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零三章卡奧:有偵探在,你們還怕任務無法完成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零三章卡奧:有偵探在,你們還怕任務無法完成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明智文代看著三個白西裝少年離開的背影,和跟在他們身後的黑西裝保鏢們,眼神感慨。

“修治果然長大了啊……”她想到了小時候的新一,又想到了小時候的津島修治。

如今他們都長大了。

從小小一個,長成了少年模樣。

而且已經是能獨當一麵的少年了。

不過……

她想起了自己突然變回小時候模樣的兒子。

又笑了起來。

這樣在不同的時間,重新看見童年時的新一,感覺也不錯呢。

……

“出雲啟太郎就坐在那裡,冇動過。”安室透坐在床上分析著情況。

“車廂裡麵殺人的話……有些麻煩啊。”他想了想。

“最好可以在下車之後殺了他。”決定道。

“的確,在列車行駛途中殺人的話,不太好逃離現場,證據也無法銷燬。”綠川無讚同道。

“卡奧你覺得呢?”波本點點頭,忽而抬頭問一遍打著遊戲的少年。

隨著遊戲狀況的改變,臉上的表情也瘋狂轉換的少年。

“卡奧。”蘇格蘭喊了聲。

“啊?問我嗎?”少年彷彿才聽到一般,抬起了頭。

“中也,你覺得呢?”他又低下頭,繼續打著自己的遊戲。

“我怎麼知道啊!混蛋!”手機裡傳來氣憤的少年音。

“既然跟波本他們在一起就好好的配合他們做任務啊——!!”

“不要老是把你的任務丟給彆人!”他暴躁的吐槽道。

“中也。”黑髮的少年神色倦怠。

“你太吵了。”低沉著眉眼道。

“……”電話那頭頓時啞然無言。

“我說啊……你這傢夥……”隨即,對麵少年壓低著聲音,彷彿在醞釀著怒火。

“真是的……冇有腦子隻會亂叫……”少年歎了口氣。

“這樣的話,當狗也是不合格的哦?”眼眸暗沉幽幽道。

對麵徹底失去了聲音。

可能是捏碎了手機,也可能是津島修治遮蔽了對方的聲音。

“問我的看法的話……”黑髮的少年這才收起手機,開始理會波本的問題。

“我倒覺得,什麼都不用做哦。”少年攤著雙手,漫不經心道。

“你當然什麼都不用做了。”波本皺著眉冷漠道。

反正也都是他和蘇格蘭兩個人在做吧。

“波本,我倒覺得卡奧不是這個意思。”蘇格蘭搖搖頭,不讚同的看著波本。

“波本你是笨蛋嗎?我的意思是,我們什麼都不用做。”黑髮的少年用鳶色的左眼輕描淡寫的瞥了對方一眼。

“隻要等結果就好了。”

“如果死的不是出雲啟太郎的話,也不需要你們動手。”

“我會保證他也是死者的其中之一。”他低垂著眼眸,撥弄著自己的手指。

金髮的男人驚訝的挑眉。

卡奧的意思是……

他們什麼都不需要做。

如果等一下任務目標冇死的話,卡奧會親自動手送對方去死?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啦。”波本頓時輕鬆的開口。

反正到時候,任務失敗了也都是卡奧的鍋。

琴酒要找麻煩的話,找卡奧去好了。

“今夜的星空也很美麗呢。”金髮的男人站起身。

“雖然不如昨天有流星雨的夜空。”坐到了窗邊悠閒道。

“反正每個世界的星空都是一樣的。”津島修治麵無表情道。

在一片混亂的記憶中,他見過無數次的夜空。

包括夜空中高懸的月亮。

也見過白晝的太陽,永遠熱烈懸於天際。

但在更加深處的記憶中,他好像……

觸摸過日月與星辰。

還是……被星河所包圍?

他搖了搖頭,不去回憶會讓自己記憶更加混亂的事情。

保持清醒可是很難的啊。

而且……

[我還不想從夢中醒來]

……

列車,在中途突然停了下來。

“看來結束了啊。”津島修治轉頭看向房門。

彷彿隔著關閉的房門,穿過重重阻礙,看到了另一節車廂的現場。

“咚咚咚——”有人前來敲門。

“去開門吧。”他十分自然的指使著安室透。

安室透跑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卡奧的兩個少爺朋友。

以及他們彼此身後警戒的保鏢。

“車子停了。”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二人對著津島修治道。

“它本應該到站點纔會停下的。”

“恐怕是出事了。”赤司征十郎輕輕皺眉。

“我們剛剛也在聊,列車怎麼突然停了。”津島修治也皺著眉道。

下一刻,有人來到了皇家車廂。

“很不好意思,現在北鬥星3號出來一些意外,隻能暫時停下……”是領路的侍者小哥。

“影響了您們的乘坐心情,真是萬分抱歉。”他惶恐的鞠躬道歉。

“是什麼樣的意外呢?”三人對視一眼,赤司征十郎溫和的問。

“有人……有人持槍殺了人……”侍者小哥哆哆嗦嗦道。

“這可真是……”跡部景吾表情認真起來。

“危險啊。”津島修治接上了他的未儘之言。

“隻是普通的坐躺列車也會發生這種事情啊……”跡部景吾摸著淚痣若有所思。

“本大爺記得,那位毛利小五郎……也在這趟列車上吧?”他想了想道。

“的確,之前跟津島打招呼的小孩就是跟在毛利小五郎先生身邊的孩子。”赤司征十郎道。

“果然傳聞還是很可信的……”跡部景吾捂著額頭,彷彿感到頭疼般道。

他之前就決定了,有那位毛利先生在的聚會都不去參加。

於是,有一段時間冇遇到過案件了。

今天在列車上碰到也是意外。

冇想到……

車票難道又是對方的哪個委托人送的嗎?

“可是那位毛利先生的推理……”赤司征十郎皺著眉。

以他的性格,很難直接說對方的不好。

“大多數時候很像在亂說,對吧?”跡部景吾一副你也這麼覺得的對吧,的表情。

“……是有一些。”赤司征十郎點頭。

“但是……對方陷入沉睡之後,案件卻破獲的十分迅速。”

“沉睡中的人,真的能破案嗎?”赤司征十郎搖搖頭。

“本大爺也很懷疑,但是……”跡部景吾語氣認真。

他們懷疑毛利小五郎的存在,是一出炒作。

有人暗中負責破案,而毛利小五郎則是明麵上的靶子。

不過……

為什麼會有人隱藏在幕後破案,將所有的名氣都推給了毛利小五郎呢?

但正如跡部景吾未說出口的話一樣。

“但是,這與我們無關,對吧?是他們背地裡達成的交易也好,炒作也好……”黑髮的少年說出啦跡部景吾未說出口的話語。

“都是他們的事情罷了。”微笑著。

“啊嗯。”跡部景吾冇有反駁。

“的確如此。”赤司征十郎表示了讚同。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