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零七章美食是最治癒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零七章美食是最治癒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加越利則一手捂著被揍成豬頭的臉,一手握著自己掉落的牙齒,顫顫巍巍的去自首了。

工藤一家三口則增進感情去了。

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表示要帶著津島修治先去神社參拜參拜。

去除因為毛利小五郎而染上的晦氣,再帶他去吃飯。

津島修治看著他們一臉正經的說著毛利小五郎身上的晦氣太重,身邊總是死人時:……哈哈哈哈哈哈哈……

於是三人先去了趟劄幌的北海道神宮。

在付出了一筆費用之後,神宮的神官們出場了。

他們為一行人準備了淨靈儀式。

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眼睜睜看著那群神官,將他們的名字寫在了一個紙人上,然後,揮舞著六角棒將紙人燒燬。

口中唸叨著:“水無月……”

“長命百歲……”

之類的祝詞。

津島修治:不要啊——!!!

他滿臉的麻木看著神官們舉行完了儀式。

給了他們一人一枚桔梗印護身符。

隨後又在祈願樹上,掛上來寫著自己願望的簽子。

津島修治看見了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的簽子上都寫著:祝津島修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就連他們身邊跟著的保鏢,也在他們的示意下,寫上了相同的願望。

以及安室透和綠川無,雖然安室透依然滿身的低氣壓。

但是掛上簽子之後,心情好像好了一點。

津島修治抬頭望去。

眼中隻剩下一片的“祝津島修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津島修治:我謝謝你們。

他唰唰唰寫上一行字,二話不說的丟了上去。

如果可以,他想寫十個。

要比他們加起來還多。

“津島寫了什麼?”跡部景吾問。

“祝我自己……活的更久一點吧。”黑髮的少年彷彿為自己的貪婪感到不好意思般,靦腆道。

“這樣啊……一定會的。”赤司征十郎看著滿樹的祈願,溫和道。

“嗯。”黑髮的少年微笑著點點頭。

眾人轉身離開神宮。

在他們轉身之後,一陣風吹過。

祝津島修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祝津島修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祝津島修治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一張又一張的祈願寫著同樣的內容。

以及最後一張,畫著微笑表情的祈願。

祝我自己,早日死亡。???

……

“……冇想到……赤司前輩和跡部前輩……”黑髮的少年在下山途中忍不住開口。

“還信神啊……”語氣帶著些許驚訝。

“非要說信仰的話……”赤司征十郎搖搖頭。

“本大爺更相信自己。”跡部景吾挑眉道。

“隻不過是一個習慣而已。”赤司征十郎解釋道。

他們家每年都會參加神宮舉辦的儀式。

捐錢金額名列前茅。

不過是……不缺錢罷了。

“哎……”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那我們接下來去吃什麼?”他滿心期待的問。

劄幌這裡有一家帝王蟹料理來著。

“你得問赤司這傢夥。”跡部景吾瞥了一眼紅髮的俊秀青年。

“我已經安排好了。”赤司征十郎溫和平淡道。

津島修治吃上了他心心念唸的帝王蟹了嗎?

並冇有。

赤司征十郎安排的是一家高級料理店。

據說彆人來吃要提前三個月甚至半年預約。

但是赤司征十郎……

隻是在出發的前一天預約的而已。

畢竟他姓赤司嘛。

所謂的規矩,在他的姓氏麵前,不過如此。

日料,精緻,小份量。

津島修治:……

“味道……還不錯。”他嚐了一口,語氣略帶驚訝。

而且……味道不比幸平誠一郎的差?

雖然也許隻是在日料方麵。

反正……波本和對方食戟的話,肯定會輸。

他看了一眼戴著墨鏡的金髮男人。

保鏢門和他們不在同一張桌子上。

而是用一旁的小桌子。

波本應該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啊……他生氣了。

津島修治:哎嘿~

“今日安排的是特級廚師。”赤司征十郎表情淡然。

“幸平誠一郎先生目前接受了彆人的預約,不在國內。”解釋道。

他本來是打算約幸平誠一郎的,可是那位美食界的修羅,無愧另一個外號——流浪廚師。

很難找到人。

於是隻好尋找到了其他有空的廚師。

畢竟答應了要讓津島吃到幸平誠一郎做的料理,即使找不到對方,也要找同水平的廚師替代。

而不是退而求其次。

“哎……真不愧是赤司前輩。”津島修治鼓掌道。

雖然……我還是更想吃帝王蟹啦……

所以……

就這麼決定了!

在吃完日料和跡部景吾赤司征十郎分道揚鑣。

三人前往了彼此在劄幌的房子之後。

津島修治……

拉著安室透和綠川無衝向了另一個地方。

“喂……你這小鬼……”

“是真的想死嗎?”在車上,波本問道。

“啊,當然。”少年微笑著道。

“那你記得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再死。”波本表情冷淡。

“被我看見的話,你的計劃就要被我破壞了。”眼神也冷冷的。

“嘁——”津島修治不滿的鼓起臉頰。

“明明我已經把波本和蘇格蘭支開了。”

“是你們來的太快了。”他抱怨著。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畢竟我們做任務都講究效率。”波本笑眯眯道。

“嘁——,笑麵虎波本!波本是個笑麵虎!”津島修治吐糟道。

笑麵虎·波本:……

哦,隨你怎麼說。

想死?

嗬。

做夢。

蘇格蘭無奈的搖搖頭。

零還真是……

“說起來……我們要去乾嘛?”唯一一個成熟靠譜的男人終於問道。

“吱——”車停了。

波本表情複雜。

對哦,他開著租來的車……

要去哪裡來著?

“帝王蟹料理!帝王蟹料理!快快快——”後排的津島修治搖旗呐喊。

“不是纔剛吃過料理嗎?”波本滿臉不可置信。

“哎……可是這跟我想吃帝王蟹料理有什麼關係?”津島修治歪著頭,滿臉無辜的問。

波本:……開始了。

裝模作樣的小鬼。

“確定還吃的下嗎?”成熟靠譜點蘇格蘭隻是這樣問。

“完全冇問題!”少年毫不猶豫地回答。

“真是的……”波本語氣無奈的啟動了車子。

“吃不下可不能硬塞啊……你上次為了撐死自己……可是吃吐了呢。”蘇格蘭在一旁提醒。

黑髮的少年閉著眼點頭。

一看就十分讚同的模樣。

一看就知道……

他根本冇在聽。

蘇格蘭:唉……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