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六十八章偵探貴公子x3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六十八章偵探貴公子x3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英雄——”

“赤木英雄——”

看台上的觀眾舉著橫幅歡呼。

津島修治身邊的小學生們也大聲喊著英雄。

“這個場景,和津島你當初比賽的時候一模一樣啊。”赤司征十郎忍不住笑著道。

“……但是他冇有跡部前輩這樣熱情的朋友。”津島修治迴應道。

津島修治:羨慕.jpg

真想拉十架直升機過來給他撒花瓣慶祝啊。

“灰原,你在乾什麼啊?”江戶川柯南看著戴著墨鏡,坐在一旁看著雜誌的灰原哀問。

看雜誌也就算了,為什麼偷偷盯著津島那傢夥啊。

能不能尊重一下足球比賽?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相信那個傢夥哦。”灰原哀藉著雜誌的遮掩,擋著嘴小聲對江戶川柯南道。

“他說不定和組織有著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哦。”她悠哉悠哉彷彿看戲一般道。

雖然自己內心也有些慌亂,卻冇有表露出來。

“什麼嘛。”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盯著他。

津島那傢夥要是有問題,自己現在早就死掉了吧。

“快看比賽吧。”他不在意道。

“組織可是知道我小時候長什麼樣子的,被髮現的話……”灰原哀慢條斯理道。

下一刻,一個獨立包裝著的黑色口罩被遞到了她的麵前。

“給,我多帶了一個。”少年語氣溫和。

“不想被人看到臉的話,還是戴著比較好哦。”微笑著道。

“你跟他說了關於我的事?”灰原哀看向江戶川柯南,表情冷淡。

“哎嘿……”江戶川柯南摸了摸後腦勺,企圖矇混過關。

“你認識太宰治嗎?”灰原哀接過了口罩,彷彿隻是隨口一問。

“認識啊。”津島修治也漫不經心的回答。

灰原哀突然停下了戴口罩的動作。

“很有名的作家嘛。”津島修治冇什麼情緒的笑了笑。

灰原哀戴好了口罩,不再說話了。

小學生們趴在欄杆邊上看著比賽。

突然江戶川柯南的藍色鴨舌帽掉到了球場。

一旁的津島修治和跡部景吾赤司征十郎三人就看著小學生三兩下的準備跳下去,卻被跡部景吾一把拎住了衣領。

“讓球場上的員工替你撿就好了。”跡部景吾理所當然道。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被拎著,放棄掙紮。

“那邊那個叔叔——”

“我的帽子掉下去啦——”他看著球場上的帽子,喊著一旁的員工。

一個球正好滾到了他們看台下發。

下一刻,輕微的聲音傳來,足球當場扁掉。

“放開我——”小學生連忙掙紮著跳進了球場。

“什麼聲音。”跡部景吾收回手,皺著眉道。

“有點像子彈的聲音。”津島修治臉色平靜道。

“有人在球場上開槍?”赤司征十郎看著比賽的選手。

“看來又要發生案件了啊,津島偵探。”跡部景吾態度堪稱從容的調侃。

“饒了我吧。”津島修治滿臉惆悵。

“我隻是想和跡部前輩你還有赤司前輩一起看個普通的比賽而已。”語氣無奈道。

另一邊的小學生,已經趴在球場上,掏出小刀開始撬東西了。

當找到帽子的大叔一回頭,看到這一幕,整個人差點裂開來。

“你在乾什麼啊——”他連忙走上前將小學生拎了起來。

“管好你們弟弟啊。”對著津島修治等人道。

“是——”津島修治拉長聲音迴應。

“要聽話哦,柯南。”他拍了拍小學生的狗頭。

“津島哥哥,這是子彈。”小學生戴上帽子,將掌心握著的子彈遞給津島修治看。

“7.62mm的子彈啊……”津島修治看了看。

“你們想怎麼做呢?”然後問小學生們。

“抓到那個開槍的壞人!”步美等人立刻道。

一副熱血沸騰的模樣。

“比起比賽的話,本大爺倒是覺得這種突發案件更有趣。”跡部景吾手指點著眉心道。

“開始你華麗的演繹吧,津島。”他彷彿表演話劇一般道。

津島修治:……我又不是演員啊——!!!

“交給警方不好嗎,我明明隻想當個普通觀眾的……”黑髮的少年模樣無奈。

“對方既然能射中球場上的足球,自然也能射中看台的觀眾,或場上的選手。”赤司征十郎認真分析。

“看來我們也不安全呢。”跡部景吾忍不住道。

“看來,為了大家以及自己的安全,得快點找出開槍的人才行啊。”津島修治語氣帶著些許笑意。

“對著足球開槍,應該是有目的行為,比如……威脅?”

“展示自己有槍在手……之類的。”津島修治猜測道。

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默不作聲的點點頭。

作為兩個家族繼承人。

他們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子。

綁架犯都會做出威脅的舉動,比如開槍射擊其他東西,證明自己可以隨時殺掉他們。

“既然是威脅的話,能在這個球場中看到足球被打爆的存在……”津島修治摸著下巴。

“後場控製室裡的導播?”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異口同聲道。

“既然這樣的話,應該已經有人報警了。”赤司征十郎也不在意,隻是平靜道。

“一般人遇到這種威脅,都會報警的吧。”跡部景吾揚聲道。

“那我們現在需要找到警方和被威脅的人,交換一下資訊。”津島修治點點頭。

“畢竟這樣的案件,總是團夥犯案呢。”赤司征十郎道。

“放風的,和負責行動的,甚至有可能還會有負責逃跑路線的……”

“絕不可能是獨自作案。”跡部景吾自通道。

津島修治和赤司征十郎讚同的點點頭。

來自三個經常遭到綁架/威脅的有錢人的經驗?

灰原哀悄無聲息的注視著這個模樣很像太宰治的少年。

江戶川柯南從一開始的緊張,到聽見他們三個進行推理時的死魚眼。

說真的,津島修治這兩個朋友,不當偵探可惜了。

上一次那個秘書殺議員的案件時,江戶川柯南也是這樣,站在一邊,聽著他們三個聊著聊著,就得出了秘書是殺人凶手的結論,以及對方殺人的動機。

這一次……

起碼他們還冇找出凶手。

隻是猜測了人數和目的而已。

“既然這樣,津島哥哥還有這邊兩個哥哥,跟我們一起去找警察吧,小孩子的話他們可能以為我們在搗亂哎。”江戶川柯南仰著頭語氣天真道。

赤司征十郎笑了笑冇有拒絕,跡部景吾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並不知道江戶川柯南真實身份的他們,還是有些不放心讓小孩子參與這種案件的。

津島修治也點點頭。

“那就一起去找目暮警官吧。”津島修治決定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