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十章關於死無對證(3/3)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十章關於死無對證(3/3)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明明還有一個展間,為什麼放了禁止入內的牌子呢……”毛利蘭看著手上的路線介紹圖,疑惑道。

“小蘭小姐還有柯南,你們怎麼在這裡停下了……啊呀,這間展間今天居然不開放嘛?”後方慢悠悠走來的津島修治打著招呼。

“嘛,相遇就是緣分,不如我請各位吃飯吧。”

他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道。

“哎……這怎麼好意思……”小蘭不好意思的開口。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啦,這個臭屁小鬼又不缺一頓飯的錢,走了啦,快點快點,我的肚子已經餓到不行了。”毛利小五郎果斷答應道。

“就是說啦,小蘭姐姐,津島哥哥也是一番好意嘛,而且人家真的好餓噢。”小學生柯南在一邊附和道。

“這樣嘛……那好吧。”小蘭答應道。

“你們兩個!要好好謝謝津島君哎!”毛利蘭朝著兩個人的背影喊道。

“是是。”毛利小五郎敷衍道。

“謝謝津島哥哥!”小學生聲音超大道。

津島修治:希望你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的時候,還能這麼大聲的感謝我吧。

“我知道有一家料理店,味道超棒噢。”津島修治語氣溫和的說道。

“就是距離有點遠,不過透君有開車來,毛利小姐認為呢?”

“爸爸也有開車來哎,津島君請客的話,一切津島君決定就好了啦。”毛利蘭想了想道。

“這樣嘛,那真是太好了。”津島修治由衷地說道。

“透君,請你一定要控製住自己開車的速度,好嗎?”少年在即將上車前,認真的注視著安室透。

波本開車堪稱肆無忌憚,橫衝直撞,死亡路線。

秋名山車神這個稱號說不定就是他開車時被人看見了給取的。

開車方式過於組織了吧!

“我會努力控製住的。”安室透這麼說道。

津島修治垂頭喪氣的坐上了車。

……

美術館內,正義的審批騎士一劍刺穿了惡魔的咽喉。

一如畫上的場景。

兩個安保人員立馬撥通了警局的電話。

目暮警官正在趕往現場。

目暮警官抵達現場。

目暮警官檢視監控視頻。

目暮警官陷入思考。

“死者手裡發現了視頻中的紙條。”一個警察小哥取出紙條,遞給目暮警官道。

“警官!這裡發現疑似死者使用過的原子筆。”另一個戴著白手套的警察小哥高聲道。

事實證明,冇有偵探在場,警察小哥的眼睛還是有存在感的。

“還真是哎,辛苦了,高木君。”目暮警官走上前,撿起了原子筆。

“這是米花美術館五十週年的紀念品……”老館長看了一眼,就說出了原子筆的來曆。

“筆尖的粗細和顏色,都跟紙上的字體符合……”目暮警官在筆記本上寫了幾筆。

“筆尖是露在外麵的,死者在當時極度驚慌的情況下並冇有心情將筆尖收回去……”

“紙條上除了寫著窪田先生你的姓氏之外,冇有其他痕跡……”

“凶手就是你吧,窪田先生。”目暮警官果斷道。

“哎……不……不是我啊……”窪田瘋狂搖頭,驚懼著倒退兩步,擺著手道。

“警官!從窪田先生的櫃子裡,找到了帶血的盔甲。”兩名扛著袋子的警察小哥跑了進來。

將袋子放在地上,露出了沾滿血跡的盔甲。

“你還有什麼解釋嘛?犯人窪田先生。”目暮警官看著地上滿是血跡的盔甲,聲音有力道。

“怎麼會……”窪田看著據說是從自己櫃子裡找出來的盔甲,神色更加驚恐了。

“帶走!有什麼想解釋的,到了警局再說吧。”目暮警官一揮手道。

兩名警察小哥很快將人控製住,戴上了手銬。

“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啊……不是我殺的……”窪田瘋狂掙紮著大喊。

卻還是被兩名警察小哥押送上了警車。

“收隊。”

落合館長目送著他們離去的身影,關上了美術館的門。

……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說了不是我,你們為什麼不相信呢……”警車上,戴著手銬的窪田依舊堅持不懈的掙紮著。

“彆解釋了,有什麼話,到了警局再說吧。”前麵坐著的兩個警察小哥語氣平淡道。

另一半的津島修治等人。

“啊嗚,好吃哎!”柯南一口吞下一個飯糰。

“這家飯店的料理味道,還真不錯哎。”毛利小五郎讚同道。

“當然了,這家店的主廚,是那所料理學院遠月學院的畢業生噢。”津島修治捧著飲料杯,眼神迷濛的笑著道。

“那還真是不錯哎,你小子可真會找地方啊。”毛利小五郎道。

“那當然了。”津島修治洋洋得意的回覆。

“我可是超優秀的。”

“砰——”

行駛中的警車隊伍中,一輛警車突然發生了爆炸。

當即就將車炸的四分五裂,裡麵坐著的犯人和負責押送和開車的兩個警察也被炸的屍骨無存。

整條隊伍停滯下來。

目暮警官帶著人站在還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殘骸前,臉色十分難看。

……

“嘛,我們就先告辭了。”安室透拎著已經喝飲料喝的迷迷糊糊的少年,和毛利蘭說道。

“我們也是,請路上小心。”毛利蘭道。

“這小子不行啊,要不是我開著車來的,我就給他展現一下千杯不醉的酒量。”毛利小五郎道。

柯南死魚眼的看著津島修治。

雖然毛利小五郎也經常在偵探社裡喝的一副醉醺醺的樣子,但是對方的確是喝了不少酒纔會這樣啊。

為什麼你喝無酒精的飲料也會醉啊!津島哥哥。

他記得對方原本是冇醉的,但是當那位金髮黑皮的安室透說了一句“這可是含有酒精的飲料哦。”

之後,津島修治就陷入了醉酒狀態。

工藤新一:不是吧不是吧,不會真的有人光是聽說有酒精都會醉吧。

兩輛車朝著相同方向行駛。

這一次,毛利蘭三人見識了那位安室透先生的開車技術。

隻是一個轉彎的功夫,他們眼前就失去了那輛白色馬自達的車影。

工藤新一:希望車上的津島修治還好吧。

……

《美術館盔甲殺人事件的真相》

《犯人在押送途中死於爆炸》

“我們昨天錯過了美術館的案子哎……”毛利蘭看著報紙道。

“是哦,好可惜哎。”柯南道。

工藤新一:不對勁,那名犯人為什麼會在路上死亡。

除非是有人為了掩蓋什麼。

可是昨天案情發生的時候他不在場,錯過了找證據的最好時候。

可惡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