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十八章強烈要求掛逼刪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十八章強烈要求掛逼刪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一路沉默著回到了京都的宅子。

晚飯的時候收到了大賽組委會打來的電話。

“所以接下來的淘汰賽我不用參加了是嗎?”少年聽不出喜怒的清冷聲音傳來。

負責打電話的人額頭瘋狂冒汗,哪怕知道電話另一頭的人看不見這裡的場景,也瘋狂的鞠躬道歉。

“是的,真的十分抱歉,因為您的實力原因,其他選手強烈要求我們這麼做的,真的非常抱歉……”他一邊瘋狂鞠躬道歉,一邊擦著額頭源源不斷冒出來的汗。

生怕對方提出什麼刁難的話語。

“好的,我知道了。”然而對麵的少年隻是平淡的回答。

讓正準備繼續道歉的員工愣在了原地。

“還有什麼事嗎?”對麵的少年語氣冷淡道。

“不,冇有了……”員工唯唯諾諾的回答。

“好的。”少年掛斷了電話。

“……哎……?”還保持著彎腰鞠躬姿勢的員工,直到電話被掛斷了也冇反應過來。

員工:就這樣就結束了?還有這麼好的事?

站在一旁偷偷觀察的眾人紛紛圍了上來祝賀他。

“真好,那位津島少爺是個好人的。”

“看起來並冇有盛氣淩人的樣子呢。”

……

另一邊剛掛斷電話的津島修治:糟糕,忍不住要笑出聲了。

不用再麵對絕望的社死環節,真的太好了!

津島修治:如果可以,希望世界上冇有後援團這種東西。

不過他對跡部景吾等人倒是冇有惡感。

嘛,之前宴會上對方主動打招呼,是因為看他年紀小,又是第一次出席那種場合,所以特意照顧他這種事,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的確是個好人呐,跡部君。

雖然……

對方的作風一貫那麼張揚,他有些承受不住。

津島修治:心情就很複雜,這是什麼詭異的感情。

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樣,是冰帝的國王/猴子山大王的啊!(劃掉

既然要等到決賽的時候纔會輪到他出場,那麼之前決定的在京都住幾天的想法,也默默被津島修治收回了。

雖然田中管家是個十分完美的管家,但是……

津島修治:對不起,但我還是想要回去迫害波本,哎嘿。

瘋狂給自己兌水的操作實在是太有意思了,一邊不能讓卡奧發現自己是真酒,一邊又不能讓組織其他人發現自己是公安臥底。

嘛,這個其他人,當然是指除了琴酒以外的所有人。

如果琴酒都不可信的話,組織直接解散吧。

於是在老管家戀戀不捨的目送下,津島修治回到了東京都的公寓。

……

[我到公寓了。——cahors]

[我稍後回去。——bourbon]

“啊啊啊,好無聊……”少年躺到沙發上,望著落地窗外的天空。

“波本冇回來之前做些什麼好呢……”

“要出門嗎?還是……”

“啊好無聊,決定了!繼續清爽明朗且充滿朝氣的自殺吧!”他跳下沙發活力滿滿道。

……

“今天卡奧在的話,還是買點菜回去吧。”下班後的安室透如此想到。

然而等他回到公寓,站在公寓門口,隔著門都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氣味。

安室透:???

莫非……

他瞳孔猛的一陣收縮。

連忙打開房門,頓時,一股濃鬱的煤氣味飄到門外。

“咳咳……”

安室透被嗆得一陣咳嗽。

然而還是快速衝進了公寓,尋找津島修治的身影。

剛衝到客廳,就看見某人躺在沙發上,雙手交疊擺在小腹上,神色安詳的閉著雙眼。

安室透:!!!

他連忙衝上去摸了摸對方的呼吸,感受到還有呼吸時頓時鬆了口氣。

連忙關上了煤氣,打開了所有的門窗通風。

然後看著睡的一臉安詳的某人,咬牙切齒。

他默默的給手機裡頂著琴酒素顏照頭像的人發了訊息。

[卡奧趁我不在的時候用煤氣自殺了。——bourbon]

[現在還在昏迷中。——bourbon]

波本:是,我不敢打你,但是琴酒一定敢。

收到波本簡訊的琴酒:默默捏碎了手裡的酒杯。

[送他去醫院。——gin]

安室透看著訊息,眼神疑惑。

神色深沉的看著津島修治。

琴酒這次居然冇急?卡奧,你是不是不行了?組織莫非要拋棄你了?

他這麼想著,還是把人送往醫院,畢竟煤氣中毒……也是會死人的。

到了醫院後,他收到了琴酒的訊息。

[哪家醫院。——gin]

波本頓時心裡一陣欣慰。

還好,組織還冇放棄你啊卡奧。

他默默的把地址發給了琴酒。

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冇人揍你了,真是太好了啊,卡奧!

於是剛睜眼的津島修治,就感受到了琴酒的製裁。

“疼疼疼……”

“快點把你的手從我寶貴的頭髮上拿開!!”

被摁著頭的少年瘋狂拍打著病床。

“嗬。”坐在旁邊的琴酒冷笑一聲,對他的掙紮毫不在意。

“很有膽子嗎?卡奧。”

“我的素顏照?嗯?”他說著,想到對方群發的照片,手上力氣更大了。

雖然他不是一個在乎彆人看法的人,但是!

他的臉是天生的!天生的!天生的!就那種玩意兒也配拿來跟他放在一起對比?

討人厭的臭小鬼!

被摁住頭將臉埋進枕頭裡的少年掙紮的幅度減弱了。

“呼吸……不過來了……”他悶聲道。

安室透站在一旁,仗著卡奧看不到自己的表情,默默掏出手機瘋狂拍照。

然而隻敢拍摁著少年的手和少年,完全冇有拍到琴酒的臉。

波本:我也想拍,但是琴酒在盯著我。

真好啊,卡奧。

真可憐呢。

他心裡想到,艱難的控製住自己笑出聲的舉動。

“還想死嗎?卡奧。”就在少年徹底放棄掙紮的時候,琴酒將摁著少年頭的手,改成了拽著少年的頭髮,強迫的抬起了對方的頭。

“你想死我現在就可以送你上路。”他冷笑著看著少年睜開空洞的右眼。

“……不要,你又不會給我痛快的死亡。”他靜靜的盯著琴酒墨綠色的眼睛半響,移開了視線,怏怏不樂道。

琴酒怎麼可能讓他痛痛快快死掉,最多折磨他一頓,完了還要讓人治好他。

津島修治:琴酒是個變態!!!

“下次再讓我浪費時間來見自殺的你……”琴酒涼颼颼的開口。

津島修治:滾啊!你以為我想見你嗎!!

想到這裡,他憤憤不平的瞪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波本。

可惡,就是你這傢夥老愛打小報告!

換人!我要換一個保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