的臉默默低下了頭,哪怕他拖著裝著不明物體的麻袋,也依然將他放了進去。

銀髮的男人早就坐在了吧檯邊上。

自顧自的喝著酒。

“喲,gin~”津島修治一手拖著麻袋,一手打招呼道。

原本的黑傘早已不知所蹤。

“這是什麼東西?”琴酒看了一眼他,又瞥了一眼地上的麻袋,語氣嫌棄道。

“……路上撿到的東西?”少年眨了眨眼,天真單純道。

“嗬。”琴酒收回目光,嘲諷一笑。

少年默默將麻袋丟到一邊的沙發邊上。

自顧自來到吧檯邊上坐著。

“給我一杯加了洗滌劑和消毒液的波本~”

“或者加了氯化鉀的威代爾冰酒~”

他揚手對著酒保示意。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