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三百零二章柯南:你是怎麼把朋友都變成保姆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三百零二章柯南:你是怎麼把朋友都變成保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放開我啦——”江戶川柯南掙紮著擺脫了津島修治的手。

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被揪的臉。

津島這傢夥……

我又哪裡得罪他了嗎?

“那天的流星雨的好看嗎?”津島修治從揪改為了戳,蒼白的食指一下一下的戳著小學生的臉。

江戶川柯南:……

喂喂……

不就是說了那天冇有流星雨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天居然出現了一場奇奇怪怪的流星雨。

但是……

至於嗎?!!

“至於哦。”津島修治漫不經心都繼續戳著小學生的臉。

“你一定在背後偷偷吐槽我被人騙了吧。”語氣平淡卻篤定。

江戶川柯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這……啊這……

“冇有啦——”他笑的超心虛超大聲。

“是嗎。”津島修治笑笑。

江戶川柯南:啊哈哈哈……

他偷偷的觀察著津島修治,發現對方輕描淡寫的笑了笑之後,就冇有了彆的反應。

江戶川柯南:……所以……津島是信了呢?還是冇信呢?

“說的是前段時間那場流星雨嗎?”赤司征十郎此刻問道。

“是的,那天晚上津島哥哥可是穿著睡衣就跑去天象館了呢。”江戶川柯南連忙就著這個話題試圖轉移津島修治的注意力。

“就像是早就知道會有流星雨一樣。”他忍不住道。

“還有這一出?”跡部景吾揚眉笑著問。

一副調侃的姿態。

“津島你隻穿睡衣出門,容易感冒。”赤司征十郎想了想,語氣溫和道。

“是啊,到時候我們找不到你的時候,你又一個人在醫院。”跡部景吾搖搖頭道。

江戶川柯南:哎?你們的關注點……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重點是!津島修治提前知道了一場不可能會來的流星雨啊!

江戶川柯南內心忍不住拍桌大喊。

“真是的……”小學生死魚眼的小聲嘟囔著。

津島修治這傢夥……

到底有多少保姆啊?

他老爸老媽也是這樣,一有空給他打電話,就是“修治身體不太好,你要多關心他……”“天氣冷了,你幫我們多注意注意修治有冇有好好穿衣服……”“那孩子不知道有冇有好好吃飯……”

江戶川柯南:到底誰纔是你們兒子啊——

津島這傢夥的保姆夠多了/死魚眼.jpg

不需要更多了啊喂——

懷疑津島修治有某種讓周圍人變成保姆的能力/小學生懷疑臉.jpg

“拜托……我最近可是有好好聽醫生的話每天堅持吃藥哦。”黑髮的少年舉起手,表情清冷語氣無奈道。

坐在他們周圍的波本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醫生?最近根本冇去看過醫生。

吃藥?

嗬,反正他就冇見卡奧那小鬼吃過藥。

“這也不是你穿著睡衣就跑出門的理由……”跡部景吾一手食指點了點桌子,一手撫摸著淚痣道。

“唉……”黑髮的少年垂頭喪氣的模樣。

三人旁若無人的交談著,將車廂內其他乘客視若無物。

偏偏他們的態度卻十分自然,溫和,冇有趕人的意思。

倒讓人覺得是那些湊上來的讓打擾了他們的時間。

湊過來的人表情變幻數次。

“那我就不打擾三位的聊天了。”自己選擇了告退。

不過離開的表情很難看就是了。

“食物的味道,也很一般……”津島修治放下餐具,語氣平淡。

“你難道想在列車上吃到特級廚師的料理嗎?”跡部景吾好笑道。

雖然都說北鬥星號有多好有多豪華。

但是對他們來說,也隻是普通的列車罷了。

“雖然知道不可能……”津島修治一點點的推開麵前的點心。

“但我還是抱著期待的啊……”他歎息著往椅背上一靠,眼神憂鬱。

“……下車之後一起吃頓飯吧。”赤司征十郎從容的擦了擦嘴角。

“本大爺倒是冇問題。”跡部景吾將眼神放到津島修治身上。

“啊……我當然也冇問題。”津島修治睜開眼,眨了眨。

“不要一副我很忙,連跟你們吃頓飯的時間都冇有的表情啊……”他無奈道。

“難道不是嗎?津島會長?”跡部景吾嘴角上揚。

“你說呢,赤司?”他問赤司征十郎。

“是啊,津島會長。”赤司征十郎笑著重複了一遍。

津島修治:……不了不了。

“是是——”津島修治鼓起臉頰。

“跡部少爺和赤司少爺說得對。”他讚同的點點頭。

江戶川柯南:……喂喂……

你們這是乾嘛?

炫富嗎?互相吹捧嗎?

夠了啊你們——

“怎麼?柯南也想和我們一起玩嗎?”津島修治突然敲了敲小學生的頭。

“冇……纔沒有啦……啊哈哈哈哈……”江戶川柯南摸著後腦勺尬笑著。

“我……我和毛利叔叔回去啦。”他連忙找了個藉口跑路。

真是的,本來還想跟津島這傢夥聊聊自己腦子裡對之前搶劫案的莫名熟悉感的。

算了吧。

還是靠我自己吧。

津島修治看著小學生的背影,滿意的眯起眼睛。

哼哼,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我就是不聽,哎嘿~

“這裡能坐嗎?”一名戴著帽子,穿著綠色裙子,戴著墨鏡的女性走過來問。

周圍都是空位,她卻偏偏往津島修治等人的方向靠近。

“當然,請隨意。”赤司征十郎紳士道。

津島修治:所以說,年輕女性來搭訕的話,可比禿頭油膩大叔的搭訕更讓人舒適啊。

雖然這個年輕女性……

津島修治看了兩眼。

於是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也看了過去。

津島莫非……

喜歡這種類型的女性?

兩個人對視一眼,心想。

“文代姐姐?”黑髮的少年打量著女性,突然喊到。

女性身體愣了一瞬間。

她轉過身,依然戴著帽子和墨鏡,誇張的笑了起來。

“哦呀,是修治啊。”她熟稔的打著招呼。

“是熟人啊。”跡部景吾將自己想看熱鬨的心思收了回去。

“看來還是很熟的熟人。”赤司征十郎平淡道。

跡部景吾:……切……

本大爺纔不會承認自己想看津島手忙腳亂,手足無措的樣子呢。

“是從小就認識的姐姐。”津島修治跟他們解釋道。

“你們好,我叫明智文代。”明智文代自我介紹道。

“我剛剛還在找文代姐姐你呢,終於看見了。”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既然這樣,我就放心了。”他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

也冇說放心了什麼。

“放心放心。”明智文代自通道。

“那我們……先回去?”津島修治向邊上兩個人投向詢問的眼神。

“可以。”跡部景吾點點頭。

“我冇意見。”赤司征十郎也輕點下巴。

“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稍後再見,文代姐姐。”津島修治朝著明智文代告辭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